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

一、互相配合,修去自我,圆容整体

我们地区自“七·二零”以后,师父经文和真相资料不能及时拿到。由于我学法时间短和其他地区学员没有联系过,当时也想不到自己做资料,因此很着急。我就从外省联系,同修给我们寄了三次,但我只收到了两次,后来给我寄资料的两位同修也被绑架了。我和本地同修就自己动手写标语做横幅,当时没有认识到自己有很大的执著心、干事心、显示心等,结果被邪恶非法抓捕,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怕心又出卖了同修,写了“三书”。

出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看师父新经文,调整自己的心态,没有做好,那我从新做好。本地的资料还是不能及时拿到。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和省市的同修联系上了,给我们一、两次资料后,同修建议我们自己做资料,于是我和另一夫妻同修建立了资料点。由他们两人印资料,我负责传递。

在这段时间中,由于很强的自我,老是指责同修有怕心,嫌同修执著自己的家庭,指责同修印的资料不清楚,装订的经文顺序弄反。显示自己的心已经很明显了,给同修指出时,语气也不善,结果此同修也很有压力。她告诉了其他同修她的委屈,还说我做事说话象个领导。

当其他同修指出我的问题时,我就想算了,她听不得批评,我也就不再说了。而不找自己的问题,人为的造成了同修之间的间隔。于是就出现了表面的和气,内心的不和。不向内找,这时机器也出了问题,不是印不出字,就是印出的资料多一条黑线,再后来硒鼓也坏了。换了一个新的,印出的资料还是这样。我嘴里不说,但心里埋怨。给同修造成了很大的思想压力,矛盾很大了。

在其他同修善意的帮助下,开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才发现自己隐藏了很多的执著心:和同修商量事情时,不是平等的,而是我说了算;取资料时,不管同修有没有困难,说取多少就取多少,取少了还不高兴;等资料时间长了,也不高兴;看到同修有执著时,不是善意的指出,而是不管别人能不能接受的了,突噜突噜的全说,说出来自己痛快,而不管别人的感受,这个心已经膨胀的如此大,还不自知。

这个自我为大,自以为是的心得赶快放下。同修指出我的问题时,不是诚心诚意的感谢同修的帮助,而是嘴上不说,心里抵触,那个心已经动的很厉害了。一定要放下很强的自我之心。每次同修做真相时只要自己没参与的,就有一种失落感,这不是怕自己做少了不能圆满的心吗?这种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想求回报的心,这不是我啊,找到这些肮脏之心,赶快去除。

我们都是修炼的人,都有不同成度的人心执著,我们互相提醒走正证实法的路,而不是互相指责批评,有问题了向内找,这是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只要还在法中,就一定能从法中洗净自己。后来,我们又建立了几个资料点,同修之间互相帮助,互相配合,共同在法中精進。

二:放下夫妻之情,修心断欲

我修炼不长时间,丈夫就有了外遇,由于对情的放纵,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左一个跟头右一个跟头走过来的。由于人在法中,心却没在法上,使这个事情持续了几年的时间。不断学法,背法,溶于法中,清除自身情欲色魔,心的容量一点点加大,更加明白了修炼的不易,看清了旧势力的邪恶检验,也明晰了人生生世世的轮回,扮演着不同的角色,都是为了今天这一瞬间。就象同修说的尘缘只是为法结,情只是给我强加的一个物质,我不要它。

看淡看清之后,事情就变了。心境也变了,变的平淡坦然,真的是境随心变。师父说:“夫妻之间没有色的问题,但有欲望,你把它看淡了,心里平衡就行了。”(《转法轮》)怎么才看淡呢?

一天早上发完正念后,丈夫躺在身边,这时有一个欲望,心里清楚的想,我今天就放纵一下它吧。这个念头一出,就把握不住自己了。这时我才很清楚的明白,哦,原来这些欲望不是自己啊!于是我正念清除它们。你离开我,我要自己主宰自己,不要再来干扰我。从此以后。这个欲望再也没有了。放下情欲之后,夫妻之间关系也和谐了。

三:破除邪恶安排 救度众生

前几天,本地很多民众都收到了海外同修劝三退的电话,本地邪恶很紧张,各单位开整党会议,强调各单位要跟本单位大法弟子谈话等等。我们科室领导找我去办公室,他说:你把门关一下,我有话给你说。我说,不用关门,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因为很多人收到了劝三退的电话,你们开了整党会议。你整你的党嘛,找我干什么,不就是退党电话嘛。人家花钱打电话,也是告诉你事实,这是天象变化,谁也挡不住。你信就信,不信就不信嘛。

主任眼睛都不敢看我,说:有人反映你说了不该说的话。我说:你给我说出来,我说的是什么话,这句话我能不能说,我这个话能不能拿到全单位大会上说,能不能拿到桌面上说,我还有没有说话的权利了。他说是组织上的意思,我说你不要拿组织来压我,我不搞政治,但是受迫害的人搞政治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我们不搞政治。共产党历次的政治运动,迫害死了很多人,每次运动过后,都有垫背的,我不想让你在历史翻过这一页后有遗憾,你要想听法轮功真相,你就把你的主任架子放下,我们好好谈谈。他说以后有机会谈吧。

从办公室出来后,我觉的心跳的很快,身体在抖,连腿都在抖,我想这不是我,我为什么会抖呢?找自己的执著,我从小生活在被邪党整治的“地主”家庭,从小生活在恐惧和自卑中,不敢与人说话,不敢表达自己的思想,这个状态直接影响我向世人讲真相,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它安排了这段生活经历,是干扰我不敢向世人讲真相,因此那个恐惧自卑不是我,那个怕和抖也不是我。认清它后,我正念清除它。

不长时间之内,恶人两次找我谈话,我是有漏的,但有漏旧势力也不配来考验我,我的不足会在大法中归正,我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单位六百多职工,我只劝退了十来人,做的很不够。这段时间真相也没有出去讲,偶尔碰到了才说,而且只局限在熟人之中。这是惰性和麻木,这么多众生摆在面前,他们都等着我去救,我不能再放任自我,要多学法,向内找,不断精進,走正证实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