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得法的弟子:我是怎样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我爷爷、奶奶起都是抗日战争时期的所谓“地下党”,爸爸是被爷爷收养的孤儿,我可谓是“生在邪党黑社会”、“长在血旗下”,小学入团、中学入党,一直恶党叫干啥就干啥。1997年被共产党的改革开放、减员增效的大潮,赶下岗,干起了个体户。但因触及法律,被送入监狱,判了三年徒刑。

在狱中我结识了大法弟子,了解了大法,知道了真相,彻底清醒,走上了回归的路,对我过去的所作所为深深的惭愧和内疚,那时被党文化欺骗教育的是那样愚昧和无知。特别是我读了《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使我更明白了共产党是什么,对它发那么大的誓,甚至是付出生命在所不辞是多么的可笑,可悲。

世人赶快清醒吧,共产党的灭亡只是个时间问题,共产主义那一套早已没有人信了,这可是我切身的体验哪。我在狱中亲眼见到他们那种毫无人性的对法轮功弟子的迫害,他们用胶带把大法弟子的嘴封上,用绳子把他们捆绑起来用拳打、脚踢、用电棍电,用三人行动小组把他们看起来,不让他们说话,不让他们吃细粮,三九天让他们光脚站在水泥地上。有的大法弟子用绝食抗议他们的迫害,他们就强行给他们灌一些生不生熟不熟的玉米面加水的咸盐汤子。这些行为,在我没有進监狱之前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我总是抱着党文化那一套,认为党是好的,政策是人性化的,过去对战犯都是实行转化宽大的,何况对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的人呢?但这却是我真真切切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世人哪,你们赶快清醒吧!大法是救度我们的唯一的希望,是大法教育了我,是大法让我认了罪。如果不是学了大法,我出狱后,一定要上访,不为我平反,决不善罢甘休,一定要弄个你死我活,让那些送我上法庭的人生不如死,一个人不怕死还有什么所顾及的。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法轮大法让我豁达开朗如何面对人生。是法轮大法告诉我认真工作,努力学习,找到了人生的真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