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九九八年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讲了这样一段法:“你想想,什么叫真正的信哪?你只是嘴里说的信,实际心里并不信。为什么呢?因为真正信时,你的言行必须是一致的。”这段讲法对当时的我触动很大,我理解真正的修炼就是要按照师父讲的话去做。以下是在这方面我的一点点滴体会,与各位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工作环境中遇到的人也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

做一份常人的全职工作一直是我修炼中要走的路。可是这几年由于很多证实法的项目要做,我对工作一直是一种半敷衍半对付的态度,常人的工作和做证实大法的事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矛盾。因为老板交给的活儿,我一般都以最高的效率,准确的操作完成,保住饭碗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其它的,完成我工作的最低要求以外的部份,我内心基本上都是拒绝和排斥的。我这个行业是要经常看看文献,查阅资料的,对此我拒绝,没时间。对所做的工作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为我没时间了解为什么。公司里组织的一些活动,我多半是躲掉或推掉的,还庆幸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可以做很多想做的事情。当然也有矛盾出现,比如在一个公司,一个职位干久了,都要面临事业发展的问题,同事们都积极争取得到提升,我却不是很积极。提升就意味着有更多的责任,达到更高的要求,那我自己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就少了。但是如果别人都往上走,只有我这个法轮功学员原地不动,显的法轮功学员不上進,好象也不对劲。这个矛盾一直没解决,我就一直采取鸵鸟政策,不去想它,被逼的实在没办法了才动一动。

这样的理解和状态在我找到现在的工作后有了变化。这家公司比较大,条件也很好,很多员工都很有進取精神,很敬业。面对新的工作,新的要求,我不得不考虑该如何对待,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态,对工作中的事业发展该有什么想法。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要把工作和证实大法的事看成是矛盾呢?我来干什么来了?不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吗?那么工作环境中碰到的人不也是该我救的众生吗?

以前我只把当前所做的项目当作是救度众生,而身边天天接触的环境却狭隘的理解为麻烦。也正是这一念定住了我可能发挥的更大智慧。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就提到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问题,如果我认为自己做不到,那结果就一定是做不到。师父从迫害之前一直到迫害开始后的今天,一直告诫我们要做好常人中的工作;师父也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那我们是不是真信呢? 是不是相信两方面都可以做好呢?在《转法轮》第四讲中师父也提到“好坏出自一念”的法理,如果出的一念是我要努力圆容师父讲的两方面,真的按照师父讲的去努力,那展现在面前的可能是“佛法无边” 的升华境界。

现在我有时花十到十五分钟也可以浏览一篇文献;遇到公司安排的活动,也会随其自然的参加;中午常常和同事们在餐厅一起吃饭,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心结很容易就看到,那就很容易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讲他们听得懂的真相。同事们也觉的我值得信赖。修炼中的境界反映到工作中时,大法弟子遇到什么事都乐呵呵的心态与常人时时不顺心、不如意的状态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都觉的很惊讶。可是做到这一切,并没有花我很多的时间,也没有耽误我做证实大法的事。对于提职晋级,我也有了新的认识,一切随其自然,我也不要有怕心,到了那一步就顺着去做,做的好提职晋级也会让常人产生敬意,对他们了解真相有帮助。

我体会很多时候在修炼中出现的矛盾是因为我们的观念和执著抑制了我们在法中已经修出来的智慧所致,常常狭隘的把两件事情或不同意见看成是对立的,但在更高的境界看这种对立就不存在了,而可能是一种双赢的局面。比如同修之间对一件事情的做法上有看似对立的方式,这时如果太执著于自己看到的或想要的处理方式,那么这个矛盾简直无法可解。如果退一步,看看对方的角度,就会很容易找到解决办法,有时还会发现对方的方式其实和自己的是一致的,甚至是对自己方式的不足的很好补充。那么这退一步的过程也就是向上升华了一步的过程。

二、看到别人找自己

有一次在波士顿参加集体交流时,一位同修说出自己是普通学员,看到有的同修对他和对所谓“重要一点的学员”的态度不同所表现出的势利心,感到很难受。我就交流说刚到纽约时由于很多人不认识,被当作外地学员,受到冷落,相反却看到人家对某些学员的亲近和过份热情,也看到一些势利心的表现。我当时悟到的就是看到别人一定要想自己,将来对外地来纽约的同修一定不能这样。我把它作为心得交流出来,还以为自己悟的挺好。没想到交流结束后,马上被一个同修叫住,问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让你看到这样势利的事情?”我回答说我看到别人想到自己了,将来一定不能象他们那样啊。谁知这位学员马上凶巴巴的补了一句:“让你看到是因为你也很势利!”我当时只是笑笑,不以为然。谁知接下来的几天,同修的这句话和当时说话的神态一直反复出现在我心里,挥之不去!这让我想到在《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学员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师父是这样答的:

“问:我们如何才能更快的去掉隐蔽得很深的执著心?

