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和同修探讨学生的学习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也是身在大陆的学生,关于如何对待学习,师尊讲的已经非常明白了。学生就是要认真对待学习,就应该学习好。大法弟子不是应该无条件的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吗?当我们遇到什么事不知怎么做时,一定是自己有执著。目前在大陆还有政治课,我觉的可以就把它当作跟别的课一样的学。我们都知道没有邪党就没有大陆的这种政治课,可是邪党什么时候消失?至少在法正人间之前,不会因为影响我们今天的学习就马上让它消失。

邪党是为大法弟子而存在的,否则一天也不让它存在,马上让它倒(当然这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这位同修在这个问题上的状态和我去年考试前的状态很象,自己没明白法理就过不去,心里就烦。其实烦本身就不对了,就是有要提高的了。我们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很多事都不应局限于应该怎么做和不应该怎么做,这么做那么做当中提高的是我们的心性。要说应该做什么,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救人。如果通过政治课能把政治老师救了,能把学校的同学乃至同学家长救了,不是把“不好”变成了“大好事”吗?

上次考试前我的同学叫我一起去报政治课的补习班。我一听,马上说:“我不去”,原因就跟这位同修想法一样:邪党的东西我才不要呢,宁愿考不好也不要背那些东西。还认为这是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了:看,我宁愿不要我的前程也不要它,我要最大限度的放弃人的东西。可是,通过一年的学法修炼,才发现那样做恰恰不是真的放下自我而是真的没放下自我。为什么呢?下面大概说说这次的做法,原因不用我说,同修自然能看出来。

我这次报了个政治班,当坐到那里听课时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清理邪灵烂鬼,这样做不是为了邪灵不干扰到我(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比它已经高出不知道多少了,它够不着我),而是不要干扰世人、众生。其实讲课的政治老师也会说邪党如何如何不好的,人明白那面也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是作为政治老师这个职业也要挣钱吃饭,所以就教大家如何不用管它的理论就能应付它那些题。

课间时我就跟坐在旁边的人讲《九评》,几乎不用别的话题,直接讲“三退”,发现好多大学生还根本不知道三退的事,而且相当反感政治课。上课时看到坐在那里的几百人,想到师父说的这些生命的来源,曾经都是各个世界的王啊主啊,现在却在这里无可奈何的上课,想着他们如何才能得救,眼泪都要出来了,我第一次体会到慈悲对待众生的感觉,什么“上这政治课会不会影响我”之类的想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

回家就找到同修交流如何配合救度这些与我们有缘的生命,最后决定由三个同修在最后一节课下课时去发盘,另外的同修配合发正念。最后一节课时我发正念时想:“解体操控世人的一切邪恶,让他们接受真相从而能得救。”有了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就给弟子们安排了最好的。之前每次上下课时只开一个最多两个门,最后一天上课时突然开了三个门,三个同修正好合适!几分钟的时间不到两百张光盘全都到了世人手中。听发盘的同修说常人都是抢着要的。

同修啊!咱们不是要为别人着想吗?我们不想要政治课,世人也是真的不想要政治课啊。我们不能以“我”想不想如何如何就回避某些事,而要以众生需要我们为他们做什么为衡量标准啊。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世人上政治课也是没有办法,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就把有人的地方都当作我们救人的好场所,哪里都一样,不管我们做什么,只要我们的心是用在救人上,做事情的出发点是为了众生的就是好的。跳出自我狭隘框框快快“抢人、救人”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