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几件超常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我是98年12月份幸运得法的。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慈悲的师父处处保护弟子,在我身上出现了不少神奇事。

记得有一次,我和丈夫开车去浇地,往下搭车斗,我的手没抓住车斗的边(三角铁的),车斗就砸到了我的脚趾上,丈夫说快看看脚趾头掉了没有,一看没掉,他就说没砸上。我马上说:是师父在保护我呢。再一看,只见大脚趾头上有一大道血印。

还有一次,那是在非典时期,我高烧42度,当时的感觉就象全身都着火了,但我心里非常清醒。丈夫和女儿吓的直哭,烧的这么严重,怎么办?找医生就得隔离。我说:没事,你们哭啥,有师父保护怕什么。可常人心里没底呀,丈夫坚持要往我嘴里塞两片药,当时我发了一念,这药对我不起作用,师父会帮我的。第二天就退烧了。

修炼是严肃的,稍有漏,邪恶无孔不入。有一次我因为两顿没吃饭,还一点不饿,就起了欢喜心,和别人显示,结果让邪恶钻了大空子。中午饭吃鱼,刚吃一口,一根大刺就卡在我的喉咙里,是鱼尾上的刺,又粗又硬,咽又咽不下去,吐又吐不出来,那感觉就象喉咙里全是刺,痛的受不了,不敢说话。我丈夫说上医院吧,我说没事一会就好,你上班去吧。他走后,我看着师父的法像泪流满面,觉的对不起师父,因为自己的欢喜心,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求师父帮我。然后我不停的发正念,不承认、也不许邪恶迫害我,我有师父管。吃晚饭时,吃的很难,不敢咽。我发出强大一念:请师父加持,我要吃饭谁也挡不住。我忍着疼痛吃了一口、二口、三口,第四口很顺利的就咽下去了,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当时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下来,我觉的愧对师父,修了这么年处处让师父操心,为我承受,越想眼泪越止不住,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要是常人还不得住医院吗?丈夫见我好了,连连称赞大法的神奇。

在我家里也有很多神奇事。二零零零年底,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那段日子里,家里出现了异常,连续三个晚上,屋里有个白发老头在地上来回走,我丈夫看的真真切切,吓的不敢睡觉,也不敢动,到第四个晚上,丈夫看见一个大法轮进了屋,转了三圈,从那以后什么也没有了,丈夫也不害怕了。

有一次我丈夫感冒,心里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他毕竟是常人,还吃药。晚上就做个梦,邪恶举着黄牌警告:不准念那个(法轮大法好),否则吃药不管用。邪恶不只是干扰我们修炼人,常人念“法轮大法好”,它也不放过,多邪恶啊!但一件件神奇的事我丈夫看在眼里,使他对师对法坚信不移。

有一天我和丈夫去发资料,丈夫说改天吧。我说不行,不能耽误救人。他有点不满意的样子,但我们还是去了。由于心态不好,有点不顺,天特别黑,看不准道,总走到死胡同里去,摩托车拐弯不好拐,他就生气了。当时我也不高兴了,心里嘀咕你来时就不高兴。我的常人心上来了,让邪恶钻了空子。——发完资料回来在公路上,水泥路边有小坎,摩托车一偏停了,我拽着丈夫的衣襟,还在车上坐着身体就栽下去了,头磕地,脚伸到后轱辘前,车轱辘碾到我的腿和脚,这时丈夫还在加油呢,使劲加油来回碾。这时我一点正念也没有,脑子一片空白,但心里非常清醒,就是说不出话来,也不觉的疼。最后丈夫加大油门开过去了,开出十多米远站住了,还说你下去干什么?这时我还在地上坐着,一摸头上有个小碗大的包,但一点都不疼。他把我扶起来,我说没事,但脚肿了,不敢走路。到家他拽着我的脚给我揉,我说这一揉倒给我撅开了,结果这一之差带来了严重的后果,第二天腿脚肿的不象样了。

丈夫送我去医院拍片,一看,大踝骨损伤,脚背三根骨头骨折撅开了。医生说一个月以后才能下地,我说十天就能下地,医生笑了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拿了一百元钱的药回家了,丈夫逼着我吃药,没办法吃了两天。第三天浑身刺痒、发胀。我说我不能吃药,这几年师父把我的身体都净化了,再进去这些有毒物质我承受不了,有师父在管着,我是什么也不怕。丈夫看我这样也不勉强我了。那几天法轮在不断的给我修补,我感受得到,还不止一个,腿上、脚上,只要有伤的地方就有法轮在旋转,热度象火烤一样,不停的旋转。过几天法轮就少了,快到十天就一个法轮转了,这修修,那转转,十天一过就没有了。我知道法轮都给我修补好了。那几天炼功也没间断,坚持不下来,就歇一会,歇一会的。就这样二十天后,我就能拄着拐杖下地做饭了。

受伤期间不能出去发资料,我就拄着拐杖在家附近讲大法的神奇、劝三退。我丈夫下地干活和别人讲真相,说我骨折没吃药就好了。别人就说:炼大法炼的,谁能跟炼大法的比呀!从中更多人知道大法好。三个月以后我就又能正常地出去发资料了、讲真相。

师父为我做的太多太多,每想起这些,我的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流下来,用生命报答都报答不了师父的恩情。同时我向内找到,由于自己心态不纯、正念不强,耽误了宝贵的救度众生的时间,邪恶虎视眈眈看着我们,想方设法把我们弄下来。所以在讲真相、发资料之前,心一定要正、正念一定要强,才能不出差错,才能做事顺利。

不久前我做梦,一张八开纸摆在我面前,让我写一篇论文,我说:“我大学还没毕业呢(我根本没上过大学),还有两个月就毕业,等毕业了再写吧!”醒来后我想不能等了,我得写。第二天和同修说起此事,同修说你应该写了。就这样我终于写出来了。整个过程也是我修炼提高的过程,我虽然修的不好,一次一次的教训对同修也是个借鉴。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