师:我会点给你的,就怕到时候你自己不去。我一定会点给你的,所有的心都会给你暴露出来;我不点给你,也叫别人点给你。也可能是在发生矛盾的时候,撞击你的这一部份,就怕到时候你又向外去找了,又不去想那些心了。一定会点给你的,这一点放心。”

我悟到同修的话决不是偶然的,可能真的是要点出我的问题。起初我不愿找自己是因为“我很势利”这句话很难听,我不觉的自己有那么差。但当我真正面对它时,我不得不承认同修说的是对的。从小到大在成长过程中,为了成为强者,为了不吃亏,我已经在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中沾染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其中之一的就是实用主义的待人接物。对我有用的,可能态度就要热情一些;没什么用的,可能就冷淡一些。这方面的问题,修炼之前也有感受,只是我把它归纳为“人性的弱点”,无能为力。修炼后虽然不再执著常人中的那些,但在对待同修上仍有类似的表现,即对一些负责人,对我所做的项目有用的人,就会比较热情,比较亲近;而不太相关,不是那么有用的人则不以为然。正因为刚到纽约有了被别人不以为然的经历,才使我有机会站在曾经被我不以为然的人的角度看问题,才使我感受到我的这种实用主义可能对他人造成的伤害,特别是做协调人如果不能对同修一视同仁可能带来的后果。

看到问题后,我决心要改。怎么改?不再势利!对待别人的出发点不能再以我为中心,如对我是不是有用等等,而是真心对别人好的出发点,对身边遇到的每一个人,常人,同修,不分长幼,不看阶层地位,用真心对别人。就这一念,之后的几天我就感到自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感到生命微观中一块象花岗岩一样压着我的东西去掉了。再和别人接触时,间隔着我与他人心灵相通的东西不见了,因为想问题的出发点是为别人好,我忽然觉的我的心可以和别人的心如此的靠近。那一段时间我的变化是如此之大、之快,自己都有些不适应。我常常问自己这是真的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可以一下子变得如此美好,生怕自己又回到从前。

一段时间以后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没了,一切都变的自然了,这种出发点也变成了我的一部份。就这样同修的一句话导致我改变了几十年来待人接物的态度,如果没有同修指出来,如此习惯成自然的观念自己无论如何看不到,即使看到也改不掉,对此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师父在《转法轮》第五讲中说:“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在第八讲中又说:“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

我们都知道师父给了我们一部上天的阶梯,在大法中修炼,我们顺着这部阶梯向上攀登的每一步都是清清楚楚的,真实不虚的。

三、为他人着想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深以没能多读一些古籍为憾,感叹以前的所学都是“党文化”教育系统中的东西。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人真正该有的文化所知甚少。可是慢慢的在修炼中我发现“佛法无边”,一切都在其中。

很多同修也都看到我们的执著心其实都是围绕着一个“私”字。那么在修炼中,我们如何去除私,走出旧宇宙生命偏离了法以后的生命轨迹?

我开始按着师父讲的去做,我们习惯的方式是“我想”,“我要”,“我认为”,那就尽量试着退一步,先不要强调自己,而是看看别人角度如何,我要的是否对别人方便,别人的难处在哪里等等,渐渐的我感到这样的方式在给我打开一个全新美好的境界,与同事,同修,甚至是一走一过的人相处都变的祥和通顺。

同时我也看到师父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想到别人”,其实涵盖了人类社会许多传统的文化与美德。比如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孝”,如果子女能为父母着想,体谅父母的难处,这个孩子一定是孝顺的。又如一个人如果总是考虑别人,那他一定是讲“义”的。在我们的修炼中也是一样,如果我们答应了同修要完成一个项目,我们要守住承诺,不然耽误了同修怎么办?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就是“信”。

我曾经很遗憾自己没能多读点古书,以致不知道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所规范的人的行为处事的原则。在修炼中我看到一切都在大法中。我们已经知道佛法的最高体现是“真、善、忍”,而宇宙的法从上到下是贯通的,那么如何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在人这一层面修成一个好人,更高境界的人,就是修炼中我们要走的路,这也是我所理解的圆容大法,证实大法。

四、向前走再精進

在修炼中常常感到修炼状态起起伏伏,一段时间状态不错,完成了一个项目,或过了一个关,就可能出现想休息一下的感觉,稍不留神,就陷入求安逸心的泥潭,跳出来时发现时间已经不可挽回的滑过。如何长期保持勇猛精進的状态是一个一直困扰我的问题。一个修炼人可以一时或一段时间很精進,但如何可以保持长期呢?我一直觉的由于“相生相克”的法理的限制,“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这是世间的法则,修炼中一段时间很精進,但势必会有回落,如何可能保持下去呢?对我来说要保持至少是极其辛苦的事情,因为在现阶段我们还没法完全跳出旧宇宙的理。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想明白。

去年参加芝加哥法会,当听到师父以贺词的形式发来的一篇经文后,马上感到茅塞顿开。师父说:“时间会使金子越磨越亮。”当时的感觉就是路的前方亮了一盏灯!师父说的就是宇宙中真实存在的一个理,完全超越常人境界,无论世间的理如何,是“物极必反”,亦或是“盛极必衰”,在无边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是金子,就会被时间越磨越亮。

再想想从前的理解,其实好的修炼状态并不是很有为的去保持的,生命同化“真、善、忍”是生命真本性的特质。而且“盛”和“衰”也是在常人这个层面的表现,以常人的标准判断出来的,可是同化“真、善、忍”是没有止境的,何来“盛”和“衰”呢?当我们一定阶段状态不错就飘飘然,或想歇一下,是不是还是因为求了常人中的东西,常人中的满足感。当获得了一些赞誉,有了一点成就感就以为是“盛”了,可是那离我们生命的真正使命可差远了。

从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稀里糊涂的走進纽约法会的现场,聆听师父讲法而得法到今天,已经整整十个年头了。十年来大法把我从一个自私自利、业力满身的常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这其中有过因为不知如何修而感到苦痛,但更多的是通过向内修所获得的幸福与喜悦。无论我们曾经有多么不好,有多少执著,做过多少错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师父给了我们改过从而真正抛弃它们、达到生命回归的机会。十年来,虽然有过太多的执著,太多的不悟,师父仍给予我们最美好的一切,等待着我们的最好消息。各位同修,回首来时路,看看师父是怎样对我们的,愿我们都能学着师父的样子,善待同修,善待众生,走好未来的路。

感谢师父!
感谢各位同修!

(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