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与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自我一九九七年十月喜得大法后,就感觉到了法轮大法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我有决心修炼下去。以前为了锻炼身体,各种社会活动我都参加,各种气功我也都练过,但还是祛不了病。得法后,我的身体很快就好起来了,这么多年我没吃过一粒药,没看过医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这些邪恶之徒铺天盖地都出来了,到处非法抓人,判刑,劳教。我家老伴和儿子,女儿都不同意我炼法轮功,尤其是老伴他受电视的影响,他把“焦点访谈”诽谤大法的镜头全部用录像机录了一盘带。共产邪灵用尽了邪恶手段,欺骗中国人民恨法轮功。

那时“六一零”经常来家里恐吓,我当时也有怕心,隔了二十天没炼功,病又来了,腰痛的晚上睡觉好象背一个床似的重。我就想:不能听他们。一下我的怕心就去掉了,我就和家里人讲,我们是按照宇宙“真善忍”修的,要做更好的好人,中共不应该迫害法轮功,我们没有错,难道做好人也错了吗?我告诉他们,“你们不要管我,我身体好了就行了”。家里人看到我那么坚定,他们也就不管我了。在大法被共产邪灵迫害期间,有很多人明白了真相,都走進大法中来,要学法炼功,我就在家教她们炼了一个月,我家里的人也不反对。

下面我向同修谈谈我的修炼过程,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证实大法

当时我们的真相资料都是从外地拿来的。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们这里有个辅导员被邪恶警察非法抓捕劳教一年半。尽管邪恶猖狂,没有辅导员,我们仍然在不断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把真相资料分发到各个农村,乡镇,工厂,以及各家各户。

为了到远地发资料,我和同修早上坐火车去,下午坐火车回,一路发正念都很顺利。如果在近地发资料,我们就骑着自行车,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边发资料,总能平安回家。

二零零三年我给邻居们讲真相,当时就有五个人要学法炼功了,我想办法帮她们先借来《转法轮》书看,每天下午在我家教新学员炼了一个月功,以后她们自己就在家炼功了。她们有的是生病刚出院的,有的是从小得过肠炎病的,每年要花好几千元药费。这些新学员得大法后,这几年也没吃药了;原来夫妻关系不好的,现在和睦相处,她们明白法理了夫妻关系也好了,知道了家庭的魔难也是用来修炼提高心性的。

我和同修想给对方讲真相话题,同修问对方:“你看她有多大岁数了?”对方看看我说:“五十多岁。”我说:都快七十岁了,二零零七年三月我就满六十七周岁了。她很吃惊,说不象快七十岁的人了,看样子只有五十多岁。我们就借此机会给她讲真相,说法轮功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所以人显得年轻,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她说家乡有个炼法轮功的被警察抓去以后,现在神经都不正常了。我说:那是共党邪恶迫害的,抓去后被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物了。紧接着我讲到共产邪恶好事不做,坏事做绝,各种运动迫害不少好人,天地不容神要灭中共,赶快三退保平安。她说:她是七十四年才出生的,好多运动她都不知道,只听别人说过。我和同修对她说,你就诚心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神就会保你平安,同时我们又送给她一些护身符,她都接受了。

我的亲朋好友大部份我都面对面的讲真相,有的能接受,有的讲多少次还是不接受。我想中国人被共党文化都灌输的太深了,要想改变人的观念真是很难。

2、大法显神奇

有一天晚上,老伴把“焦点访谈”诽谤大法的录像带拿出来想看看,把带子放進放像机正想开机时,我发了一念:不让他播放这个带子。他那天晚上怎么也打不开,好长时间就是不显图像,最后也就不看了。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说昨天好好的,怎么今天就不行了。但是第二天他拿别的录像带放就有图像了,我有意问他,机子修好了?他说,没修怎么今天就又好了?

另一件事发生在二零零三年。由于几个新学员需要录李老师的九讲录音带,我白天晚上都在录,有一天晚上录到十点钟时,第七讲A面刚录完,准备录B面时,老伴对我说,不要再录了。他意思是别人要休息了,但我想把B面录完再休息。我把机子一开,带在转,可是没有外放的声音,再放还是没有。带子已经录了一半,就是没有声音,我就把动功外放一试有音,这说明录音机是好的。于是我就关机睡觉。

躺在床上,我悟到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同修把我的带子借去翻录过,是否她把带子洗掉了;二是师父点化我,夜深了不能再录了影响别人休息。第二天一早,我把带子倒回来再放放看,结果有了声音了,我立刻想到第二点悟对了。

二零零五年三月我儿子得了乙肝病,想到他还很年轻,却得了这种顽疾,心里很着急。在医院住院期间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说:没有关系,你只要相信大法,病就会好的,每天诚心念如果能听老师讲法带,炼法轮功,保证你的身体就会好起来,一切都正常。儿子原来是不信大法的,我就借用这个机会使他得法,后来他明白了真相,相信大法好,五月初就出院很快就正常上班了,现在一切都好了。

一天我对儿子说,你的病是怎么好的?他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女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在工厂干活,发生工伤事故,把左手中指尖压伤了,我到医院看她,安慰女儿说,没事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我叫她诚心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当时不信没有念,到了晚上手开始疼痛。第二天我问她,你昨晚怎么样?她说:“手压的那么重,晚上疼得睡不好,你们还不着急。”我说,着急有用吗?我教你的好办法你不听,我急也没用,今天你就白天晚上诚心的念,多念,保你今天晚上就好多了。同修们也来看望女儿,也给她讲了很多例子;女儿接受了护身符,马上就念起来了。第三天我再来问她,她说好多了。

现在女儿完全相信大法好。我悟到师父借用这个机缘救了我的两个儿女,不到关键时刻不好改变人心。

我希望人人都能够诚心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