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观念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

能够接受帮助

一段时间以前我的修炼状态不好。我几乎不能早上起来发正念,学法时经常不能集中精神,感到疲倦,只能读一小段。功也几乎不炼了。我意识到在一个层次中滞留太久了。特别在某些方面我又掉下来了,因为我饱受色魔的折磨。而我以为我在四年多之前就已经过了这一关了。我甚至有几次在梦中未能过关。修炼中的糟糕状态再加上工作上的问题使我心情压抑,我不但没有醒悟过来,反而陷入了绝望的挣扎之中。就连我修的好的方面我也不去珍惜了。

和同修们在德国几天的聚会中我第一次冲破了这个恶性循环。在这个纯净的场内(约有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个学员参加了聚会)。我觉的较容易早起发正念然后集体炼功。尽管在一起读《转法轮》时我仍会昏昏欲睡,一整段迷糊过去,但是在这个环境中我比较容易坚持住。与许多其他同修交流对我很有帮助,虽然我对个人修炼的一些认识比起别人实在是太滞后了,但当时还是为我以后能悟到奠定了基础。

在那里聚会的整段时间里我几乎都体察到,我的自我封锁及充满间隔里的败物是如何开始消解的。我一回到家里,就处于消除这个业力的状态。表面上我好象是得了重感冒。然后我感觉到我的整个身体变的很轻,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对我来说也不难了。然而回到日常生活中,面对各种各样要应付的工作,我不知不觉的又陷入了旧模式。我又觉的早上起来发正念越来越困难,倒头马上又睡着了。而且每天的学法也比原来计划的越来越少了。

这段期间我和一个同修对此進行了交流。我们决定每天早晨发完正念后上网一起学法。因为我想到有人在期待着我起来并一起学法,这样起床对我来说不算太难。此外我们约好如果有谁睡过头了就打电话唤醒他。然而现在又出现了另一个障碍。一个我不该有的想法出现了:仅仅因为知道有人在等我,我才做到这一点,这算修炼吗?那不是向外去求了吗?如果真要算作修炼的话,那不得是发自我的内心吗?那不就象“如果别人那样做,他觉的也挺好”?那么上述的情况不正是如此吗?是因为别人才使我能够做到的。我心里这样说。

但是我悟到,那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观念,如果人给它提供空间,就会形成执著。这些想法实际上不是我,而是来自于害怕被解体和去掉的不好的因素。如果同修们互相之间鼓励,是没有错的。接受同修的帮助这也绝对没错。问题仅仅在于我从中如何做。现在我已经突破了这个障碍,每天发完正念后不管是在网上还是独自一人,我都能清醒的学法。要没有这个“过渡”我本来是不行的。但是今天我做到是来自于自身动力,与是否有人在等我无关。这样,我的整个的修炼状态明显的改善和稳定了。

不被常人观念所束缚

圣诞节前夕商店里的工作总是很繁忙。特别是在节前的周六总是有一大堆人挤在收银台前。收银员常常没有时间抬头,人们也大都没有什么耐心,因为他们还要忙很多事情。在去年的最后一个购物周六我站在收银台边,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什么时间和人讲真相。

尽管很忙,我总是试图友好和乐于助人,对于每位顾客我总是送上几句祝福的话。我记不清我对一位女士讲了些什么,但是她答道,大意是虽然有很多人不时的抱怨,我们奥地利这儿还是真的很不错的。这样一个告诉她不是每个地方都是这样的机会,可不能错过。我很自然的就向她述说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在这时我完全忘记了排在收银台前等待的长队。当我讲到一半时才发觉,没有人因为等待而显的不耐烦。所有人看起来都忘记了什么,或者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又向商店里张望着。没有一个人生气。有几个站的很近的顾客甚至显得饶有兴趣的在倾听。我起初惊讶的就差点儿没有继续讲下去。我专门讲迫害超过十分钟,然后她才离开。在此之后,收银台前立刻又挤满了人,他们又如往常那样显的不耐烦。

我悟到,这只是每天大量发生在全世界的超常事件中的小小一例。但是对我来说他用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向我展示了大法的巨大威力。如果我们能放下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或者象我当时的情况,讲真相时完全忘却一切的投入,那么就使师父和正神有机会给予我们帮助。这位女士及其身旁的顾客肯定和我有很大的缘份来得到法轮功的真相。如果我在那时受自己观念所阻碍,这样不复再来的机会就错失了。

讲清真相为人能進入未来奠定基础

每年的新年之初我都要负责主持与最重要的供货商代表的所谓年度对话,来确定新一年的共同的行动和目标。在此之前有一位代理人在我这儿,她在约一年半前就来过我们这儿一回。就在她的第一次到访后,她就处于长期生病的状态。后来她被调到其它部门。在开始前的闲谈中我自然的总是尝试找到一个讲真相的切入口。这一次她向我讲述她的病,在她如何的对现代医学失望之后对印度的阿育吠陀(梵文:生命的科学)和瑜伽的尝试。这样我就以自己的经历讲给她听法轮功带来的美好。她马上就正面接受了所有的这些信息,还是真正的“吸收”了,而且她还一定要知道更多。于是我向她保证送给她教功DVD,还有《转法轮》,当然后来我也这样做了。在将近两个小时后,我们对法轮大法的内容谈的相当深入的时候,我讲述了迫害的真相。她就此对我说:是啊,这个你在一年半前就和我讲过了。这场迫害是如此的残酷,我那时就对此深感震惊。

此刻我意识到,这位女士有很大的缘份得法。但是只有在她及时得知了真相并且立即正确的摆放其位置时,才能消除干扰因素。这些旧势力的因素就是尽可能的阻挡人们得法。一个常人本身是无法克服它们的。通过我们大法弟子的正行才能打破这些障碍,为人得法创造机会。回想起来我又悟到,其中要有一个过程,因为和我重逢的那些人都是我在约一年前和他们讲过真相的。现在他们开始炼功了,其中有些人开始读《转法轮》了。

所有的这些人都是在我的工作环境中碰到的。如果利用这每天都有的机会理所当然的去讲真相,和大法的其它工作相比似乎总是显得的有点微不足道。但是如果停下来退一步,就会发觉那是我们修炼中的重要的一部份:时刻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相应的行为。

孩子的眼睛

前一段时间的一个周日下午,我照看我的小侄子马克(Mark)。马克将近两岁,还不怎么会说话。我很少能见到他,所以到现在他从我这儿还没有听说很多关于大法的事情。因为我一时不知道和他做些什么,就把教功的DVD放在电脑里,自己开始炼起功来。马克站在屏幕前,笑着把胳膊举起象是要跟着炼。他的眼睛一下子睁的大大的,指着录像里的师父说:“人……肚子(Bauch)”。起初我的理解是“人……树(Baum)”,就用些许教他的口气说:“是,这是一个人,这不是树,这里有一座庙。”他责备似的看着我道:“不是!人……肚子!”还用手在他自己的肚子上比划着一个圆圈。很明显,他看到的就是教功录像中师父的法轮!为确定一下,我就模仿他的表达方式问:“小马克,也是,肚子”,并也用我的手在小腹画一个圆圈。而他神情严肃的用相应的手势答道:“马克,没有,肚子-叔叔科瑞斯蒂安(Christian),肚子!”这时他脸上放光,用一只手指着我,而另外一只手在他的小腹部位不停的画圈。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借孩子之口和点化我:师父给了我的何等珍贵的礼物啊,迄今为止我所做的与之相比是如此的不相称!

感谢师尊给予我的无量慈悲。漫长的时间中我们等待的就是今天。我希望,我能更好的走好这最后的路,并且能够达到我应达到的标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