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人心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我是大陆来的大法弟子,九七年喜得大法。回首自己所走过的修炼路,发觉邪恶最怕的就是我们能形成整体,所以千方百计在我们中间制造矛盾。我一路磕磕绊绊、跟头把式的,尝遍酸甜苦辣,历经波折坎坷,能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关心帮助。在墨尔本几个月的修炼时间中,我的感悟很多。所看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都是让我从中悟道,都是提高层次的机会。

一.归正人心,放下自我,消去间隔

刚来澳洲溶進大法弟子集体中做三件事时,为能堂堂正正修炼、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而感欣慰,但渐渐发现同修之间有间隔、场不够正,人心就起来了,有种失望及焦虑的心,觉的国内同修处于那么恶劣的环境下都能互相包容互相帮助,而在国外宽舒的条件下,大家却彼此互不相让,争执不休,令人难以接受。静心学法后,我清楚了。师父告诉我们:“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从每个人做起,真的把我们这个环境啊变的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一切做不好的学员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就会促使他们做好。”(《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无论哪个地方出现了漏洞或不足,我们都是身在其中的。要想想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怎么认识的?心是怎么动的?是把矛头指向别人、还是先找出自己的不足,然后责无旁贷的去帮助、弥补、圆容?仔细向内找我发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争斗心、面子心及自以为是的心,容易着急,容易把别人的问题看的很重,不知不觉中把自己摆在了别人之上,“执著于别人的执著”,这个时候忘了找自己、修自己。我的这种失望焦虑的心及说白了是只想从集体中索取,不肯付出的私心。如果换个角度想想:我能为整体、为同修做点什么?这颗心就不是自私的了。环境不够好,恰恰需要大家共同去扭转、圆容;人心复杂,恰恰有我们可修的地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互相切磋,才能共同提高;如不能容忍,不也是人心吗?场不够正,那我们就尽心尽力的去做,拿出自己的见解,共同在法中归正。看到问题除了修自己之外,真正站在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基点上去说也是在证实法。

其实,一切我所遇到的环境所看到的不足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的有漏之处。当我找出不正的心时,发觉大家也在向内找,我们的场渐渐的正起来。特别是这次人权圣火在墨尔本为时半个多月的传递过程中,大家都在不断归正自己,整体配合愈来愈好,使这次火炬传递起到了更好的救度众生的作用。同修说墨尔本中、西方弟子的互相配合从来都没有如此好过,这次人权圣火在墨尔本传递前后所表现出来的正的与反的现象,我体悟到:平时证实法的事项多数是以项目组为单位活动着的,可是邪恶从没有把我们分别对待过。如果大法弟子中的一个人在某一件事情上做不好的时候,那么邪恶就会钻空子。当我们在矛盾面前不能自拔的时候,就在削减着整体的力量。

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一定要互相圆容互相补充,形成无漏的整体。因为整个宇宙也是圆容无瑕的,都是由符合大法特性的粒子构成的;因为里头進去一个不纯,整个就会是不纯的,而这也是新宇宙不允许的,所以我们要力求自己更纯更正。正法工作中,我们每一个项目小组的工作,都做的是宇宙中最伟大的、最正的事,不能参与的也要正念对待,圆容好大法的整体,不做抵触、消耗整体力量的事。师父苦口婆心的反复教导我们全体大法弟子要向内找,善意的帮助同修,整体配合,做好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只要我们放下一切私念,形成坚如磐石的整体,邪恶就会瞬间解体,众生定能得救。然而大法弟子毕竟是在常人中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秉性、生命特点、不同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经历以及由此而形成的不同的观念;因为是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没同化法的一面带着旧宇宙为私的深深烙印,再加上彼此有不同层次及生生世世的渊缘;证实法中还有旧势力的恶毒安排,邪恶千方百计想以此来离间、捣乱,要时时刻刻都相互圆容好真的需要每个人的付出。

二.静心学法,保持正念

向内找学好了法的时候,头脑清醒、心态慈悲祥和,真、善、忍的特性在大法弟子身上就能充份的体现。此时因正念十足,就容易看穿种种假相后面的实质,这个时候容易向内找,能正确对待各种矛盾,矛盾就不会激化和久拖不解,表现出的矛盾只是大法弟子迅速去除人心、执著和建立威德的好机会。当我在学法、发正念及炼功中看到有很多同修犯迷糊甚至睡过去时,总有种异样的感觉,认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可是让我见到此种情况肯定是有我要修的,深挖自己,夜间的发正念也有迷糊的时候,有时闹钟响了不知怎么的按掉后却又睡着了,醒来一看刚过发正念的时间,其实这不就是被邪恶钻空子了吗?魔就是不让你发正念,阻碍你的修炼。

