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修炼路坚定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非常高兴有这次机会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八年来修炼中的一点心得体会。

(一)寻寻觅觅,终得正法真道

一九九三年的夏天,正值初中二年级的暑假,我偶然看到了一本书,是日本某个作家解释诺查丹马斯大预言的中文译本,书中透过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破解一九九九年地球和人类将面临的大灾难。那时候,即使我身边的亲人、朋友都觉的那不过是学者文人的舞文弄墨而已,可是我却好象知道这是一个即将来临的事实,那个暑假就在这种惶惶不可终日中度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脑子就埋下了一个疑问,“人类如何才能避免这场大浩劫?”

同时,学校的老师都教导我们要诚实,有爱心,谦让等等,可是我却发现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时候说真话、做好事却不能得到回报,而那些奸猾的人谎话连篇,坏事做绝反而得到领导的赏识、上级的提拔等等。那时候的我很多时候就苦恼于究竟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是随波逐流还是保持自己的先天本性?我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标准来指导我的人生?于是,带着这些模模糊糊的问题,我就不断的有意无意的在寻找这个答案。我看过很多关于卡耐基激励人生的书,也看过一些《心灵鸡汤》之类的寓意散文,还有佛教中的一些书,可是这些书都没有我要找的答案。

一九九八年九月,刚升上了大学二年级的我,意外的担任了一个学生社团的部门负责人。在我所负责的部门里有一个一年级的新生,十月初的一天晚上我到她的宿舍里去交流工作上的问题,正在闲谈当中,我们讨论起什么书值得一看的问题,她就跟我说《转法轮》这本书是她看过的最好的书,她们宿舍的人就开始哈哈笑,而我当时一愣,根本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她一连说了三遍,我都没有听清楚,她干脆就从书架上把书拿了下来递到我的手上。我一看见书的封面蓝色的背景上面有一个大法轮(注:一九九四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发行的版本)就很喜欢,同时听说是一本好书,那好书当然要借回去看看了。当天晚上,我回到宿舍就开始看,一下子就看進去了,直到熄灯睡觉才停下来。第二天早早就醒来了,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就接着前一天晚上停下来的地方看下去,等到傍晚的时候就把《转法轮》看完一遍了。我就又跑到她的宿舍去请来《转法轮法解》、《法轮大法义解》接着看。到了第三天,就开始出现消业的状态,上吐下泻,同时感觉到小腹部位的法轮在不停的转,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即使当时身体上不舒服,但是心里却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幸福。而且有一天我在下楼的时候,脑子在想我要开始修炼了。这时候,我从耳朵听到了一句话:这就是你这辈子来在世上要找的东西!真的就象师父在《洪吟》中说的那样“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缘归圣果》)虽然到现在我也没有亲眼见到慈悲伟大的师父,可是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时刻看护着我。

(二)面对迫害,坚定不动摇

一九九九年七月,学校开始放暑假,本来我打算留在学校多学法,但是后来却因为一些原因决定回家。我想回家也能洪法,就带了几本《转法轮》和一些资料回家了。可是,我七月十八号坐火车回到广州,打算在市里同学家里短暂停留并洪法。可是刚过了一天,报纸、新闻、电台就开始全面的负面宣传,原来还打算要看书的同学也不看了。虽然当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做,而且也无法联系上北京的任何同修,在广州更是一个同修也不认识。但是,我就认定师父讲的法句句都是真话,是正法,于是我就开始用我的体悟跟同学讲真相,并让他们不要相信那些反面的宣传。那一个半月时间里面,真的就象度日如年一样,每天看的报纸、电视新闻都在考验着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程度。真的就象师父说的“针对人的所有心来了一个全面的考验。无论你抱着任何一颗心走進这个大法来的,那么都会针对你这颗心進行考验。”(《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可是,不管邪恶怎么使尽招数都动摇不了我生命中已经觉醒的、明白的那一部份。

暑假结束之后,我回到了北京。由于校内的学法炼功点已经被取消了,我们只好在一个同修的出租屋里面学法炼功。从一九九九年十月到二零零零年的一月期间,大量的大法弟子都去北京证实法了,有的时候,碰到一些经过很艰苦的长途跋涉才走到北京来的大法弟子,我们就帮忙着安顿他们落脚,给他们找书看,让他们可以学法、炼功。因此也见证了很多外地大法弟子進京证实法的伟大壮举。

