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走上返家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一九九六年三月,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我想把自己得法之初的两件事写出来,提醒大家得真法、修大道来之不易,大法弟子们要坚定正念,珍惜师父给予的这一切。

一九九六年,我接触到大法弟子,他借了《转法轮》给我看。那一夜我躺在床上看,当我看完书时听见鸡叫了;不太记得书里讲的,但是有一种心里说不出,也无法用言词表达的舒服。合上《转法轮》,我安心的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就被一阵晕眩弄醒,想吐。我坐起身来翻开《转法轮》,看着师父的像片,心里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悟到这就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以前我每年都会习惯性的犯头晕呕吐的毛病,如果不吃药的话都得吐出来。这次,我却一反常规,居然没有吐。

看着照片上慈祥的师父,我不由自主就微笑。再次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睡的可真香啊。

第二天早上起来全身都是病的症状,痛到骨节里边去,发冷发热还咳嗽,象是重风湿加重感冒的样,却没影响食欲。心态出奇的好,好象整个世界都变得那么美好,那么和谐似的。几天之后,全身轻松,就象脱胎换骨。

自从第一遍看完《转法轮》,我明白了修炼人没有病的法理。以后碰到点身体上的一些个难受,都悟到是在消业,没有将难受放在心上,一般两、三天就消掉了。直到有这么一次,真正是触及到了我内心,真正让我悟到了一个法理,放下了一大执著。这一次就是腹胀气的症状,那气尽在肚子里边绞,也排不出来。俯身、蹲下都得慢慢侧着身体才能完成。我开始也没当回事,两三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动心了:师父不是要我们多在心性上下功夫吗,好象我碰到问题都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了呀,怎么回事?在家蹲下来做家务活时,那种难受样自己都想别让父母看到,样子怪怪的,担心他们叫我去看病。又是两个星期吧过去了,还没好。时间越长心思越复杂:我也没当是病来执著,我想我也不是求消业而导致的。那么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消掉,难道真是病来了,而我却还当是消业,所以它就好不了?不可能的!修炼人没有病!这一点我永远记住的。

一个月过去了,时间让我的念头越来越乱,把造成这个状态的可能性几乎都想了好几遍了,也找不到问题所在。最后,我突然间悟到,我一直以来觉的自己在这方面过的挺扎实的,那么就让我觉的我做的看似怎么无可挑剔都不管用,就是要暴露我的执著心,看我怎么对待。我在这么长的间里不是都有了很多念头了吗?这一个多月的思维反复都证明了,我原来悟的都是肤浅的。那我就象师父说的一样吧,都把它当成好事来看待。真把心放下不管它了。结果也不知道是几天以后那个症状消失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梦中坚定无惧的除魔与现实心理的恐惧。

在未修大法之前我做梦经常会梦到蛇,都是小蛇,不过在做梦时都会很惊怕。在记忆里修炼大法不久后没有梦到蛇了,觉也从此睡安稳了,我觉的很开心。一年多以后的一天晚上,在梦中看到有大蛇拦住去路,我居然没害怕,用“金刚排山”的动作消灭大蛇,管用。接下来一连几晚上也都梦到大蛇,有时是好几条,挡在我回家的路上。在梦里我一点也没怕它们,有时还用手拎着它们的尾巴灭了它们。然而老是这么梦下去,到了白天一想到梦里见到的大蛇却有点怕了,晚上炼功不敢关灯,总觉的身后有让我害怕的因素。

这样过了几天,心里虚虚的,晚上一炼功意识里就有害怕,不炼就没有。法也坚持学,功就是炼的少,加上一炼功就怕。我一度以为是附体,又担心自心生魔会把它给招来。晚上睡觉梦中又得除大蛇,都怕睡觉了。心想怎么每晚都有啊?这么没完没了。想想自己不炼功的时候挺好的,哪有这种怕呀,一炼功就弄的心惊胆战的;不炼就不会受这种折磨了。但是我不甘心放弃:不管怎样我都要修!

有一天晚上半夜我突然惊醒,望着窗外明月,发现四周很静,静的让我感觉到只有我存在。恍惚间有种非常强大的莫名的惊惧突然侵袭我的大脑,转瞬的一刹那我感觉我的心灵在出窍,在失去理智……“这不是我,我不可以!”不知哪来的一丝念头,马上整个失控的思维竟惊奇的象潮水一样退去。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紧紧抓住这一念,不停在心里重复着,终于完全清醒并冷静了下来。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对于我来说什么是炼功招魔,我所遇到的这一切皆是因为我修炼大法,所以它就是让我怕,我把这个怕当作我真正的思维了,它就加强,越来越强,让我产生错觉直至放弃修炼。这不是自心生魔吗?梦中意识都是它们挡在我回家的路道上,那是“回家”的必经之路。哪有这么容易就能回去的?悟到了,这种怕的心理从此也没有了。

回想起来,都是师尊在帮我,因为那时我有一念是正的,师尊便帮我处理了这些不好的东西。想想得法真不易啊。有幸得大法,无以为报师恩,唯有坚修大法,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感谢师尊,让弟子得法走上返回家园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