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我这几年的修炼过程,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没有大的事迹,只是如和风细雨一般轻柔而长久的滋润着我生活的这方土地,救度着这里与我有缘的一切众生。几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直比较平稳的做着。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是:就怕自己不想做,只要自己想做,师尊会无条件帮我,我想救谁,师尊就会把人带到我身边,而且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我们都要找自己,问题的根一定在我们自己身上,是我们自己与宇宙特性拧着劲,一旦找到根,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我就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前一段时间,丈夫看了一些算命的书,回来就对我说三道四,甚至强拉着我的手要给我看,我没配合他,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不好的因素,而且把师父的法背给他听,可他还是不改。我就找啊找,自己到底哪里不正才导致的呢?直到有一天读法时,脑子突然闪出一念:现在的人把“八”的读音都读成“发”。我突然清醒了,原来是我自己一直没认识到,是我对这些东西没从根本上否定,放纵了这一念,也就等于在要它,所以它就要干扰我。于是我发正念彻底解体,清除我空间场中的这些因素,认识到之后,丈夫也不提了,好象从来不记得这事一样。

还有一次,我叫孩子做什么,孩子说:“你得给我买好吃的,要不我不听你话。”接连好几天,一直这一腔调,我就有点生气,可是又一想,修炼没有偶然的事啊,一定是我自己哪做的不够。一直找了好几天,最后我突然想到:自己教育孩子时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你得乖,别捣乱,妈妈给你买好吃的。”这不和孩子的话一样吗?做好人是没有条件的。我应该用法理去教育孩子,而不是用好处去引诱他。我们修炼不也如此吗?大法给你好处你修,大法遭难就不修了吗?“有的人想:我病好了,我就修炼。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转法轮》)我明白了,悟到了,孩子的行为也归正了。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陆大法弟子,现在我将自己十年的修炼过程做一个总结,希望能和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如果有写的不正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得法、進京证实法

我虽然得法较早,第一遍《转法轮》将近一年还没读完,真正学法修心、天天炼功是从九八年开始的,那时的我比较精進,觉的自己每天都在突飞猛進,心性提高也很快。我曾遇过两次车祸,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我都平安无事。第一次是在得法仅几天,我被一货车撞出十几米,车灯被撞碎,可我连皮都没破。第二次是在九九年冬天,我被一小轿车撞飞二十几米,当时感觉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车子都扁了但我毫发未损。

二零零零年,我两次進京证实法、护法。第一次,由于自己的心不纯,有不去怕圆满不了的私心,结果没去成,还遭恶人举报被抓(此人已遭报)。但当晚就回家了,因为我被抓后胳膊、腿都不能动,而且全身就象充满了电流一样呼呼流动,谁要一碰就会有被电的感觉,因此被放回家。第二次進京自己心态很纯,觉的進京证实法、护法是自己应该做的,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这么好的大法遭迫害,这么好的师父蒙受不白之冤,身为弟子的我应该去说一句公道话,说一句真话。我感觉自己全身都被能量罩着,在当时我们当地盘查很紧的情况下,我顺利到了北京;而且在途中,慈悲的师父又安排我与外地同修相遇。在北京,本来我与这位同修想去天安门城楼上打横幅,于是我买了两张票,本来票在我手里好好的,可到了安检那里,两张票突然只剩一张,其中一张不翼而飞,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丢了,可到了安检时我才明白,原来慈悲的师父又保护了弟子一次。邪党安检非常严,除仪器外,男女各有恶警搜身。后来,我与同修趁着有外国旅行团摄像之机,我们打开了真相横幅。很快恶警发现了,把横幅夺走了。几个恶警过来拖我们。我一边挣脱一边想:没有横幅怎么办?对了喊吧!把要说的话都喊出来。于是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

那些恶警吓坏了,其中两人要捂我的嘴,一边嚷:不要喊,不要喊。可是他的手怎么也捂不到我嘴上。我就这样喊了一路,直到被拖上警车。后来,我与那位同修分开了,我在北京辗转了好几个地方。先是被关到了广场分局的地下室。在那里,我看到了好几百名同修,我们一起背法,背《洪吟》,那纯净的正念之场震撼着整个宇宙。后来我又被关到了看守所,在那里,我看到有的同修被打的浑身是血,可仍然坚持炼功。

在看守所的日子里,我们向能接触到的一切人都讲:大法好,法轮功是冤枉的。我们纯净的心感动了那里的很多犯人。其中有的可以走动的犯人甚至还偷偷给我们炒菜,偷偷送進来让我们快吃。当我们炼功时,他们就把门上的小板放下来,站在外面给我们看着。有的犯人还把地址留给了我们,对我们说:“我们知道法轮功好,你们都是好人,等我们出去了,我们也学。”