同时,虽然我学法时间不长,但是一些同学朋友都知道我炼功,于是班长就把我炼功的事情报告给班主任和学院的党委书记。原来一年都难得一见的班主任,这时候就开始三天两头让我去她的办公室谈话,跟我说她和她的父母吃了很多共产邪党的亏,她的父母赶上了三反五反运动,而她自己要考大学的时候赶上了文革十年浩劫,下放农村劳动改造。在她的眼里,觉的谁也斗不过那个共产邪灵,你就好好的读书,什么也不要想。还说如果我被学校领导发现了,会连累到他们,反正就是软硬兼施。党委书记就恐吓加批判,诬蔑大法,列了一堆的书目让我回去看,看好了回来再问我还信不信师父,信不信《转法轮》。可是,不管他们说什么,我就一直在默默的念师父的法“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我也不去看他说的那些书。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大学本科毕业前。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书记又来找我谈话。由于我们学院的研究生工作也是书记管理的,他说我政审不合格的话,我也就没有机会继续深造了。但是我想,你说了不算,我的师父会安排我的修炼的路。就这样,我顺利的升学继续读研究生。在读研究生课程期间,我的导师通过书记知道了我炼功的情况后也找我谈话,给了我一个更大的考验。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觉的很危险的一件事情。我的导师家里有亲戚在迫害前炼功,他跟我说你们师父敛财,还说他的亲戚作为辅导员通过向学员卖书,从中获利等等。我当时听了,就坚决否定他的说法。师父教导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来我冷静下来想,不管个人行为怎么样,那只能代表个人,不能代表大法和师父。但是这件事情一直到了二零零五年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回答学员提问时讲:“修炼是修自己,为什么要看别人呢?”“我教大家修炼,可不等于我也在同你们一样在修炼。如果是这样,我们不好了,你们就不修了,是这样吗?我传你们的法中可没有说当师父的必须与修炼人同样苦修啊。我是在为众生受苦才被邪恶攻击的。特别是大法修炼不离世俗的修,弟子各社会阶层的都有,怎么能与所有的弟子一样呢?又为什么非要与业力最大或最困难的学员一样生活呢?如果师父做的和你不一样那就不行,是不修了吗?度你们的师父就必须同弟子一样,这不是中共的党文化的毒害吗?”才真正的把恶党变异文化的毒瘤从我的思想中清除出去。

(三)来到新加坡,开创新的证实法环境

二零零四年初,眼看三年的研究生就要毕业了,大伙都在忙着找工作,我也不例外。一天,我在学校的就业网上看到了一则招聘启事,上面说新加坡一家公司需要什么什么要求的人才,考核及格后直接派到新加坡总部工作。当时,我的心里一震,觉的我能拿到这个工作。于是我就准备简历发送过去,前后经过了九个月的反反复复,人心的考验,终于在二零零四年九月来到了新加坡,开始我的一段新的修炼历程。

来到新加坡后,在师父的安排下,公司帮我找的房子就在一个同修家的附近,我也很快的找到了附近的炼功点。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当我去到炼功点上看到同修祥和的在炼功,旁边放着大法的洪法资料,我当时就禁不住泪流满面,就好象在茫茫人海中又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这样,我又象回到了九九年七二零前的学法修炼环境中。慢慢的通过系统的学习新经文,把以前认识上不足的地方都补上来,也利用周末的时间去组屋派发真相资料,在“九评”出来后也开始跟国内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劝退,到工人宿舍去分发大纪元报纸和《九评》小册子,進行讲真相劝三退等等。同时,还参与其它的一些证实法项目,溶入新加坡的正法洪流中。

回首自己修炼的路,很多事情做的很不足,尤其在国内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期间,没有大面积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目前,电话广播推动过程中也有很多修炼提高的因素,需要通过不断的学法去掉自己的观念和执著。师父说:“能够做好这一切,和我们每个人、与每个大法弟子的自身的修炼、自身的提高那是分不开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所以,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要更加精進的学好法,修好自己。

(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