又如在去墨尔本郊县传递人权圣火的路途中,我们八人一行一辆面包车跟随,出发后的第二天,在车上听师父讲法的时候,却有六人先后睡着了,据说还都七歪八倒的,不象平时的我们了。按理是该正襟危坐、仔细入心的听师父讲法的,当时也想硬睁开眼睛清醒过来的,然而睡魔就是干扰不让听法,这不是我们集体有漏而被魔控制了吗?当同修在我们醒后指出的时候,我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从而在此后一路上的发正念、学法时保持清醒的头脑,相互提醒与督促,圆容好整体。我悟到我们的漏在于执著于走出来就会加高功,有种求的私心存在,然而在证实法中应该扎扎实实的向内找,升华上来,真正放下“我要修炼”、“我要提高”的私念,真正站在师父选择的角度来理解正法,清除迷惑与误解,才能全盘彻底否定一切邪恶安排,做到“无求而自得” 。

在世间名、利、情的干扰下、在求安逸心的带动下、在干事心的烦扰中、在邪恶的捣乱中及在外界形势变化的触动中,我们不少时候学法往往是:眼在心不在、口在心不在,甚至睡过去、迷糊过去,什么都不在了。不能明明白白的学法,心就不在法上,表现出的人心执著就多、自我难放。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加强、放大执著而造成争执不下、矛盾不断,同修之间的相互圆容就更无从谈起了。所以,大法弟子不扎扎实实静心学好法,想要达到好的状态,相互圆容配合好是不可能的。只有学好法,时时向内找,同修之间才能圆容好。

三.归正一思一念,修去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

师尊在法中一再告诫我们修炼要向内找。前些日子我和某同修发生了一些矛盾,表面上是做事情有不同的观念造成的。当矛盾出现时,我们互相指出对方的不足,同时也都向内找,在事情中找到自己哪儿不对,可是过后还是矛盾不断,甚至激化,这到底是为什么?当放下一切心,静心学法时,我终于发现了自己隐藏着很多人心在做事,如想征服别人听从自己,人家说几句就不高兴了,是爱面子心,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执著自我等等,遇事就心潮起伏,愤愤不平,对家人对同修都是如此,以至家里家外搞的一团糟。

表面看三件事做的也不错,可是没有真正修自己,遇到别人在我明明没错情况下冤枉我,那时候真有一种剜心透骨的感觉。通过学习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的:“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 师父为了让我去掉这颗不让人说的人心,安排了那样多的人来考验我,还通过三次梦境来点悟我,操了多少心哪!同时我也很感谢同修,他们帮助我去掉了很多人心。

通过几件事情和重视学法后,我看见了自己的根本执著──私,表现的不让人说,想得到幸福,怕麻烦。这颗心障碍我太久了,从今天起我得来个改观,放下自我,要继续提高心性,加大容量,進一步修自己,真正做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中有矛盾不可怕,关键是怎样对待矛盾,不要就事论事,不要总是想改变别人,不改变自己。放下谁对谁错的表面假相,不要与人争高低,放下一切偏离法的观念,溶于法中,一切自然而然的就归正了。即使和同修在一起切磋的时候也要看自己,同修反映出来的事情、说出的话就是一面镜子,遇事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和同修发生矛盾时,首先为他着想,基点站正,放下“私我”的一切执著。由于我们在人世间争争斗斗的迷中生存了几十年,形成了很多观念,这些都是阻挡我们前進的绊脚石,唯有向内找,向内修才能去掉它们。坏的物质越少,我们离宇宙特性越近,才能升华上来,三件事才能做的更好,才能真正达到正念正行。如果我们都能向内找,真正考虑他人的一切,不看同修的毛病,发现同修存在的问题,善意的在法上切磋,既帮助了同修也纯净了自己,间隔还会存在吗?邪恶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师父一再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学法真是太重要了,我们的一切都来自于大法,只有用心学法,才能提高心性,才能向内找,归正自己。大法弟子还必须有为他人着想的心态,师父建立的新宇宙的标准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是为他的。所以一件事情,无论做的好与坏,关键是你的出发点是放在为私上,还是为他上,是为他的,才符合新宇宙的理。为此以前的那种如何提高层次,思想境界怎么升华,达到多高的果位的顾虑,已经是不重要的了。而如何用大法中的法理修正自己,怎样倒出一切肮脏的东西后洗净自己,让自己的生命从里到外都被真、善、忍大法同化了,真正成为没有一丝杂质、纯纯净净的一个大法粒子,才是我的心愿。

我深感自己没做好,但我深知肩负的责任重大。一定要倍加珍惜极为有限的正法时间,下功夫多学法,学好法,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全身心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要跟上正法進程,踏踏实实的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助师正法,兑现史前誓约,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体会和认识,写出来和同修分享和交流,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七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