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最近,作为新加坡诬告案十名当事学员之一的我,在案件过程中的有些体悟,希望与大家分享。

案件刚开始就遇到是否要律师的争论。那时的我执著于找律师,听不進去别人的意见,听到不同意见就抵触,好象整个心都处于防备状态,一有不同意见马上打开身体所有的防御系统准备反击。因担心反对意见会影响当事学员,我便一个一个的打电话,劝他们每个人同意请律师,有几个学员在同意请律师后又突然改变了主意,我当时很生气,埋怨他们。那时的我认为自己是最正确的,比别人看的清楚。

那段时间我自己也过的好辛苦,觉的压力大,经常以泪洗面,觉的别人不理解我,很苦。我们当事学员之间的矛盾,要律师不要律师的争论带到常人这层面上就是一会儿有律师,一会儿又突然没有律师,反反复复很多次,海内外学员都不知道我们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非常混乱。

一位学员律师在与我们当事学员交流时,介绍了他们经历的很多案子,她说,在那些案子中,她最深的体会就是整体的配合,你可能选择了一个最好的办法,但是由于学员之间不协调,有隔阂,这件事情最终没有做好;然而当你选择了一个最烂的办法,可是学员都正念支持,互相协调,这件事情反而会做的很好。我们每个学员都来自不同的宇宙,有不同的背景和因缘,因此修炼的路都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证悟的理也不相同,有不同意见、矛盾是很正常的,重要的是决定了一个方案,有不同意见的学员能放下自己,去支持决定的方案,当大家真正成为一个整体,互相协调、互相补充,整体提高,整体达到标准时,旧势力的考验自然就不存在了,案子也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后来明白,要不要律师不重要,有律师,有律师的做法,没有律师,有没有律师的做法,重要的是学员之间的协调、配合。旧势力设立的障碍是以考验大法弟子整体修炼为借口的,如果大家都执著自己的想法,不肯互相配合、支持,学员之间就难免会有间隔,无法形成整体。当我放下了执著的那一刻,身体突然出现轻飘飘的感觉,好象要飞起来似的,高兴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从前的压力一下子就消失了。我明白那些压力、痛苦是自己找的,是放不下自己的心造成的。

最近看到一个修炼体会,叫《宿命通与修炼》,我了解了身边的人,无论是家人、朋友还是同修都与自己有不同的缘份,有些是善缘,有些是孽缘,因此他对你好,对你不好都是有原因的。同修之间有些就是看不顺眼,那可能在历史上与他之间有过渊怨,旧势力在利用它造成我们之间的隔阂,让我们无法形成整体。

记得那位学员律师在交流中提到一次在上庭前,她突然看另外一个学员不顺眼,心里很不舒服,她马上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便立即跟那个学员说“我看你不顺眼。”谁知那个学员也说“我看你也不顺眼。”其他几个当事学员也都有同感。他们都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在利用他们前世的恩怨企图间隔他们。于是发正念清除这些干扰,然后步入法庭,继续正念相互支持。她还谈到了当学员整体配合好时,法庭上发生的奇迹。

在案子当中,我也有看不顺眼的学员,她做事的方式、说话的态度我都看不顺眼。当她给我提出建议时,我简直是不屑一顾,甚至根本就不想听。可是当我静下心来,仔细回想她的建议时,发现她的一些建议非常好,考虑的角度完全不同,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便马上進行协调安排,事情做的很顺利。当中我悟到一个协调人,并不一定是出主意、出办法的人,而是能静心听取和接受不同的意见,再协调学员将这个建议付诸行动。法对协调人的要求很高,是让协调人不执著一定用自己的办法,放下自我,去协调、支持其它不同方案。难,难在放下自己。

前一段时间,当我们的代表律师被强行送進精神病院时,我很着急,想出各种办法想要营救他。整个身心都陷入其中。反映到常人中的表现就是整个法庭、媒体都在围绕着律师,没有人注意被起诉的学员、没有人关心迫害的真相。

当律师学员问我,你的心思花在律师身上比较多还是当事学员身上比较多时,我发现那些天我根本都没有想到当事的学员,没有想到如何揭露迫害的真相,只想揭露律师被迫害的真相,从而能将律师救出来。那一刻我明白,我太执著了,执著使我失去了方向,不但没有帮助律师,反而害了他。

我恍然大悟,一路来我都毫不怀疑自己的做法,认为那是最正确的,反而埋怨别人执著自我,却没想到其实我才真的是执著。一叶障目,当自己的执著心挡在前面时,人陷入自我中,其它什么都看不见,一直在钻牛角尖,发现可走的路越来越窄。幸好同修提醒,让我及时醒悟。而当我从自我中跳出来的时候,才体会到什么是海阔天空。

