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真正的修炼道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得法已有五年了,这是第一次和同修们交流心得体会。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修炼前的情况:

我在上中学时,那时候才十三岁,我就想出家修行了。当我和父母讲要出家修行时,母亲说叫我读完初中再去也不迟。无奈,我就和我的一些朋友继续上学,我们开始模仿和尚的修炼方法,吃素、打坐,也不想和家人住在一起了。于是就经常住在道观和寺院里,并向僧人学法。

到了一九七五年,因为共产党占领南越,我们的学业就完全停顿了,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便成为专业修炼人,即是道士。而且就想这一世应该能修成了。过去也听说过古代有很多很年轻的修炼人就成佛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呢?因为修炼没有進步,我的一个同道企图用刀片割喉自杀,希望以此达到涅槃圆寂。现在我才知道,必须要有师父的启悟和法理的指导才能修成。而我们那时还自高自大,自以为修的很高了。

在越南由于形势的确变化很大,后来就不能在寺院修行了,于是我们就离开寺院(即还俗),寻找新的生活,心性也不如从前了。但结婚成立家庭以后,修行时的善念仍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知道生命的真谛是不做坏事做好事,不争不斗,所以经常去寺院做法事,建寺庙等等……

直到二零零二年,我的妹妹告诉我她修炼法轮功了,问我知不知道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大法,并把《转法轮》和教功带送给我。我这个人通常是不太接受,甚至会怀疑别的门派或宗教形式,而这次听我妹妹一说就特别高兴。在鼓励她的同时,我也立刻和她一起炼五套功法。当做到第二套抱轮时,就感到有法轮旋转,觉的很惊奇,妹妹听了也很高兴。就这样,我每天早晨坚持炼功,并对照师父的教功录像带,使自己做的更加准确。

神奇的事接连发生,没炼多久我的各种病全好了,再不用到医生那去了。有一天正巧碰上了给我看病的医生,他问我为什么不见我去拿药看病了,我就告诉他,我现在没病了,是因为炼了法轮功。他听了很愕然,但仍然很高兴并说那太好了,因为到后来他的很多药对我的病都无效了,现在我身体好了也就不会再给他找麻烦了。不久家人见到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神奇,也都开始了修炼。

我还记得我的孩子修炼后,有一次从学校回来发高烧,忽冷忽热。他妈问他要不要去看医生?孩子当时说:难道妈妈不想让我还业吗?我听了很高兴,同时觉的太太是心疼儿女之情,还没有放下常人之心。

还有一次是女儿“生病”,开始想去看医生,但马上又想到:我是个修炼人,怎么能叫常人去给我看病呀?结果没去,所谓的“病”很快就好了。

再说我的太太她每次过病业关时。因为她难受时死去活来的表现使我坐立不安,并且还要去看医生,为了拿药还和护士过不去,后来太太觉的修炼人“消业”的反应不是病,不应该看医生了,不吃药了,结果什么都好了。其实这也是让我过心性关。

之后轮到我过病业关。早上起床,背上象压了一块大石头,痛的起不来。痛了一个多月几乎都难以忍受了,后来我妹妹给我打电话,鼓励我多学法才能在法上提高,才能消业、好病。后来,坚持学法和听讲法录音,师父帮助我消掉了病业,那时真的感到全身轻松。经常学法就好象一把钥匙打开了我每个问题的锁,一股很大的能量使我明白了生命物质的本源。修炼不是高不可攀。法轮大法法理通俗易懂,但内涵却很深,能解决生死的所有疑问。我明白了法理和师父为什么救度我们,改变了过去执著追求物质生活的想法,修炼更加精進,身心轻松。我告诉自己:这可是你最后一次真正性命双修的机会,走出这个生死的轮回。我决心好好修炼法轮大法,得到师父的慈悲救度。

从那时起,我和家人的生活方式完全改变了,改变了以前周末吃喝玩乐或去寺庙做事。真的很奇妙,好象有人安排似的,工作的忙碌也渐渐减少,代替的是做证实法的事情。但我也常提醒自己要修炼的更好,特别和同修一起做证实法的事时,我会常常告诫自己记住师父对我们的教诲,我们是一个整体,我要做一个好的大法粒子,并且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否则会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对证实法不利。所以每次做证实法的事,我都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不错过一次救度众生、讲清真相建立威德的机会。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六年两次花车游行。

记得在二零零五年七月四日参加Huntington Beach的花车游行,我们的花车是最大的,而且花车是倒着开的,在观众非常拥挤的街道上开了足足五英里,最后安全到达了终点。现在想起来都觉的有点不可思议,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呵护。

而在二零零六年花车游行时,花车共有五个轮子,四个轮子都坏了,其中两个轮胎由于摩擦热度太高,都掉出来了,但我们还是安全的开到了终点。我感谢师父的法身在我们修炼路程上时刻保护着我们。我决心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即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救度,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最后祝各位同修共同精進!

(二零零七年美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