再后来,我又被送到了信访局。那时悟性太差了,其实师尊多次点化,我却始终不悟。在信访局我的手铐曾自动脱落,我却没走。我被非法拘留了,后来又被单位接回强行洗脑。我的正念上来了:我们是好人,又没违法犯罪,为什么要让坏人这么迫害我们呢?于是我就趁着看我的人睡觉时跑出去了。最终在我流离失所时,遭亲人的举报,没放下情的执著被干扰,我掉队一年之久,而且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但是在心中,我仍然坚持大法好,坚持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就是仅存的这一点点正念,使我平安度过了一个生死关,师尊又救了我一次。那时在我掉队期间,我有了小孩,生下孩子后发生大流血,却查不到伤口。就在生死攸关之间,我脑中闪过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啊!我不能把命丢在这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做,还有许多人我没告诉他们大法好呢。这一念一出,事情马上向好的方向转化,伤口找到了,血库也调来了血,本来要出差的主任医师也没出差,刚好来给我做手术,据说这样的伤口缝合术,在我们那只有这位医生能做。

师尊真的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的生命哪!师尊不曾嫌弃过任何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啊!哪怕你曾走过弯路,哪怕你曾做过多么不好的事,只要你心里还有师父,只要你还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关键时刻,师尊真的就会救你,就怕你想不起来。师恩浩荡啊!用尽人间一切语言都形容不了,我现在真的明白了:一个大法弟子一旦跟不上正法進程,一旦掉队,旧势力真是想方设法的想毁了你。只有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心中装着法,时时刻刻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你就时时刻刻都溶在法中,你就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法的威力自然而然就会显现出来,圆容不灭,金刚不破。谁能动了你呢?谁能迫害的了你呢?谁也不能!

学法修自己 归正家庭修炼环境

由于被单位非法开除,我失去了工作,丈夫由开始的支持而变成了反对,暴躁、易怒动不动开口就骂,有时还动手。一开始我只是默默忍受,用人的观念认为他也不容易,整天跟着我担惊受怕的。看见我学法炼功,他就发脾气;我发正念,他用扫地笤帚打我的脸。还有一次,他拿着《转法轮》要到公安局举报我。我追上了他,在心中求师尊加持,一定要把大法书拿回来。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我把大法书夺了回来,可是《转法轮》中师尊的照片在我们两个的争夺中撕了一点。我很心疼,流着泪把照片粘好了。我对丈夫说:“我没做任何坏事,我只是要做个好人,你不但不支持我还要举报我,我才不象以前那样你叫我去哪我就去哪。你前脚走,我也走,我决不能任由你们迫害。”说着,我换好了衣服,抱起了孩子。丈夫一看我说真的,他反而不动了。过后他问我:“你怎么学‘精’了呢?”我说:“不是学精了,是明白法理了。大法弟子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是救人来了。”

现在我明白了,丈夫之所以会那样,完全是邪恶因素操控造成的,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要正一切不正的,包括家庭在内,我应该归正丈夫的行为,而不是逆来顺受,这才是对丈夫的真正慈悲。师父在《四中全会不是修炼人应该执著的》一文的评语中说过:“因为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存在,是为大法弟子修炼而存在。无论是正的还是邪的,它们只能根据大法的需要而动。”于是,我连着好几天对着丈夫发正念,清理它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在这关键的历史时刻,让他明白的一面起主要作用,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接着我又找他好好谈了一次,指出他的许多不好的行为,因为当时我心态比较祥和,也没有恨他的念头,所以丈夫真的听進去了。

由于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家庭环境也变的好多了,经济条件也强多了,丈夫由原来的每月二三百元的收入到现在的千元收入,丈夫也看了《九评共产党》并退了队。而且在丈夫工作调动时,我还经过了一次小小的修炼过程。由于收入太低,丈夫想调一个好的单位。一开始,我觉的应该随其自然,丈夫想怎么做就让他去做,我并不管。于是丈夫拉关系、找领导、请客送礼、什么招都使了还是不成。我还不悟,最后人家说:“你老婆是炼法轮功的,领导说了炼法轮功的家属不要,找谁也没用,谁也办不了。”我猛然惊醒了,是啊,谁能管得了大法弟子的事呢?谁配管大法弟子的事呢?我的正念哪去了?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怎么能去指望常人呢?大法弟子虽不求世间得失,可至少应该有个衣食无忧的生活,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吧?总不能一边要饭一边救人吧?连吃饭都成问题了那一定是旧势力的迫害。于是我发正念:彻底解体清除背后的一切邪恶,调动必成。结果正念一出,观念一转,工作调成。

反迫害 破除旧势力安排

我曾两次進京当时单位将我非法开除,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程序,而且单位欠我的工资奖金有几千元,一分没给。我曾多次找单位领导恢复公职,还清欠款均没有结果,他们甚至说什么:你要不服可以去告,我看谁给你办。当时我觉的无可奈何,心想:等以后再说吧,等法正过来什么都解决了。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2005年冬天,过去的同事通知我说单位恐怕要垮了,同事都在要钱呢,你也赶快来吧!我一听才感觉到紧迫,当时我的一念并不是怕我的钱没了,却想着万一单位真垮了,我没给单位曾迫害我的人补偿的机会,那么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将来也许会让他们失去未来,我应该去救他们,虽然名义上是要钱,解决工作,可实际上真的在给他们从新选择的机会,是在救度他们。

