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在生命垂危绝望中有幸得法获新生的。我主要谈一下我们在二零零二年时怎样被迫流离失所,又是怎样在二零零四年堂堂正正回到正法洪流中的。

一,绝望中获新生

我从小是在挨饿和体弱多病中长大。参加工作后生活有所好转,但随着年龄增长疾病越来越多:肺结核、胃下垂、胃炎、头疼、头晕、神经衰弱,真是苦不堪言。

寻找健身之法,求得强身健体,成了我一生中苦苦追求的目标。

天赐良机,我从一九八七年由山区调到市里,工作单位又是负责公费医疗工作的。既有了学习强身健体的气功和太极拳的条件,又有了全额报销医药费的方便。先后学炼气功十多种,不行就改学太极拳,练拳期间一次重感冒住院后,从此病魔缠身再也没有力气到公园去打拳。治病可真有优越条件,国产药、進口药、新特药,就连自费药也可以用,并全额报销。可以说是好药用遍,就是不见好转。最后神汉巫婆、神医神药也找了,著名阴阳先生也请了,全不管用。

我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后来竟发展到一口干粮都不能吃了,只能靠每顿饭喝半碗八珍糊或黑芝麻糊维持生命。每天白天超过一半以上时间躺在床上,快成卧床不起的病人了。此时预感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真是阴云密布,死亡的恐怖时时向我袭来!还有法子吗?已经到了无法可想无药能医的地步!

就在这绝望的关键时刻,有幸喜得大法,身体从此奇迹般好起来。大法使我在绝望中获得新生。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被迫流离失所

我夫妻得法后为了向山区老家洪法,先后两次在我们老家吃住一个星期,学法教功培养辅导员。当时老家有一百多人得法,至今仍有二、三十人还坚持修炼,他们建立起了资料点,讲清着真相,证实着大法。

我们参加了“四二五”万人上访。“七二零”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喊出:“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次。

令我至今痛悔的是,在高压下,我写过所谓的“保证书”,也曾出卖过同修。

“七二零”以后由于各种原因我俩被县列为重点排名一、二号。“十六”大前夕单位领导奉“六一零”指示叫我们填××表,写××书。我们拒绝了单位的要求,来到儿子家,叫儿子到单位作了解释。单位当时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几天后,在“十六”大前两天的那个上午,突然接到一个知情的好心人打来电话,说局领导今天上午要去找你们来局里和“六一零”见面(后来得知,见面就会马上送省洗脑班)。因为该市前两天刚刚发生过这样受骗被绑架的先例,所以我们商定:回避见面,只电话联系。

老伴因放不下“情”,中午又返回去了。中午局里来了三个人,见我不在家,只说了声下午都到局里去见面就走了。下午我主动和局主管领导通了电话说不去见面,谁要求见面我就和谁要电话,他也答应了。没想到晚上七点来钟,突然来了六、七个人(后来增加到十几个人)闯入家中强迫老伴带路驱车来到我住处企图绑架我们。幸亏跟随老伴的人好心相助,没有進屋。才把它们挡在门外。

老伴见我就说:车已开到外边了,快上车吧!没法了,领导都说只是见个面,不一定真有事吧!”我说:“你好糊涂呀!只见见面来那么多人干什么?什么没法了!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师父和众神能没有办法吗?”我接着回忆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一段法:“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这时老伴好象有点明白过来了,不再催我上车了。我继续说,我们商定回避见面,为什么又返回去了呢?要向内找看什么心还没有放下。现在是单位领导把你骗了,你仔细想想,如果是“六一零”能骗了你吗?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和领导之间有一种工作关系形成的工作之情。也是师父在《转法轮》讲到的“感情”和“友情”。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你今天的上当受骗是因为你没有跳出“工作之情”,在这种常人之心的带动下,失去了理智。忘记了单位领导执行的是“六一零”的指示和命令。它们是串通一气,一个鼻孔出气的。我们今天要跟它们走了,就是配合了邪恶。那么师父和众神真就干急没办法了。只要不跟它们走就有闯出的希望。

这时老伴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待他心态稳定,我们双双坐下发正念。敲门声,喊话声不断,发正念不停。过了一段时间,外边慢慢都静了下来。我们也停下来,老伴说:“这是一楼,我见南边有个小院,去看看有没有出口。”我一听太高兴了,马上去看,小院外墙并不高,准备了一下后,翻墙而过,闯了出来。

三,一个深刻的教训

我们在流离失所期间,“六一零”曾先后两次采取行动,企图绑架我们。虽然在师父呵护下两次都有惊无险,邪恶未能得逞,但是,第一次闯出途中,老伴不慎肩膀被摔成粉碎性骨折,给修炼带来很多困难,造成很大损失;第二次使我们不得不离开城市来到农村,使修炼之路更加艰难。

追其原因,经多方面证实,这两次绑架行动竟然都是自己的家人给邪恶之徒送信,带路。这使我们很是震惊!对带路之人的怨恨之心随继而生。转念又一想马上意识到不对!大法弟子遇到问题只能无条件“向内找”,“修自己”,怎么能怨别人呢?冷静下来回忆起在家时对此人讲真相,就没有讲到位。因她受恶党教育中毒太深,一提“法轮功”三个字就非常反感,无奈之下往后推,想找机会再谈。找到机会谈不成功,就继续往后推。就这样一次次敷衍过去了。才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这是深刻的教训!再看看我们身边的一位同修,这方面做的就很好。她一家三口,另外两口是不修炼的常人,不但对她非常理解和支持,并且还帮着她做证实法的事。

《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师父说:“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按照师父这段讲法要求开创好家庭修炼环境,对于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多么的重要啊!

两次风波过后,我们下决心静下心来好好学法向内找,想尽快提高上来。过程中找到了怕心、亲情、私心、正念不强、三件事做的不好等等。切磋中老伴再一次提出:我们一定要回家,不能再这样东躲西藏下去了。我说:“回家?我现在就想回家!可能吗?现在紧藏慢藏,稍有不慎还有被绑架的危险呢!回家不等于是自投罗网吗?你这种想法是否有点幼稚!”“什么幼稚?回家是不是正念?大法弟子该不该流离失所?”一句话把我问住了。老伴接着问:既然是正念,为什么说回家是不可能的呢?固然马上回家是不可能的,但只要我们努力总有一天会如愿的。不要忘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老伴的一席话一下点醒了我。向内找自己,终于明白了:在当前这严峻形势面前,被眼前的表面假相迷惑了,被人的心、人的理挡住了自己的正念出不来,如果我这种思想不改变,师父的“回天力”就很难在我身上展现出来,流离失所的状态也就不可能发生改变。

思想认识统一后马上开始行动,采取的方式是写信和打电话。不断的给子女和单位领导打电话讲真相。一年以后家庭环境和工作单位的环境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首先是对法轮功态度比较狠毒的局长调走了,新调来的局长比较善良,对法轮功的态度也比较好;子女们也有了根本的转变,不但对我们修炼表示理解和支持,还主动一次又一次找局领导面对面交谈和用书信方式索要已扣发我们两年的工资。在二零零四年年底,经过子女们和亲朋好友的共同努力和从各方面的周旋,一个满意的结果出来了:××书不用写了,连开始叫子女代写的××书也免了。堂堂正正回家,工资照发,已扣工资全部退还。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