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师父好!同修好!

很荣幸今天得与大家交流自己微不足道的修炼体会和正悟,望同修遇到相似考验时能看清执著,精進闯关。

我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得法,修炼三年半了。我来自新西兰,这是我第四次有幸参加纽约的春季法会。记的第一次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给我带来不同寻常的经验。整个二十小时的旅途中,我都在努力学师父的经文。我想要尊敬师父,只有学过师父所有的经文才配在法会上听师父讲法。我沉浸在法中,如解永生的饥渴。那一周我的全身都象在电梯上起落,我的能量循环通通打开了。法会上我感觉就象个谦卑的客人坐在神佛的圣典上。

随着正法進程,我的个人修炼与讲真相、救众生紧密的相容间并。开始时我跟头把式的,带着很多人心。师父安排两个坚定精進的华人大法弟子做我的室友。在这纯净的环境里,我突飞猛進的修着。

从纽约回来不久,曼哈顿大规模讲真相开始了。思考正法中发生的事,我领悟都许多东西,包括四、五百万纽约市民身临险境。我相信师父说什么重要就是不容置疑的重要。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要有一丈,我说一尺,你说我吹都行。其实这只是说出一点,更高深大法由于层次太悬殊,我根本就不能给你讲一点。”

我审视自己并没有走极端。我未婚,在新西兰无牵挂,完成了学位,在找更好的工作。我有点缺钱,还在还去纽约的机票钱。我悟到如果下定决心去纽约,这点钱的小事不该挡住我。如果等我攒够了钱再去,就太晚了。我的领悟与信念在被考验着。我的钱不够,但还是订了机票。很快一个在大学读书的同修借给了我钱,因为她想去但去不成。

当我告诉父亲要去纽约三到四个月,或更长,我听见母亲在电话旁边大哭,求我别去,还不肯听我讲理由。我立刻明白这是考验,告诉父亲我不能因为妈妈的动情而改变人生的抉择。

临行前我与父母呆了一周。本来是乘早班飞机从奥克兰起飞的,可那天早上父亲与我的闹钟都没响。我在飞机起飞五分钟后才醒,立即发正念,向内找。我明白了上战场之前应该多学法做准备,但是我在家里太松懈,陪我父母看电视。正不知如何是好,我妈妈开始帮我交涉,为我安排另一航班从一小时以外的城市起飞。他们很快的送我过去,我终于成行了。我妈妈得以在最后救驾,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被她的动情所阻,旧势力也就不敢再用她阻挡我,她也转为正面相助。

纽约和新唐人电视台

在纽约我非常节省。听说新唐人电视台后就想去工作,因为我的专业是音响制作(Audio Production),也许有用武之地。我一迈進门,英文部主任就录用了我,成了这个新部门的第三个员工。尽管我对自己的能力不太乐观,但感到强烈的使命感。

在电台里工作的压力是很大的,不光是个人修炼,还有旧势力的干扰。如何对待这些干扰?我一度在不同的认识上摇摆。

是消业吗?是否因为我害怕吃苦还业,怀疑是消业而在自讨苦吃?我的功能不强,能够清除这些干扰吗?是否因为我有漏而招来这些干扰的?如果我一味的清除它们,它们会不会嘲笑我,给我制造更多的麻烦?

每次节目卫星发送之前总有干扰,计算机或讲不清的问题。经过几次又长又苦的熬夜,我终于学会坚定正念,坚信媒体讲真相的重要。尤其当我们制作直接讲真相的节目时,干扰是显而易见的。但这干扰使我更加毅然决然的对那些烂鬼说,“正法是不可阻挡的。什么都挡不了我按时做完节目播出。”一次又一次,这变成了事实,那就是用坚定的正念可以克服任何困难,克服懒惰、不自信、愤怒、烦恼等等执著。

我们的小小英文新闻组经常怀疑我们工作的重要性,因为不知道有谁在看我们的节目。其实英文新唐人电视在正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当共产邪党干扰负责发送新唐人电视的法国公司时,我们的英文新唐人电视新闻成了西方世界了解新唐人电视台的窗口。现在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正在全世界巡回演出,很多人都在关注新唐人电视台。如果他们上网,就会看到我们全套的英文节目。这些揭露共产邪党的新闻会帮助他们得救。

我在纽约呆了九个月,旅游签证不能再续签了。我想回家与亲人团聚,但更愿意留下来继续为新唐人电视工作。我心里告诉师父,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去掉执著,只为救度众生想。

为人妻,为人母

很快就有一个美国同修向我求婚。我们见过几次面,谈过几次话。我们挺投脾气,而且我觉的他象家人一样可信。我答应了他。我们没有花多少时间谈恋爱,但彼此相许要互为好夫妻。两个月后,我们结婚了。

婚姻真是个高效的修炼环境,执著很快就无处躲藏。女权意识经常给我捣乱。我生长在女权意识充斥的社会。尽管我没觉的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但其表现在我的言行里。女权主义者认为男女平等,男人不比女人强,也对女人没有权威。我现在知道这是共产邪恶主义的毒,并已引起许多社会问题,与真、善、忍宇宙特性相背。

知道传统妻子应该服从丈夫、尊敬丈夫,但是做到真难。我非常执著自己,他告诉我该干什么或哪做错了,我就受不了。我使劲的去自我的执著心,但是内心阻力一来,矛盾就来了。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大家知道,有许多东西、许多的执著心为什么那么去去不掉?为什么那么难?我跟大家一直在讲,粒子是从微观上层层组合一直到表面物质。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

我错过了许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每当我放弃一点对自己的执著,服从他,我能感觉自己不好的部份死掉一点。当时会有点不舒服,但事后就看到自己执著的东西是多么没意义的事。无私的替别人着想才能圆容和谐。

我们有个五个月大的婴儿。平衡好为人妻母、个人修炼(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提高了我的能力。回头看看,我走过来了。只要不断去人心,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顺,越走越有效。这就是佛法之伟大。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