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整体 踏踏实实做好明慧讲真相工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师尊好!同修好!

在明慧做讲真相的工作快三年了,记的刚开始参与这项工作时心里有些暗暗高兴,心想师父说过:“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在这几个项目中明慧的重要性是最突出的……。但随着对法理解的深入,认识上也就发生了变化。因为当初由于名利心理的作用,看问题才会找符合自己心理的认识来想问题。其实无论是明慧的工作还是其它各项讲真相的工作,只要能在正法时期助师正法,讲真相救度被谎言迷失了的世人在这一基点是没有差别的。只是明慧的工作在这一特殊历史时期有其特殊性,他是大法网站的主要代表,刊登的所有内容都与大法的消息、与修炼有直接关连。所以要求更加的严谨,尽量避免让世人读我们的材料产生抵触情绪,那样对于他的救度就会增加难度。

用心做好明慧资料

刚开始参加这项工作时,积极性很高,每天下了班就处理手头上的工作,有时到后半夜也不觉的累,觉的很神圣。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的工作看起来都比较雷同,因为我们做明慧资料,里面的内容很多时候是具有重复性,读第一遍觉的挺新鲜,读多遍时就有些不耐烦了。尤其是长年累月的做着相似的工作,看不到自己做的工作有哪些直接的成果,甚至有的时候想能换一换,做一做别的什么讲真相工作。但是一想到国内的同修冒着生命危险在发着这些材料,做着救度众生的工作,其它的杂念也就放下了,最后理性战胜感性,能够静心的做好自己本职工作。

做明慧真相资料的过程也是自身提高的过程。在做明慧资料以前是在其它媒体上做讲真相工作,很多时候是陷在事情当中去做事情,而忽视了在法上的认识。在处理明慧资料的过程中,很多大法的消息,和同修的修炼体会使自己受益匪浅。法轮功的游行、大法收到的褒奖、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大法弟子在国内讲真相的证实法的过程等等,都展现了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辉煌,看后令人鼓舞和振奋。材料中也有同修在国内受到残酷迫害的过程,读后令人心酸,也更能促进自身修炼,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不辜负国内同修的艰苦付出,在承受严酷的迫害时,还在给众生得救度的机会,我们在海外的同修有责任与义务做好真相资料。小组的同修没有固执己见的,互相之间的默默配合与圆容,这些表现都能时常提醒自己在考虑问题的时候站在法的基点的去考虑问题。在资料的处理方面,力求版面美观,增强可读性。师父在2007年纽约法会中讲到专业化的问题,给我们指明了未来发展的大方向,由于现时条件的特殊性,实现专业化确实存在一定困难。但这就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打破固有的框框,走出新路子来,把我们的讲真相的材料做的更精美,让世人喜欢。

由于小组同修的全力支持,2007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期间得以参加纽约场的推广工作。虽然偶尔也做一些明慧资料,但大部份的这方面的工作都是本组的同修承担了,他们间接的支持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晚会结束以后,我对自身的修炼有些放松,出现喜欢浏览网站、贪睡等现象。个人在常人中的兴趣又有些复活。这些兴趣在个人修炼阶段好象已经去掉了,这时才发现很多东西是被戒掉了。喜欢奇闻趣事,给自己找借口说有时间写文章先积累点素材;喜欢音乐体育,给自己找借口说没准将来做电视节目能用上,等等。这些常人时期形成的爱好与目前明慧讲真相是没有关系的。在修炼以前即便在常人的公司我也是一直在做排版方面的工作,参与正法修炼以后,几乎一直在贯穿着这一主线,好象这一生就是用这方面的技能来做这件事情的,兑现着史前的誓约。如果由着性子做事,可能会打乱这一安排,从新现学一样本事,不如发挥已有之所长。后来,我们有一组员由于要做其它重要的工作,小组的压力就更大了,我又全身心的投入到明慧的工作中去。

由于家人的支持,我能够全天的做讲真相的事情,参与了几个项目。其实每项工作要想做好,不用心是不行的。有的时候也很矛盾,各种关系怎么摆正。比如媒体更多是靠广告生存和发展的,想要把广告生意做好,不仅需要正念,同时也需要谈判的技能、语言的能力。而我个人的英语能力又有限,想在语言上提高,就得花精力、时间,这样一来就会与其他证实法的工作有冲突。同时也正因为自身全职在做证实法工作,当地别人上班做不了的一些事就会找我来帮忙。虽说各项目关系并不是很复杂,但是轻重缓急还是存在这方面关系,我基本上围绕着以确保完成明慧工作为前提条件,来安排和处理与其它工作和个人事情的关系。因为大陆毕竟是正法的主战场,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到:“其它地区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围绕着中国大陆这个大法的主体在做,在抑制邪恶的迫害,减轻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压力,也协助着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这就是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就是在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

