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庄河市大法弟子陈原增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辽宁省庄河市大法弟子陈原增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陈原增,五十九岁,家住辽宁庄河市青堆子镇牌坊村,九八年修大法。

陈原增修炼大法之前患肝硬化腹水,曾住院治疗,医药费花去几万元,最后医生告诉家人回去“准备后事”。修大法后,他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陈原增家遭到青堆子镇边防哨所和青堆子镇派出所的无数次抄家。二零零一年陈原增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回到当地后,被青堆子派出所和哨所敲诈近七千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被哨所绑架到庄河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因肝硬化腹水复发才被放回。回家后学法炼功身体又很快恢复。

二零零六年腊月初八,陈原增、都兴千在青堆子镇小核房村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镇恶警将他绑架到庄河看守所迫害。不久老陈肝硬化腹水再次复发,严重到连路都走不了。看守所每顿吃的就是一个窝窝头和萝卜汤,一点油都没有。老陈的身体出现严重病症,肝、胃疼痛难忍。他要求检查身体。看守所的恶警狱医因为给大法弟子强制灌食辣椒面被曝光过,他邪恶的说“炼法轮功的我不管”。老陈病成这样,牢头狱霸牛大朋还因老陈不穿号服而毒打他。

一个月后陈原增被送往大连教养院继续迫害。他被关在严管队。大队长姓王。每天只准洗脸(还有时间限制),不准洗衣服,由于卫生条件非常不好,棉被和内衣上到处都是虱子。老陈被迫害的不能走路,更是干不了活。恶警吕大队长邪恶的说“我一脚踢死你这个老东西”。老陈住的监舍只有八个单人床,却要睡二十人以上。由于身体不能活动,老陈的胸骨被挤压的裂纹。老陈要求保外就医,王大队说要经过上级批准,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之后,严管队将他分到八大队。八大队的队长去严管队看了几次,看老陈身体很不好,怕承担责任不敢要。三个月后,老陈身体有点好转,王大队告诉八大队队长说老陈身体已经好了,你们接走吧。就这样老陈被带到八大队继续遭受迫害。他每天被关在小号里,由两个犯人轮流看着。他们逼他坐马扎,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半,吃饭时间也得坐着不准站起来。几天后老陈又被迫害的不能走路,肝硬化又犯了,眼睛看不见东西,牙齿全都松动了。

老陈要求到医院检查身体,恶警却说“没事,坐不坏”。经老陈的一再要求,恶警见老陈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八大队恶警韩队长才把老陈的五百元钱拿去给老陈检查身体。恶警怕别人知道他们的恶行,没有到规定的医院去,而是去恶警韩队长的同学那里检查。当医生看到片子时说好长时间没看到这样的病人了。恶警知道老陈的病情很重,就是不让老陈见医生。最后走时医生对他谎称没有事,四个加号,肝不太好,养养就好了。又说叫家里寄些钱买点吃的补养补养,没给开一片药。老陈的五百元钱只剩下三十元了。回来后他们只是把老陈从小号里放出来。

直到现在,老陈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大连教养院毫无人性的始终不让老陈和家人见面。

与老陈同时被非法抓捕的都兴千被送往马三家迫害。详情待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