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修炼的基点,从新认识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看了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的《打破邪恶间隔,形成无漏整体》的文章后,很有感触,我和文章的作者有过类似的经历,我走了过来。我想结合自己的经历,谈谈我是怎样通过转变修炼的基点,对“整体”和“邪恶的间隔”从新认识的。

迫害发生后,由于种种原因,我与大部份同修失去了联系。仅剩的一两个同修,也不在我所在的城市。文章的作者还能联系到几个同修,而我却是彻底的“孤独”。当我在法理上困惑时,当我的身体遭受“业力”的袭击时,当我被非法抓捕时,当我在证实法的过程中遇到重大难关时,我是多么希望能有同修相互交流一下,帮助我走出困境。但是,每一次向异地同修打电话求救时,他们每一次都拒绝在电话里交流(其实这在当前很正常),每一次也拒绝让我到他们那里去。并告诉我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

一次次的求救,一次次的失落,使我气恨、痛苦、甚至绝望。我一直不知问题出在哪里,那种气恨也一直挥之不去。这种状况持续了几年的时间。

几年来,经过“单枪匹马”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磨砺,我终于渐渐的认识到了那种不正确状态的根源,那就是我们修炼的基点。站在为私的基点上修炼表现为索取;站在为他的基点上修炼表现为付出。这是旧宇宙的修炼和大法修炼的本质差别。回头看看自己都是在什么状态下才需要同修的?都是自己在难中,在失落的状态下!自己在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辉煌的时候,是不会想到需要同修的帮助的,也不会想到要主动去帮助其他同修。当然我也不认识其他同修,我说的是自己的心。这不是索取是什么?当索取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时,气恨自然会产生。有求之心是气恨存在的最佳土壤。

密勒日巴为了承担众生的罪孽,喝了那个博士送来的毒药后,示现“病态”。他没有在“难”中去求人帮助自己,也没有用神通将“病态”转移,而是选择自己去承受,同时利用“病态”,去救度那个谋害他的博士。我们尊敬的、神圣的、伟大的师父的付出就更加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无法切身体会师父为了我们和救度众生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付出的多么巨大,但是我们至少应该学着将修炼的基点从为私向为他方向移一移、再移一移。

为私使人感受到的都是自己的痛苦,表面上总在努力的“向内去找”,实则整日纠缠在自己的痛苦中无法解脱;为他却能使人超越了自身痛苦的感受,甚至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感受到的都是他人的痛苦,在帮助他人解脱痛苦的同时,不知不觉中达到自我痛苦的解脱。

为私的修炼基点,很容易使人在难中对他人或对外部环境产生依赖,使自己在放弃责任感的过程中,失去自己本应具备的独立性。为他的修炼基点则相反,是在要求自己对他人负责的动机的支配下,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前者的表现是索取,后者的表现是付出。

在难中,对任何人(包括同修)、任何事、任何因素的依赖的背后,都是想从中索取,而不是要去付出。这样为私的修炼基点没有走出旧宇宙的理。旧势力和邪恶自然有了干扰和破坏的借口,使魔难没完没了的存在,从而使自己长期搅在魔难中不能自拔。当我们把修炼的基点渐渐的由为私转向为他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再被眼前的魔难障碍住,就不会就事论事的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没完没了的“找自己”了,取而代之的是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眼前的魔难就会在这神圣的责任感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别忘了,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哪!我们哪有闲情和时间老去感受自己的痛苦。

我们必须得去付出、必须得勇于去承担,不能总指望把自己该修的和该承担的那部份推给其他同修。况且,其他同修的帮助即使见效,也是师父和大法的无边法力在世间救度我们的真实体现,我们却不能把这一切归功于同修,而据此对同修产生依赖。

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开创未来的重大责任。我们的整体需要走出整体的证实大法之路,整体中的个体同样需要走出各自的路。我们怎样对待魔难,怎样本着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原则,从困境中走出来,都将成为未来的参照。因此,独立的走正自己的路就尤为重要。我们是来证实大法的,遇到问题应该首先去找法,而不要指望任何人、任何因素、任何外在环境的变化、和任何形式的帮助。要是师父和大法都帮不了我们,我们指望别的什么能管用吗?大到结束迫害,小到个人魔难,我们所能依靠的只有师父和大法,再加上自己从法中修出的正念。这正是自己几年来渐渐的、一步步转变修炼基点、走出气恨的切身的感受。

另外,孤独和痛苦都是人的感受。将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到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上去,即使接触不到其他同修,也不会有这种感受的。然而,人在难中却很难分清,很容易错将这些人的感受,轻易的断定成邪恶的间隔,从而忽略了自己应该修去的部份。这不是将气恨的心根本的修去了,而是将气恨由对同修转移到对邪恶上去了,魔难没有根除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们不妨试着忘掉眼前的魔难,将眼界放宽、放宽、再放宽,将心思尽可能多的投入到怎样更多的、更有效的、更广泛的救度众生上去,投入到我们存在的真正意义上去,渐渐的就能达到“无私无我”的状态。“无私无我”是走出魔难关键的关键!

至于邪恶的间隔,我认为邪恶根本没有间隔大法弟子的能力,都是我们的心在自己间隔自己。自己的心与同修没有间隔,有时甚至不会感受到同修在排斥自己,自己该怎么做,不会被别人影响。

从我走过的经历来看,当我将修炼的基点渐渐转向为他之后,自身的气恨便随之渐渐烟消云散。回过头来看看异地同修当时对我的方式,我不仅充份理解他们的处境,还由衷的感谢他们。是他们使我不得不面对自己为私的心,是他们给了我“独立作战”、勇于付出和承担的机会。尽管我和异地同修平时很少联络,我们之间的心是相通的,是大法将我们这些粒子紧紧联在一起,这是邪恶无论如何也间隔不了的!认为邪恶有能力间隔的了大法弟子,那可真太高抬它们了,可别把邪恶放大到那种成度,在大法弟子面前,它们什么也不是。

关于整体,我的理解是,整体的概念,不是简单的指表面上的修炼的人之间接触不接触、是不是聚在一起。“聚之成形”得看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需要不需要,环境允许不允许。脱离了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大方向,聚在一起的人再多,也称不上是大法弟子的整体。尤其在当今国内严酷的环境中,还可能被旧势力钻空子,被集体抓捕迫害,这样的教训可太多了。因此,大法弟子不一定非要在形式上聚在一起才算是整体。

多年来,我一直不得不单独证实大法,接触不到其他同修。我曾在难中感到过孤独,感到过空虚和失落、甚至绝望,但从未感到过脱离整体,我和整体没有间隔。明慧网的文章,我几乎篇篇不落的在看,那都是我们大法弟子最纯正的一面,从中真是受益良多。通过明慧网,我一直切实感受到自己是整体的一部份,从来没出现过同修文章中所说的“我被排斥在整体之外”的感觉。

还有,在国内的高压下,弟子之间的相互接触本来就来之不易,接触的基点更应该尽量的放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上去,至少应该抱着圆容我们整体的愿望去付出,而不是抱着“我要提高”、“我要走出困境”的心态去索取。

只要我们人人都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个粒子,站在法的基点上去动,尽管多数时间处于“化之为粒”的状态,我们都是整体的一部份,都没有脱离整体,因为有法将我们连在一起,也只有法才能将我们大法弟子炼成整体,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整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