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回到大法中来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这不是梦,是真的回到大法中来了,真的和同修在一起了。”自己迟迟不愿动笔的原因就是不愿再去回忆过去,不愿提及那段离开师父、离开大法、离开同修的那段历史。

我是九六年春天得法的,那时的我是带着很强的人心走進大法中来的,思想一直停留在对大法的初期认识阶段,没有真正的在法上认识法,平时只注重怎么炼,而没有注重自己怎么去提高认识、去修炼心性。当邪党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时,我承受不住各方面的压力,愧对于师父的救度,放弃了修炼。但经常在梦中梦到和昔日的同修炼功、交流,有时真的把自己炼醒。醒来后心里别提多难受了,真不是滋味。

面对师父通过梦来点化自己,只是自己不悟,人心太重,私心、怕心、为我的心交织在一起,强烈的执著使自己不醒悟。师父最后一次在梦中点化我是零一年,当时的梦境是这样的:从天上落下来一架大飞机,上去了许多大法弟子,里面的同修也喊我快上来,也有的问我走不走,我说不走,当飞机起飞到一人高时,回头又想上去,又三位同修向下伸手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我拉了上去,上去后我还吵着,我要回家。同修们说这就是送你回家。看到师父非常严肃,坐在中间位置没说一句话,师父的两边是站立的很整齐的弟子,自己找了一个地方站立在旁边,回头向下一望,只见汹涌的大海里黑黑的恶浪一个接着一个涌来,把自己吓醒了。

自己还是不悟,并邪悟说师父把我的副元神带走了。直到零四年下半年,自己周围的同修才把我从沉睡中叫醒,这才意识到自己失去的是什么,急恨自己太差劲,经常自责。大法受难时不是坚定的维护法,而是被吓跑了。这是一颗什么心?虽然回到大法中来了,可和同修的差距已拉的非常大了,什么时候才能赶上来?一度又使自己在思想认识上陷入了新的执著。

通过不断的学法,把师父在同时期的经文和讲法从同修那儿找到、借到,在学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在同修的鼓舞和帮助下走出来了,加入洪法、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的洪流中来了。师父让我去掉执著和人心,鼓舞我从新开始,在梦中给自己展现出最美的东西给了我。自己悟到师父并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并没有因为我做的不好、丢弃我。

我看到师父在《洪吟(二)》里写的一首诗词《梅》和同修写的《忆师恩》,自己哭了,师父盼着归来的大法弟子,也在等着走错路、迷失方向的弟子回到大法中来。师父在看着、在呵护着、在等着。为了等像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为了等还未觉醒的世人,这场本应该早就结束的迫害迟迟没有结束,一延再延、一拖再拖,有多少同修在这场迫害中失去了人身,每周都有被迫害致死的、每天都有被抓、被判刑的。大法弟子为救度众生,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

看了开了天目的小弟子的文章讲,师父坐在莲花座上,和他身体周围无数的莲花一起向上升,不断的升就有不断的莲花掉下来,落在水里,师父眼里淌出两行泪在脸上,看到这里自己难过的哭了。哭自己愧对于师父的慈悲苦度,苦自己醒来的太迟,苦自己在人世间迷的太深、太久,忘了回家的路,忘了自己史前的誓约和来在世间的使命。

在这最后的最后,接近尾声的证实法的阶段,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给救度众生造成的损失,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最后我和大家重温师父写的《梅》

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