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学员打电话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个乡下人,今年七十多岁了。我在得法后并没有常跟其他同修接触,但教我法轮功的同修很热心,常常告诉我一些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活动情况,还特地接我去参加、送我回家。

刚开始他引导我参加证实法的项目,教我怎样寄信、发简讯。一段时间后,我先生也学法了。后来我们知道还可以用电脑讲真相。同修说网路上发真相讯息很容易。于是我们买了电脑。一开始连滑鼠都不会用,全靠同修细心的教导。后来又知道可以寄信、打电话给大陆民众讲真相,我就参加了这些活动。上午邮寄真相信。我的字写的不好又写的慢,就负责把信放到信封里封口。这个工作我做的还不错。

下午我参加集体向中国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一开始不敢打,只在旁边发正念,几个月之后,同修鼓励我在电话上讲真相,我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记得。后来,同修告诉我:只要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起作用了,于是开始拿电话号码回家打。

有一次,我在网路上看到同修的一篇心得体会说:假如我必须打九百九十九通电话后才能救到那第一千个人,我都会一直打下去,只为了救到那一个人。我心里想,我也试试看。从此以后每星期六都到学法组听同修们打电话,听了很多次,就请同修把打电话时讲的那些话写下来。这样我有了电话稿,我开始正式打电话讲真相了。

第一次在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我把房间的门关起来,在电话前面发呆半个多小时,拿不起电话,心在跳、头在痛。心想:这样不行啊!就勉强拿起电话拨了号码,当有人接了之后,就一直打下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头不痛了,心也比较平静了。可有时候一连打几个小时的电话那边都没人接听,心想自己哪里做不好了?想来想去不知道原因在哪里,就会哭着问师父,我哪里做错了?怎么没人要听我说呢?我跟同修交流,知道了要保持正念,只要正念一出,就能清理对方的空间场,就已经起作用,不要在意表面的接不接电话、听不听我说。

我就这样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已经三年了。我每天打电话讲真相大约四个小时,只要有一天没打电话就觉得怪怪的,不大对劲。我现在会准备各种电话稿,有自动回拨类的,也有迫害案例的,所有电话内容都是救人的。在这几年中,也曾因为自己劝“三退”成功的人数不是那么多,感到有些失望,觉得自己做不好,但是和同修们交流时,他们提醒我,不要只看那个数字,而是看自己是否有赶快救人的那颗心。

说真的,打电话时可以听到大陆众生的苦楚,有时真的为他们难过,真心希望他们脱离恶党。就是这一念,让我没法放下电话。打电话时,我曾经遇到过八十几岁的老人,听他们说自己的痛苦,也帮八、九岁的孩子退出少先队。现在我已经不在意对方是否在我手上退出中共恶党,我把自己当作开路先锋,先清理他的空间场,说不定下一位同修再打给他,他就退党了。

同修们!请拿起电话救人,不要被怕心或人的观念所障碍。以我的年纪,又有客家口音,都能打电话讲真相,可见打电话讲真相是很容易的,大家互相鼓励,一定可以救更多的有缘人。

以上是我打电话讲真相的心得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