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中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又到过年了,回想起二零零零年的大年初一,我们三人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年初二,被地方公安非法押回,因过年期间各个单位都放假。就把我们关到派出所的小号,小号又湿又冷,户外下着大雪,面北的窗户又坏了,呼呼灌着寒风,小号里只有一个铁椅子,我们用炼功保持身体的温暖,从北京回来已经四天三夜没有吃上东西了,但我们都有同感,每一次民警们吃饭,刚把碗端上,我们在小号隔着窗子能看见,就能闻到饭香味,虽然我们没有吃,可胃里也都有了吃饱的感觉,老是打饱嗝,顿时不觉饿了,我们知道是大法的神奇,是慈悲的师父呵护着我们。

在看守所里,我们根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是不配合邪恶,不背监规,也不干狱警安排的活,我们就是不厌其烦的与身边的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每天都是早晨四点起来炼功,白天就学法,有一天早上,我们由于疲劳睡过了,有个值夜班的老狱警,趴在我们铁门的小窗口悄悄地叫醒我道:都四点半了,怎么今天还没起来炼功呀?我急忙坐起来并叫醒了同室的其他功友。当时我就想到,这是大法的威力使这个老狱警的生命得救了。

看守所有个姓林的专门管强化教育的狱警指导员最邪恶,经常编一些邪恶的歌曲让所有的犯人又唱又跳,他用来向上邀功,我给他讲了几次真相,还是听不進去,一天从北京刚押送来一名法轮功学员,关進我们住的监室,她绝食已经七天,滴水未進,身体非常虚弱,可林某第二天一大早,就带了两个狱警,和一个所谓的狱医,端了半碗浑浆浆的水,要给她强行灌肠。我忙站出来大喝一声:你们谁也不能动她!我这一声把他们几个吓得倒退了一米多远,站到那里不会动了,(后来别人说我的声音象炸雷一样有力)我说,她都这样垂危了,经不起你们这样折磨,出了人命你们就好了?再说这点脏水也救不了她的命。林某后来反过神来对我威胁说:没有你的事,不要多管闲事。我严肃的说道:她是大法弟子,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我们师父说过她的事也是我们的事!狱警不敢再给她灌了,出去又换了半碗奶粉,端進来命令监室的犯人给她灌,因为人们都害怕林某,我对室内人说,你们才不能帮这个忙,林某都不敢担风险,你们出了问题就是死罪了,就这句话,吓的室内的谁也不敢再动手了。林某气狠狠的念着我的名字说饶不了我,就慌忙逃走(不久林某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全身上下蹿着痛,喊爹叫娘,医院都没有办法控制,他明白了是报应,最后专门找我们求救,我们对他说只有向师父求饶,才管用,以后要善待大法,结果他虔诚悔过后病就好了,使他不得不信)。下午看守所就把这个垂危同修释放了,真是师父说的那样,“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

我们信师信法,正念强,还出现了许多神奇的事:

上边给看守所拨下来一台新式刑具,想用电刑折磨我们,狱警专挑瘦小的法轮功学员做实验,把我们监室的小莲拉了出去,给她绑上两只手腕,开始通电,见不起作用,恶警就加大马力紧摇手柄,问她是否难受?因小莲当时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就说没什么感觉,恶警们就嘀咕说可能机子失灵了,也许上边给的是个坏机子。这时有一个恶警还不服气,就把电线绑在自己手腕上,让别人刚通上电,就听他一声尖叫,倒在地上,缩着一团。当时在场的所有的狱警都看傻了眼,连声说法轮功真是都有神保护,后来那个刑具再也没人敢使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