想到这一点,我通知了所有认识的同修,请他们帮我发正念:解体清除我单位的一切邪恶因素,而且我自己也加紧学法、发正念并且请师尊慈悲加持。第二天我就去了,找领导谈恢复公职,和还清欠款。领导说:“解决工作不可能,还钱?开会研究研究。”当时给我的感觉很难,可是难也得做啊。于是我调整自己的心态,一次一次去找。刚开始,说因为我两次進京,单位为了接我花了不少钱,单位准备将费用摊给我一部份,从欠我的钱中扣出。当时我就想:大法弟子的钱是用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是为了生活用的,可不是给邪恶的,谁都拿不走大法弟子一分钱,去北京是为了证实法、护法,是一件最好的事,最神圣的事。我们不但不应受到不公正待遇,反而应得到世人的尊重,那个费用不该我出。于是我就给单位部份领导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不要觉的自己迫害了大法弟子没事,以后会遭报应的。

在我们大法弟子整体正念的威力和师尊慈悲加持下,又通过我不断的讲真相,单位最后决定:欠我的钱全部还给我,一分不扣。在这次我们整体反迫害,破除旧势力安排的过程中,发生的几件小事很令我震动:

(一)一会计说要扣我的钱,当天晚上回家就牙疼。
(二)如果哪一次去我心不纯,只是为了要钱,忘了讲真相,那么我找的每一个人态度都不好,冷言冷语不给你办事。
(三)如果我去的时候不是想着要钱,而是心怀慈悲的去讲真相、救众生,虽然讲了一上午只讲明白一个人,可回头再找人办事,我说啥,那人干啥。
(四)当我单独对着某人发正念,此人不敢和我单独相处。

当然,通过这件事情,我也有不少人心反映出来,让我及时认识到并且去掉了,但是恢复公职还没解决好,可能是自己心性还不到位吧,所以环境才没彻底归正过来。

我们大家现在都知道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可是那不是嘴上说说就行了的,是从平时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扎扎实实修出来的。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前后,当地恶人利用上门骚扰、非法强迫签字、非法抓捕等邪恶手段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同修说:“等邪恶来了,我就给它们讲真相。”有的同修说:“等邪恶来了,我就不开门,不能让它们为所欲为。”我说:“它们来不了,我们应该把它们彻底解体、灭尽,它们不配检验任何一个大法弟子。”表面上,这些同修都在否定旧势力(当然我不是指责这些同修),可是我觉的这些同修还是没能彻底否定,还是陷在旧势力的框框当中去否定旧势力。为什么要等邪恶来呢?邪恶配来吗?邪恶敢来吗?真相平时就可以讲,我们的门在任何时候都有开关的权利。我们修的是宇宙无边大法,这旧穹体的一切一切,不管一个生命层次多高,他都是这法造就的,他都需要同化这部法才能進入新的宇宙,否则,它将随着历史而成为过去,它怎么还有资格来检验检验这部法呢?它怎么还有资格检验修这部法的弟子呢?谁也不配,多高层次也不配,更不要说世上的恶人了。若是我们整体大法弟子都这样想,那是多强大的正念之场啊,那些邪恶又怎能生存至今呢?我们的正念不足在不同程度上承认了邪恶的存在。师父在《三言两语:好人》一文的评语中说过:“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证实法,救度众生

这几年,我一直坚持着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一般是采取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来救度众生,讲完了,顺便递上真相资料,相信的再送给他一张护身符。买菜,买东西,带小孩上街,走亲戚,坐车,生活中的一切事情都是我讲真相的机会,所遇到的一切人也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

对小孩和年岁大没上学的老人,我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年轻人,我告诉他们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劝他们三退保平安。讲的过程中,我都是先发正念清理此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敬请师尊慈悲加持。我讲过的人,多数都能三退。对于讲退了的人,我就再告诉他:光你自己得救了还不行,你还有那么多亲朋好友呢,回去也跟他们讲一讲,让他们也退了吧,这是你自己在救你自己家人呢。光靠我们一个人,一张嘴,这么多的人,我们是讲不过来的,你们相信了再去救别人,那得救的人将会越来越多,我们不希望任何一个好人落下。最后我再叮嘱他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的人往往都会很感动,连连答应。就是有讲不退的,我也不放弃,就对他说:我今天给你讲的这些都是为你好,你回家好好想想,如果再有人给你讲,你千万别再错过了。那人看到我的诚恳,也可能感受到了我的慈悲,虽没退但最后还是说谢谢你了。

当然了,我做的还很不够,距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与精進的同修相比也还差不少,帮助其他同修方面做的还不够,宽容心不够,不过,我并不灰心,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会做好,一定是越来越好,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师父,我们有大法,我们是与师尊正法同在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要我们好好学法,并且用源于法中的正念,神念来做好每一件事,我们一定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直至最后圆满功成。

回顾这几年的修炼路程,我从走的跟头把式的一直到今天能够走的这么稳当,处处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与点化,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我走不到今天,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师恩浩荡,我无以为报,唯有正念正行,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精進不停,才是唯一能令师尊欣慰的吧!同修们,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