参与了一点明慧图书的出版工作

去年有幸参与了一点明慧图书的出版工作。在这一过程中再一次验证大法的“不失者不得”这一宇宙真理。刚开始出版简体字的书籍,由于前面的同修在排版时,是用正体的软件和字库选择简体来做的,那么最后造成简体字不全,有些字缺失。不知如何解决,协调人找到我让帮一下忙。刚开始凭着在常人工作中拥有的经验采用造字的方法手动来解决,做的很辛苦,其实后来才发现可以更快解决问题的办法,可当时就是被常人中形成的框框限制,采用了“牛犁地”方式一点一点的改。加上往返的校对与改错,使工作变的非常复杂和艰辛。其实这个时候对心性就是个考验,当时就是凭着一念——明慧出书是一件大事,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一千多页的一本书,不断的校对、改错,不分白天黑夜的经历十来天的时间终于定稿了,在这一过程中我能体会到同修在其中的付出是非常巨大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当时自己还想这一阶段广告商家没有联系,好象有些失落,可刚刚才完成出书的工作,就有商家主动找上门来要做广告,而且一签就是一年彩色版整版广告,没有费任何的力气。事后我悟到我们证实法的工作是一个整体,不会因为做讲真相的工作而真正的失去什么,相反还会有所收获。整体上圆容,做好证实法的工作才是第一位的。

做《明慧周报》海外版的一点体会

原以为《明慧周报》是给大陆讲真相而出版的,海外的真相资料已经很多了,再加上海外的同修人力、物力都非常有限,再开辟新项目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其实这都是心的容量不够的一种反映。在正法中,师父带着我们在往前冲,不断的突破、不断的拓展,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承受的越来越多,付出的也越来越多,也只有这样众生才能被救的越来越多。尤其是神韵晚会在全球的巡回演出,师父把正法进程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歌曲“找真相”令人感到救度的紧迫性。我悟到这把救度众生的外延推得更广泛,这是需要我们跟上这一正在发生的大历史的脉动,把“真相”呈现给世人,使更多的人能够看到真相。

所以当协调人与我谈到要办《明慧周报》海外版的时候,我便欣然接受。尽管已经有了大纪元等报纸的发行,但还没有一份纯粹的大法的真相报纸。大纪元等报纸的定位是常人中的报纸,尽管他们也刊登大法的真相,但数量与角度的报道都有很大的局限,使读者看不到完整的法轮功消息,都是断断续续的零散新闻。常人没有那么大的思想整合能力,看问题不容易连贯起来分析。再加上各方面的干扰因素,使其明白真相就有一定的困难。可是如果我们没有提供这样的平台,那就是我们没有尽到责任,没能跟上正法进程。而且在海外旅游点等,我们穿着“大法”字样服装的同修所发放的材料如果是集中报道法轮功消息的《明慧周报》海外版,就再适合不过了。

大纪元在促进三退救人方面是非常有力度的,但是人真正要退党,基本上都是明白了大法的真相以后所做出的选择。对大法的态度决定着人的未来。《明慧周报》就可以在这方面与大纪元配合,互相完善与补充,达到救度世人的最佳效果。

虽说排报纸对我并不陌生,长期在排其它报纸的过程我并没有找到多少感觉,对排版的理论认识也是肤浅的,只觉的把编辑提供的文章、图片都放到一个版面里就合格了。至于说排的美观程度,版面的规划合不合理,怎么样再现编辑的意图,如何体现报纸的风格则没有多少揣摩。在接过《明慧周报》海外版的任务后,初期得到同修的帮助与指点。在接受同修的指点的过程中,开始心里觉的不好受,有点逆反心理,心想我排版好歹也排了很长时间了,不管怎么说也还可以让人接受。怎么刚开始排就遭到否定性的批评,但我马上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这一念不对,师父给我们讲过虚心才会把事情做好的道理。我马上调整心态虚心倾听,才弄明白了长期以来没有明白的一个结构性的问题,马上从理论上上升到一个高度,心中豁然开朗。

心性的提高与技术的提高同步增长。尽管目前的《明慧周报》还有很多问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但它的前景是可以想见的,这种需求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广。当“大法洪势漫人世”(《洪吟二》〈神威〉)的时候,希望这份报纸发行到这种洪势所及的各个地方。

做明慧工作是神圣的。虽然不象舞蹈大赛、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等轰轰烈烈,明慧的讲真相工作总是默默无闻,甚至在同修中也非常低调。但是这只是人类空间的表现,可是在另外空间的反映却是轰轰烈烈的。有的时候可以感受到“震动十方世界”的那种壮观,微观中的众生对大法的赞美与感激,与对大法弟子的肯定瞬间打到头脑里,强大能量流汹涌而至。师父讲:“明慧救度有缘者”(《洪吟二》〈法网〉),我们承负着历史的使命,担负着这样的责任,兑现着史前的誓约。最后,让我们珍惜这伟大的历史机缘,互相圆容,互相补充,共同做好证实法的工作。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