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九日】前一段时间,我当地六名同修被邪恶绑架,我和大家一起整体配合营救同修,发正念、揭露邪恶。有一次早上出去,看见常人家门口外放着几本真相资料,这里我想说:我们一定要珍惜每一份真相资料,真相资料来之不易,发放的时候一定要纯净心态放好每一份真相资料,避免损失。

慈悲的师尊用巨大的付出为我们开创了这万古正法修炼的机缘,我们千万要珍惜,不要懈怠,不要执著安逸而失去这千万年的等待。有的同修还没有跳出家庭的小圈子走出来,该清醒了。我们要听师父的话,真正做到“越最后越精進”,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真正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得法的,回顾这八年来修炼历程,要写的东西太多了,今天只把一部份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特别是与还没有跳出家庭小圈子的同修交流。

我是通过我弟妹得法的。有一天弟妹回我娘家,我也去了,弟妹说:三姐炼法轮功吧,你看我腰都好了。我说我早就想炼,每天看公园、电影院门前都有炼的。第二天,我到了弟妹家,她高兴的教了我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学了两遍,我就拿着书迫不及待回家了,到家一口气读到很晚,书中的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我。看书的过程中,眼睛往里抠着疼,以前有病的地方往出返,心脏、胃都有反映,两个小时去了七次厕所,半天过去了和正常人一样,使我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

从此以后,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以前我喝酒、抽烟、麻将、上舞厅、唱卡拉OK什么都会,平时和丈夫干仗,得大法后这些不好的行为习惯全去掉了。丈夫受恶党无神论的毒害,当我修炼了他就开始干扰我,那时我学法炼功风雨不误,下班晚了我就直接到学法点学法,学完再回家,不等進家门丈夫屋里就骂上了,我想我是炼功人不和常人一样。有一天下班太晚,晚上炼功,我没放录音带,我知道他的脾气,他会把录音带毁了,我正在打坐,他过来往我脸上吐唾沫、吐痰,往我腿上、胳膊上抹鼻涕。我想不管你怎样对我,我一定要坚持过这一关,常人还讲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是大法修炼者。想到这,身体定住了,我的身体轻飘飘的。

我实实在在接触到另外空间,让我更加精進。我要把平时家里的活干完,别让丈夫挑毛病,一定要修炼下去。我一看到点学法了,我前边走,他在后边骂,我不和他动气,我能炼功学法就行,学完法回来,丈夫又开骂。我说:你累不累,我给你倒杯水。他说:我把你腿打断,看你还炼不炼。我说:“我们师父讲的法说,忍不是懦弱,那是意志坚强的体现,是大忍之心的体现。”他不说话了。

在单位里常人争名夺利,干活挑挑拣拣,有一次,给植物喷农药,常人都去挑好用的喷雾器,只剩下一个不好使又漏的,领导把我数落了一顿,说干的慢,磨磨蹭蹭的。我说:我这个坏了,不好使,我也想多打点药。领导接过喷雾器一看说:“确实不能用,看你后背湿的,快换换衣服吧。”第二天在地里干活,鼻子出血,还像得了脑血栓的症状,腿不好使,想走就一拖一拖的,走急了还摔跟头。等我干完活到家,丈夫坐那看电视,我赶快做饭,他说天天这么晚回来,我说就这样的工作没办法,他说你腿咋的了,叫人给打了,就你这样还去炼功?我说活都能干,炼功也能炼。晚上做了一个梦,我睡觉睡得好香,有人拿了一片药一下打到我嘴里,当时我咳嗽的往外吐,我坐了起来。这都是师父考验我,看我能不能把它当成病。我守住心性,顺其自然,脑血栓的症状十来天就过去了,单位人说看你那样别来上班了,我说不行,我不比别人干的少,只是慢点。

