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再爬起来

谈淡自己是怎样从邪悟的状态下转变过来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一直很精進,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我進京上访,先后三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四日,被非法送往马三家劳教三年。

在教养院期间,邪恶疯狂的做我的思想工作,想让我转化,因为以前学法不扎实,而且整日被灌输邪悟的东西,渐渐的觉得它们说的有道理,沉思了好久,最后竟然认为很清楚的认识到了法理,认为转化是对的,所以转化了。

我转化后做了许多邪悟的工作(现在看来做了许多坏事),被所长、队长称为骨干,七个月零十天被解教回家,回来后,开始还好,到后来心性就越来越不好,总是心发焦,这时九岁的女儿(小弟子),她常惹我发火。我忍耐不住就打孩子,可是每次打完孩子,我的手就痛,这时我也觉得打孩子不对,可是总守不住心性。

我找了一份工作,在美容院,在工作中我发现,顾客说话我的大脑反应不过来,更可怕的是大脑反应迟钝,对方说话我接不上话,甚至与家人说话也常说反话,丈夫常提醒我,这时我开始向内找,反问自己,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呀?大法是开智开慧的,可自己的智力怎么下降了呢?并且严重守不住心性,心情很焦虑,这怎么了?难道是自己的路走错了?这时,同修送来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当时还很固执,没看,拿给小弟和丈夫看(我邪悟后把他俩也劝转化了),他们看后都明白转化是错了,就来劝我,我自以为是的说,你们不要逼我,我是从法理上认识的,如果我错了,我也一定要在法理上明明白白的认清了,再回头。

捧起家里唯一的一本《转法轮》静下心来,当看到十多页时,自己突然的眼前一阵黑,忽悠一下子掉到地狱里去了,眼看要掉到底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一只大手一下就把我抓起,就象抓小鸡一样的将我提了起来,这时,我眼前一亮。就在这几秒钟,我清清楚楚的意识到,自己全都错了!我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天旋地转,极大的痛悔,使我无法忍住悔恨的泪水,只有一念:这下完了,一切都完了!我深深的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糊涂?这么好的大法、这么慈悲的师父,在我嘴里竟能说出诋毁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我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真的不想活了,小弟和丈夫都来劝我,说:“咱们重新做好!”我冷静了下来,开始学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我想既然让我这时明白,我一定有弥补的机会,抓紧做好!

我认认真真的写了一个严正声明,坚决紧跟师父,堂堂正正的助师正法到最后!我再一次向师父发下了誓愿。

可是,我已有两年多没有学法了,再捧起《转法轮》来学,自身的思想业力与旧势力的黑手等疯狂干扰,我看不進去法,我把水盆、毛巾放在身边,只要闭上眼睛就洗脸,几次就冲过去了,我们按师父教导做好三件事,我开始发正念,师父已将我的天目打开,我清楚的看到我的空间场有四分之一,象屹立的山峰一样的黑色物质,当我念正法口诀时,这座黑色的山峰就象冰山被太阳溶化了一样,一层层的化掉了,这时再看空间场里,一片清亮,也扩大了许多,从这时起我的大脑瞬间又恢复记忆,并且以后记事记忆力更强了!

邪悟刚明白过来时,怕心很重,也觉得很弱,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都是丈夫带我出去,有一次在一楼口贴不干胶,因为怕一下子贴倒了,这时师父又给我打过来一个画面,我用天目看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向我微笑,我一下子没了怕,顺利的将包里的所有资料做完。

后来身边的同修先后被绑架,我问自己还能不能走下去?当我回想起师父从地狱里,再一次将我捞起时,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生命的永远,我还有什么理由选择自己要做什么呢?咬紧牙,横下心来,放下生死,按照师父安排的路无条件的同化大法,每当我遇到艰难险阻时,我都不时的回想起那惊心的一幕,激励我放下生死,从而顺利的走过了一关又一关,几年来,我的每一步的提高都浸透了师父的心血,师父的时时呵护,使我不时的流下感恩的泪水,想说的话太多了,今天只想对和我有类似经历而至今还没转变过来的昔日同修说上一句:赶快醒悟过来吧!不要固守自己那邪悟的、错误的一念不放,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向内找,无条件的同化大法,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多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层次有限,不当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