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走好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三岁,是一名退休女职工,一九九六年得法。

刚刚得法的时候,对修炼的认识完全是空白,对法理只停留在表面,未能在法上认识法,虽然也做了些洪法的事。当大法被迫害时,也進京证实法。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人心与亲情的执著,而走了弯路,心里对师父愧疚万分。教训使我清醒。在接下来的亲情干扰中我能够不动心,并使亲人改变了态度。

下面是我同化法、堂堂正正讲真相的一些经历。

公共场所炼功读法,使世人明白真相

九九年江氏邪恶集团用手中的权力,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造谣、诬蔑大法、中伤师父,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世人,当时向世人讲清真相,世人都很惧怕。如何向世人讲真相,使世人得到师父的救度,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我反复学习大法,逐渐去掉怕心。师尊在法中多次讲到堂堂正正,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我悟到炼功读法是正面使世人了解真相的体现,于是堂堂正正的到市区的各公共场所炼功读法,特别是在公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我手捧《转法轮》书朗朗的读起来,这时总有过往行人驻足听,或上前询问,我借机向世人讲真相,给了世人明真相的机会。公安便衣巡逻上前询问,我便向他们讲真相,让他们明白真相,一直没有受到干扰。二零零四年底,因有资料点同修被迫害,当地公安怕影响名利,竟在一个早晨,对着我摄像,说是作为证据,甚至叫来人高马大的三个“治安”干扰我。当时围了很多人。因为心里有师在有法在,我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的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当时就有明白真相,有正义感的世人走上前指责公安,使他们觉的理亏,使邪恶的干扰迫害落空。这都是师父在另外空间的慈悲呵护。

堂堂正正到农村发放资料

我所在的地区人口密集,世人只知做生意赚钱,不知大法被迫害,不知大法修炼是什么。加上邪党的恐怖宣传,大部份地区是讲真相的空白点。为了使这些农村人明白真相,得到师父的救度,我决定到农村发真相资料。由于人类道德滑坡,人们只知金钱的价值,因而盗贼四起,夜里发放真相反而被人怀疑。只有白天对于我这个六十多岁的妇女发真相更便利。但白天发真相是否会被人举报,人心也被带动出来。反复学习师尊在《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中的讲法:“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师父的法照亮了我正法路上的方向。我反复背诵这段法,去掉怕心,出发前请师父加持并对真相资料发正念,解体路上和所到空间干扰世人了解真相的邪恶生命,并请同修帮发正念。然后带着使世人得救的神圣心情,把真相资料发放到世人的家门口。有时碰到人就当面发,面对面的讲。有些人很乐意接受,但也碰到干扰,有一次我刚放真相资料就有人喝问我:“干什么?”我微笑着迎过去告诉他真相,他的态度全变,乐意的把真相资料放在口袋里。有一顽皮的小学生也要了资料,却叫家里的狗上来咬我,我心里默默的告诉狗,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我们做的是世上最神圣的事,不要配合作恶,那狗到面前就停住了。我到过农村的许多学校,使一些师生明白真相,有些朴实的学生还退出了邪党组织。在短短的三个月内跑了八个乡镇,发了将近九千份真相资料。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正念加持,每一次都顺利返回。

在魔难中信师信法,否定迫害,讲清真相

二零零五年本地“六一零”恶警,在每个区各绑架一名大法弟子到洗脑班迫害,我也被骗去。当时同修都能形成整体,集体绝食抗议迫害,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洗脑班空间的邪恶。当时就有同修天目看到师父法身打出许多法轮加持弟子。我听到就如同见到一样。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们在迫害面前只有走师尊安排的路,才不辜负师父的苦心救度。首先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坚决不配合恶警的邪恶指使,坚持炼功,背《洪吟》,讲真相,恶警头知道转化不了我,就把我严管起来,一个月后又把我送到更邪恶的三水洗脑班,一路上我对着送我去的人讲真相,讲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让他们选择自己的未来。我在师尊的加持与呵护下,两个钟头后离开三水黑窝。当时洗脑班一位有正义感的人说:“我决不背这个黑锅,我要放你。”我为他的正义感而高兴。

二零零七年上半年的一个早晨,我到一个公检法等邪党机关所在地与商业群密集的地方去发放真相。发放了将近三百份,剩下四十二份时被坏人举报,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派出所。他们把我的右手铐上手铐,我打坐在椅子上,用左手发正念,给他们讲迫害真相,讲传统美德。有的警察看了真相,称赞写的真好,有的还拿两份回家去看,有善念的警察都不难为我。有个恶警叫几个人硬抓我的左手按手印都没按成。晚上九点多被送到看守所,到看守所后,我就在这里讲真相,早晨坚持三点多晨炼,白天整点发正念,晚上在黑板写《洪吟》诗。当时就有犯人模仿炼功,有的犯人还念“法轮大法好”,有的说要跟我炼功。提问时,被利用的犯人要我穿犯人服并戴手铐,我告诉他们,我们做的是救人的好事,犯人服与手铐是对付犯人的。在提问中始终给他们讲真相,改变了他们的态度。提问也是走走形式,以至坐在那里的监检说,一進提审室,警察反而被我转化了。后来由于上级恶警的命令,我被送到三水劳教所,内定一年半,我请师父加持,在劳教所呆了一晚就被送回来。终于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同修整体发正念加持和外国同修讲真相配合下,三个月四天就被释放回家。

回顾自己的修炼路,感到自己还有不足的体现,在个人修炼中,许多人的观念和执著还没修去,状态时好时不好。今后要加强学法,同化法,修去执著,与同修配合,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