在常人中我算是有些能力的人,平时最怕别人说我不好。一天,一个学员突然跟我说,“外在的东西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我当时一愣,随后我明白是师父借她的口在提醒我,我做什么都希望面面俱到,谁都不得罪,要别人说不出我不好,尤其不希望别人说我修的不好。偶尔有人说我,我也会想办法去解释。那位同修说,“你背着这么多包袱,还想出远门,我看包袱大了你连你家的门都出不去。”是呀,我难道要抱着我的面子圆满吗,不实修自己,靠投机取巧能圆满吗?被这个同修提醒后,我清醒了许多,知道是放下这个执著的时候了。怎么放下呢。

开始很难,还是怕同修说,就想与其同修指出我的执著,不如我自己说出来。我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从来不肯承认错误,即使知道错了也会保持沉默,这次我决定不要它,因为爱面子是执著自我的一方面,我要修掉它。当我发现自己有不好的心时,我就跟同修说出来,让那不好的东西曝光,因为我觉的藏在心里,不说出来,潜意识还是要隐藏,有时反而会隐藏的更深,因为后天形成的保护自己的本能会将它隐藏的更深,而这种本能有时自己都察觉不到,所以只有在发现它时就将它曝光是最彻底的。我发现当我讲出来后,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没有丢了面子的心,反而觉的无法形容的轻松和高兴,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好象在笑,曝光后的不好思想也比较容易去掉,相信是师父看到我不要它的决心,帮我去掉了。

一次,一位马来西亚学员跟我交流她们去新达城举办的展览会上讲真相的过程和体会。我听后非常佩服她们,并告诉她我有怕心,在那种场合我可不敢直接去讲真相。她听我说出我的怕心后没有嘲笑我,反而跟我说,每个人都有怕心,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也有怕心,只是表现方式和程度不同而已,她告诉我她是如何去掉怕心的,她还鼓励我说敢于面对和正视自己的执著也是需要勇气的,她很佩服我的勇气。

说出怕心,并不表示承认它,接受它,而是为了去掉它。有的学员说我在家学法、发正念,等我的怕心修去了,心性提高上来后我再去讲真相。三件事有一件没有做,只在家学法是不可能提高的,怕心也不会自己消失,只有在做的过程中才能逐渐把怕心去掉。在起诉案开始时,我真的很害怕,怕失去工作、怕失去家庭、怕见警察、怕上法庭等等,但我知道如果我有怕心,那旧势力会看的很清楚,它会利用我的怕心增加我的难,我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去掉,因为我没有退路。我明白,因为名利情还没有去掉,怕失去它们,因此有怕。

当我工作了八年的公司因为我被起诉而要辞退我的时候,我没有怕,也没有恨,只有同情。许多同事都在报纸上看到我的名字,他们怕伤害我而不敢问我,我当时也没有见不得人的心,堂堂正正的跟他们讲我被起诉的事情,告诉他们为什么。他们有很多人跟我关系很好,但只要我讲法轮功真相,他们就表示不想听,一直以来我的真相讲的也不是太好。这时候,我被起诉的事情在公司成了大新闻,所有同事都关心,都好奇,都想知道为什么。我发现这件起诉案表面上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魔难,但另一方面,它却成了我讲清真相的机会。一些以前不愿听真相的朋友、同事打电话来主动了解真相,最后他们告诉我他们虽然还不太了解什么是法轮功,但是他们很佩服我。还有几个人退了党团组织。

起诉案从开始到现在,经历的许多魔难,一路走来摔了不少次跟头。但是我很庆幸我身边一直有同修在鼓励我,提醒我,使我在魔难中悟到很多法理,也提升了许多。同修在指出我的问题时,开始感觉无法接受,心里真的很难过,但是师父告诉我们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对我们提高没有作用,这件事就不会发生在我身边,师父让我们凡事向内找。因此我强迫自己在听到意见时不马上往外推,而是沉默,心里不舒服就学法,等平静下来再去回想同修的意见,再来看自己就会发现自己的执著,将它去掉。开始不舒服的心情会持续几天,现在时间在缩短,有时几分钟就过去了。我感觉到这些学员的提醒对我的提升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很多心我自己是意识不到的,不在其中看的就清楚,我知道,因为我看别人的时候也很清楚。

以上是我这段时间的点滴体会,受层次所限,不一定悟的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