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予我智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今年已是我大法修炼的第十个年头,我想把自己在过去五年中的修炼小结一下,下面从两个方面向师尊、同修汇报。

一、坚持户外炼功十年如一日,修心炼体性命双丰收

师尊传给我们的是万古不遇的性命双修的功法,功法要求我们“又要修,又要炼”。随着讲真相的项目和工作量的增加,时常会冒出懈怠的念头,特别是不容易坚持定时炼功。我发现,近来少数同修身体出现的病业,衰老,甚至去世的,这些给我敲了警钟。从法理上认识到修和炼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只有修炼不懈怠,持之以恒,才能功成圆满。回顾十年来坚持户外炼功的体会,更觉的修中有炼,炼中有修,其妙无穷。

住在新泽西、纽约的同修都领教过这里冰天雪地的冬天,抱轮半个小时不容易,更何况不仅做到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在户外炼功,而是天天坚持炼。在户外炼功是很苦,特别是寒流刚来到时。就在那一刻,几步就可跨入家门,暖和暖和,在户内也可以炼。可是我没有选择回家,坚持在户外炼完功,因为我认为自己不只是在炼功,更是在修炼自己的心性。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十年来,我基本上保证每天早上户外炼一小时动功或静功,晚上睡觉前室内炼一会儿静功,除了特殊情况,雷打不动。有时当自己修炼状态不佳,或正念不足,在炼功上也会打退堂鼓,不自觉的少炼,身体也有向常人倒退的迹象。往往在那时我会奋起直追,把漏掉的炼功补回来。我觉的炼功勤快与否也从一方面反映了修心的精進程度。

在户外炼功也是给过路人和邻居了解大法的机遇,十年来户外炼功曾和众多世人接缘,不少人向我学了功,缘份大的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户外清晨的新鲜空气,和谐的自然环境,悠扬安详的炼功音乐使自己感到离家更近了。

我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渐渐摸索出既不耽误讲真相,又能保证学法炼功的办法。一是背法,背法的过程是反复深入学法的过程,不追求数量囫囵吞枣。二是充份利用每天许多零碎的时间,吃饭时背,在路上时背,休息时背,时间多背一段,时间少背一句。即便是在证实法工作项目中,有时也有机会背法。例如在曼哈顿讲真相时,我边开卡车边背法。炼功也可化整为零,有时间多炼,没时间少炼,可是不能不炼。

十年来坚持户外炼功给了我一个更高的心性要求,在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经历中,自己的身心受到了磨炼,在提高心性的同时,本体也在不断净化,很少出现病业干扰,身体各项指标如血压、心率、血脂、体重,达到和超过年轻运动员的状态,并出现了许多常人不可思议的超常的承受力,如耐饥渴、耐恶劣气候、耐苦耐劳,这些大法弟子中普遍存在的现象,都来自于性命双修的大法,既修又炼,不可偏废。

除了个人炼功外,我还坚持参加每周二学法前的集体炼功一个小时。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们两年来一直坚持学法前炼功一小时,每个同修都亲身体会到集体炼功和集体学法是不冲突的,当大家从祥和的炼功中出定,轮流读着《转法轮》,分享心得体会,无不切身体会到大法弟子间超凡脱俗的心灵沟通,为大法而来的不解之缘。集体炼功学法为新老学员提供了共同修炼提高的珍贵机会,在大家忙的炼功时间不能保证的情况下,尤为难能可贵。

二、通过社区大学中文教育把神传文化带给有缘人

一个似乎很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个社区大学成人教育部教授中文的第二职业。学生们都是来自各种社会背景,对中国文化有特殊兴趣的非华裔人,大多是美国人。

虽然,自己从未有中文教学的经验,也是第一次上大学讲台上课,大法给予的智慧,使自己得心应手的把神传文化带到课堂上,在每个学生的心里播下了真善忍的种子。

教材

教中文首先要准备的是教材,根据学生的程度,我选择了对中国文化有比较正统认识的教材。除此之外,为了让大家对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有所了解,我还选择了古文作为补充教材。每堂课都学一段古文,向学生讲授仁义礼智信等传统道德规范,和中共怎样剥夺了几代人包括自己继承传统文化的权利,使不少现代中国人忘记了自己的老祖宗,受骗于党文化,稀里糊涂的活着。学生们不仅被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折服,更对中共党文化的欺骗性有了初步警觉。自然而然的,一个疑问产生了,有个学生在上课时问道:“当今世界到底谁是真正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人?”

这不就是明白人一直苦思不解的问题吗?人们千万年上下求索,寻求等待的真相,答案就摆在眼前。

中国传统文化

教学中文离不开中国传统文化,虽然采用的教材是简体和拼音,有便于初学者入门。但教学并不停留在初级水平,在适当的时候,向学生讲述传统中国字的深奥学问,使大家认识到简体的变异性,和所谓文字改革对中国文化带来的后果。新唐人在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中给中文教学提供了取自不尽的素材。在每课成语的教学中,“八仙过海”、“铁杵磨针”、“精忠报国”、“善恶有报”等神的传说给学生展现了中国历史上的英雄人物精神面貌,使学生们产生了進一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求知欲。

新唐人新年文艺演出自然成了每课必提的话题。学生们迫不及待的等待着演出的到来。今年二月,和学校其他中文班一起,五十多名教师学生搭着校车兴高采烈的来到无线电音乐城,和数万名观众一起欣赏了神韵艺术团纯善纯美的盛大演出,每个学生都得到了这一难能可贵的机会,真正找到了谁是真正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人的答案。

总之,引导学生在学中文的同时,進一步了解中国传统神传文化,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虽然我的教学经验有限,大法给予的智慧,让我有机会使许多的有缘人和神传文化接缘。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