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悔不光彩的“退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今天看了湖北咸宁同修在明慧上发表的《读〈严正声明决不是‘退路’〉的另外思考》的另外思考”这篇交流文章。我读到“同修啊,你知道这‘决裂书’意味着什么吗?它几乎毁掉了一个修炼者千万年的等待、毁掉了来时的史前大愿、毁掉了与自己对应天体里的众生!”时,我的心猛然受到触动和震撼,好象此时才知道它的份量!是啊,那不是彻底背叛了时时事事、无处不在呵护自己的恩师了吗?那不是与自己风雨同行、生死相伴的大法同修们背道而驰了吗?此时,我眼在流泪,心也在流泪,因为我也有过不光彩的“退路”。

这段痛心疾首的经历不管时隔多久,对一个真正的大法徒来说,它都是刻骨铭心和不能原谅的,特别是我这样的一错再错更是罪无可恕。二零零一年邪恶正疯狂打压大法弟子,大批大法学员被抓。那时我有一个思想误区,觉的要走出来证实大法,否则就不能圆满,而走出来就要被抓、被劳教、被判刑。所以我就想:有一天我也可能被抓、被劳教,既是这样我也要走出来,做下去!回想起来这不在接受旧势力的迫害吗?同年八月我被绑架至劳教所迫害,在邪恶不断的精神洗脑和身体折磨的双重迫害下,向邪恶妥协,写下了违背师父和大法的所谓“三书”。回家后根本没有静心学法来反思自己所遭受迫害和损失的根源,更不能在法上认识问题,带着怕不能圆满和对家人愧疚弥补之心,而工作、而“修炼”。当时虽然也写了“严正声明”,但对摔这么大跟头好象没往心里去,把它当成了自己修炼过不了关、难、放不下执著心的“退路”。那时没有扎实的学法基础,心性提高不上来,干什么多不顺利,邪恶干扰。一次打坐中,见一个黑影站在我面前阴险的说:你的头要掉了。我随即回它一句:你的头才掉了呢!也忘了发正念销毁它。事隔不久的似睡非睡中,在劳教所时分管我很邪恶的姓房的恶警阴森可怖的在身旁瞪我。没正念也悟不到邪恶为什么能一次次近身?为什么能進的了你的空间场干扰你?

继而在劳教回来四个月后的一天贴真相传单被恶人举报,再次被绑架至看守所和“六一零”迫害,那时各种常人执著心、尤其对儿子的思念之情都返出来了,又违心的妥协了,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过不去了,我不配再做您的弟子。”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还有一位同修在“六一零”遭迫害,他知道了我写了“保证书”,很痛心和惋惜的说:“我相信你出去后还会修炼的!”因为他真正在法中吸取了自己劳教遭受迫害走弯路的沉痛教训,他懂得了怎样珍惜大法和修炼,所以他能够以大法给予的智慧和正念,闯出邪恶的“六一零”,依然汇入到随师证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这一次回家后,我不敢看师父的法像,拿不起大法书,从心里觉的再也不配看了。荒废了一个月,那种心情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什么也拿不起来又放不下,什么都无意义。那时我丈夫(同修)曾严肃的对我所:“你要仔细想想,今后到底怎样走。工作失去了,房子被收回,我们全家人都遭受魔难,不都是为了这得之不易的大法吗?你就这样放弃吗?”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久,就有同修不断的为我送来师父的各地讲法和经文(因我的大部份被邪恶抄走)。记的同修第一次進门郑重的说:“是师父让我来的,看你还有希望,要不我是進不了这个门的。”我当时心头一震,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同修的话给了我鼓励和促進。后来的“严正声明”我写了两次,第二次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泪流不止,没有语言能表达我当时的心情。过后同修告诉我:看过我“严正声明”的同修们都哭了。因为那时的我真正的在法中清醒了,随着学法的深入与精進,更明白了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使命了。直到现在我能坚定的走在随师正法的修炼路上,非常感谢在我艰难、徘徊之际和风风雨雨多年中,给予我帮助、鼓励和鞭策的同修们!更加终身感谢用无量慈悲救度众生、让我从新成为大法徒的伟大恩师!

是啊,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只有无知糊涂之人才会离开大法。那么我们既然深明大法的珍贵,为何不加倍的珍惜他呢?我们就是要学法、多学法,一思一念站在法上看问题、去人心;就是要按照师父要求做;就是要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看邪恶还有什么招?还有什么旧势力存在?那也就更谈不上“退路”了。现在每次帮同修上网发表“严正声明”时,我的心情都会很沉重。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道:“咱们不是讲物质不灭吗?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当中,人们做完这个事情,就是人一挥手干什么事情,都是物质存在的,做什么事情都会留下一个影象和信息。在另外空间里,它是不灭的,永远会存在那里……”

所以,修炼,没有“退路”。人心妄想的“退路”对一个普通修炼者来说将意味着失去永远;对一个大法弟子来说,那就是挥不去、抹不掉的历史污点与不可估量的遗憾!

粗浅认识,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