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人揭露迫害才能制止迫害、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从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利用中共与人中的小丑败类江、罗、曾流氓政治集团,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学员進行了一场恒古未有的、最残暴血腥的镇压与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折磨与虐杀。这场迫害造成了三千多名大法弟子被以各种最卑鄙流氓恶毒的手段酷刑、毒打、折磨,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有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刑拘、或判重刑,有无数家庭被活活拆散,有家难归。有无数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被单位无理开除。用经济迫害的流氓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有无法查清的失踪大法弟子被活体摘取器官而活活被迫害致死。还有在这场最邪恶的迫害中,对女性大法弟子的强奸、性虐待等流氓无耻的迫害手段。这一切并非是故事,而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中国大陆每一角落真实的血泪悲剧直到现在仍然在继续发生着。

在这场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每一个身在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都是直接的受害者,或是目击证人。只有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才能制止邪恶的迫害,从而结束这场长达八年之久的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揭露邪恶就是十分必要和关键。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明慧发表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文章。通过看这篇文章,我找到了自己在这场迫害中的怕心与执著心不去而用人的方法在自我保护的心理状态下在反迫害中修炼。所以无论怎样保护自己,怎样注意安全,还是多次被迫害,甚至愈来愈严重。

二零零三年末,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评语文章的触动下,我经过冷静的思考,把当地派出所、“六一零”对我及家人的迫害写出来用真名在明慧网发表出来,又把当地邪恶对我的迫害经过整理成短文在同修的帮助下印成了单张传单,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晚撒遍我所居住的乡村。记的当时有的同修为我担心,怕遭到报复,再次被加重迫害。那时我念很正,我觉的我所做的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邪恶迫害的是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的大法弟子,而且中共与江罗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非法的、强加的。是他们在执法犯法。只有把这一切对大法弟子的非人迫害曝光、揭露,才是在清除邪恶、证实大法。我是这场邪恶迫害中的受害者,因为在中国大陆遭受不公正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迫害,给我及家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肉体、精神、经济上的)。我上告无门反而遭报复打压,只有用这特殊的方法让更多的世人通过看到真相后,对中共恶党及江罗流氓集团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唤醒人们的良知。因为当时念正,在师父的保护、帮助下,另外空间邪恶生命被大量清除,那些直接参与迫害过我的恶警受到很大的震慑。他们不敢再肆无忌惮的迫害当地大法弟子,那些平日里在迫害大法弟子时咋咋唬唬、耀武扬威的坏人也收敛了许多。他们不但没敢报复我,反而亲自到我家赔礼道歉。我就势進一步的向参与迫害过我的恶警与干部讲清真相,收效很好。听到真相后,他们的变化也很大。在那一时期,我们当地条幅没人摘,不干胶没人撕。真相传单大量的传遍了我所居住周边的村村落落。由于环境的宽松,那些从“七二零”迫害开始后一直没走出来的、和那些怕心较重的同修,也相继走出来参与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中来。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恶警为了“转化”我,利用普犯在外出挖沟时毒打、侮辱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被迫害到几乎不能行走,体重只剩八十多斤(我平时体重一百四十五斤)皮包骨头,能使我活下来的主要原因就是信师信法,每天坚持背法,也有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当时我觉的邪恶非法关押我已是错误决定,又非法利用犯人逼我“转化”更是不对的。面对着那些几乎没有一点人性的恶警和那些为了一些小利而可以出卖自己灵魂良知的普犯,还有那些在暴力的迫害中屈从于邪恶的那些犹大或已被“转化”了的人,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平安而坐视不管这些可怜又可悲的生命。大法的慈悲唤醒了我那颗在恶党几十年政治斗争与恶党文化毒害下形成的奴化变异麻木的心。经过冷静思考后,我把劳教所利用普犯迫害我的经过写成了揭发材料,直接交给所政委后转给所长。他们看完后找我谈话,记的当时找我时所长沉着脸,在场的同修也都为我捏把汗,为我担心,怕遭到毒打或因此而加期的迫害,在近二个小时的谈话中,我向所长讲明了我去北京上访的原因,大法洪传世界和我在大法中修炼后身心的变化,道德回升和自己修炼后所做的一些好人好事事例;以及進一步讲清这场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将会给中国人民造成难以想象的悲惨后果。真诚的谈话转变了所长固执的抵触大法的思想认识,改变了他对我的冷漠态度,他告诉我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多关于法轮功和修炼法轮功学员的真实的事情。谈话后,告诉我立即无条件释放我。这样异乎寻常的神奇变化,令同修们感到难以置信。因为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法劳教)几乎都是超期关押、加期或不写“五书”就无限期关押。在后来学法师父《洪吟二》〈师徒恩〉中“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时,我明白了是师父在我们做对的时候就会帮助我们在逆境中转危为安,出现神奇的变化。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这两件揭露邪恶的事,对我的影响很深,而且结果都是令人意料不到的很神奇。不但在揭露邪恶后没有任何危险或遭到报复性加重迫害,反而通过揭露邪恶迫害,改变了在遭受迫害中的修炼状态和环境,也使更多的人对这场迫害有更详细真实的了解和认识,起到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重要作用。这个过程,是师父利用这个形式,让我们众大法弟子走出人、走向神,走出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炼之路。这个过程也是修去我们的怕心、私心、自我保护的心。也能在这一过程中转变我们,尤其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恶党长期的奴化思想宣传灌输毒害下,被变异了的人的观念,麻木不仁、冰冷的处世观。能树立我们的正气,留给后人。

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意义深远,非我们能全部理解与认识到的。就在我们的身边、在这场非人的迫害中遭受过严重迫害的一些同修,至今也不敢把这一人类历史最邪恶流氓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自己所遭受的迫害曝光揭露出来,还在用一颗人心在等待着师父来结束这场迫害,还在指望着国外的同修反迫害声援来减轻邪恶对大陆大法弟子的迫害。同修啊,抓紧时间走出人来吧,结束这场迫害,让更多的世人得救的时间真是不多了。千万不要被我们的后天观念与保护自我的心所干扰,给自己在这万年不遇的宇宙正法,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修炼中,留下任何遗憾。只有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才是最安全的!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难免有错,希望同修提出意见,以使整体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