炼功前,我的执著心很重,看谁穿的好就羡慕,白天晚上想一定要买回来。有一天到市场上买衣服,下楼时发现多要了我十块钱,想回去找,这时想起师父讲的法“去执著心”,当时恨自己:这不是去你的执著心么,看你还买不买了,这么大的执著心,不得去么。有一次,梦中和一个小女孩在一起,小女孩擦口红,我也想擦,师父说:“都给净化身体了,你还往身体里弄”,当时我这个脸不知往哪藏好。这都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放下执著心,从那以后我去掉了许多执著。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污蔑师父,毒害世人。丈夫说你别炼了,再炼牵连咱家某某人,还有亲戚。我说我不会牵连你们。他说你给我滚,这个家都是我的。我说我没功劳还有苦劳,在这个家十七、八年。

在单位里,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连续三年评上劳模,有人就妒嫉的不行,搬弄是非,合起来整我,天天骂:你这个溜须拍马的,你想当官当不上,不让你炼法轮功了,你别想在这干下去了,你快滚吧,叫单位开除你。几个人在那嘲笑我,我说你说的不算。他们说你丈夫怎么要你这个炼法轮功的,告诉他不要你了,和你离婚,你不离我们帮忙,打死你,今年的劳模我当定了,气死你,气死你。我笑了。他们说我傻了,我说你们活的累不累,我没有争名夺利的心,我这个劳模不当了给你们行了吧。

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说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在家做一个贤妻良母,在单位兢兢业业工作,在社会上做一个高尚的人,修真、善、忍没错。领导说:那你就在家炼吧,我说谢谢。当地派出所经常打电话干扰我,公安局上单位抓了我两趟,领导说这个人在单位表现很好,工作干的也很好,她今天不上班,她家里人住院了。一天,派出所给我家打电话找我,我说你咋知道我家电话号,他说,你们炼功点翻出书来了,还有炼功带,电话号码是从哪来的,你写个保证书。我说没啥可写的,我们都在做好人,就把电话挂了。

有一天,丈夫接电话说找我的,我没在家,等我回来,他上来就踢了我一脚说,“把你的东西都拿走”,还连推带打的。我走出家门,眼泪不停的往外流,心想修炼好苦啊。想起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大根器之人,说韩信受辱于胯下,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但他毕竟是一个常人,我还是一个修炼人。想到这,心明亮起来,一身轻。因我没有钱,在娘家住了半个月,后来丈夫和他的同学来请我回家,我说做人要分好坏,善恶,不管你怎么对我,单位要不要我,亲戚怕牵连,我全能放下,我有师尊、有大法在管我。

回家第二天,派出所六人找到我家,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丈夫说她不炼了,我说我不做坏事做好事,我不写。他们这个说叫我写,那个说叫我写,我那时脑子一片空白,想不起来师父讲的法,只听他们说写、写、写的,说到点做饭了,快写,丈夫过来打我叫我写,他们说别打,写一句话就行,说不炼法轮功了。我想叫写不算数,我还炼,就写了一句不炼法轮功了,让他们别来骚扰我了(给自己的修路上留下了污点)。过了一段时间,有位同修来找我,问我你写保证书了吗?我说写了一句不炼法轮功了,我还炼。同修说那不行,叫你写你就写,你受益了,把师父给忘了。我难过的哭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我写的保证作废,走好以后的路。

有一个阶段,因失去集体修炼的环境,自己慢慢的懈怠了,看电视,听歌,别人叫出去玩就去,动常人心,有一次心里不平衡还因为钱和丈夫干了起来。连续两天晚上做了两个梦,我一下悟到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这一个阶段不精進,让我不能懈怠,赶紧跟上正法進程。

我从家里走出来,找同修切磋,要资料,讲真相救度世人。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想偏远农村没有真相资料,我要到那里去发资料,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小青沟有个地方叫三道岔、四道岔、五道岔,那里人家少,交通不便,我得从远处往回发,这时候我有点睡意,看见一个我从五道岔骑着大山一瞬间就站在我面前,我想一定到这些地方去发资料。到了那里很顺利的往回发完了真相资料,又把带的不干胶贴到路边的大石头上,很顺利的搭上了车,在晚饭前回到了家。

由于自己层次有限,诚恳的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