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这一关,真是如梦初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女弟子,年已七旬,文化成度不高。退休前曾是原国营企业的中层干部。

得法前,我多种疾病缠身,不惑之年老伴去世,孤儿寡母度日艰难。在99年7.20之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同事不经意的给我介绍了法轮功和法轮大法。大法把我多年来被邪党灌输在头脑中的各种毒素一下子清理了很多、很多,使我有幸得了千古未有的宇宙大法。时间不长,多年的冠心病、胆囊炎、胃病、慢性肠炎等没有了,干活、走路从不感觉累,感觉一身轻。

99年7.20之后,为了证实大法,我们几个同修一起买车票去北京上访,没上车就被恶警关了起来。我被送回原单位审查、没收了车票,罚款5000、子女停止工作、停发我的工资,接下来就是世人的冷嘲热讽,子女的埋怨等等,等等。尽管如此,我还是认准了大法,认准了师父,学法修炼讲真相救度众生,发正念清除邪恶。

然而修炼是艰难的,来不得半点麻痹大意。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

就在我自以为能够坚定的以法为师,不被社会上的名、利、情带动和干扰的时候,色情的东西偷偷的钻了我的空子。我40岁老伴去世,自己带着子女艰难度日,从未想到再婚及成立新的家庭,而单单在这个时候脑海里产生了再嫁、再婚,几乎形成事实,而且还替自己找了一个最大的借口——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的修炼。这个情干扰了我很长的一段时间,差点毁掉了修炼的前程。

事情是这样的,退休前我们两个在本单位同一个部门当领导,他是书记,受邪党文化毒害较深,坚信邪党的歪理邪说,但其为人较好,本质不坏,去年他老伴去世几个月后,向我提出结为夫妻,我当时没有答应。但是,人的观念不断地冒出来了,我当时想,这个人受邪党毒害较深,劝其“三退”难度很大,搞不好他还会去揭发,如果借这个机会使他办了“三退”,这也是他的机缘,可能也是我应该救度的一个众生,没有想到借机劝“三退”实际上是动用了人世间的情。人世间的情、人世间的念是没有任何威力和制约力的,结果他写了“三退”声明,并且讨价还价,再次提出结为夫妇。

因为没有用大法的威力用神的威力去救度众生,而是用了人的情。结果是我的执著出现了,有漏暴露无遗了,我们在一起吃饭,他买东西送我,我也买东西送他了,他帮我家干活,我给他洗衣服,他帮我接送孙子…… 我们生活在常人中了,逐渐的离大法越来越远,人的观念越来越强了。当时,我并没有认识到它的危险性,而且还为自己找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别人都是有夫之妇的修炼者,我就不可以是一个有夫之妇的修炼者吗?这不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形式的修炼吗?

接下来,便是你来我往,世人的议论,子女的不同意见,大人小孩洗衣做饭,人情差使,终日不得安宁,修炼的环境破坏了,学法炼功没有时间了,从神的路上慢慢的走向常人了,原来的病状又出现了。原来接送上学的孩子走路很轻松,腰不酸腿不痛,现在又感觉全身无力,腿脚麻木了。

怎么办?是拒绝还是答应,我处在了神和人之间的十字路口,必须做出选择,我当时痛苦极了,一天的晚上,我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吓的我出了一身冷汗。文中说的是一个人因为色的问题,全身化为脓血下到了地狱,只剩下了一颗头。我突然清醒了,明白了,也害怕了,也许我也只剩下头部了,要是再不清醒,就是头部也没有了,全在地狱了。

修炼的人是要修去一切情、一切执著,修得执著无一漏。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修炼是要我们在常人环境的修炼中去掉各种常人的执著和情,而绝不是过常人的生活。我怎么反而去求这个情和执著,这不是自己人为的增加了一关一难吗?万幸,没有形成再婚的事实。

我想起了师父,我告诉师父弟子错了,我请求师父点化我拒绝这件事的方式,师父告诉我,用慈悲解决。于是我善意的告诉他说:我做了个梦,梦中有人说咱俩不能结为夫妻,否则对谁都不好。我还告诉他,我的身体不好,特别是近些日子,请不要再来我家,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

我感激师父救了我,我流泪了,我也该反思了,反思我修炼了这么多年,对情的执著如此突出,这不是给修炼的路上增这一难吗?别人都在抓紧实修,修去各种执著和情,而我都差点坠入情中,欲拔不能,差点葬送了自己的修炼前程。

为什么情魔突然出现来折磨我、惩罚我,我想这决不是偶然的,因为我有求了,求和别人一样做一个有夫之妇,求有个安逸的家,求有人帮助料理家务。这个求字隐藏的很深,深的使我已经觉察不到,甚至不承认有求。旧宇宙的理就是为私为我,情能使人颠三倒四、神智昏沉、欲壑难填,情能使人充满妄念幻想,使修炼者忘了归真之路。

为什么觉察不到?是观念二字做了挡箭牌,人的观念是长期以来人类自己形成的,其根深蒂固,只有明白了真理,才能冲破它的控制和束缚。特别是末法时期,整个宇宙及人类的变坏,人的观念也相应的发生了变异,一些本来是见不得阳光的东西敢于摆在光天化日之下,形成了一种习惯势力。近几年老年丧偶重组家庭的现象到处可见,被变异的观念的带动,自己求了修炼路上的一关、一难、一个执著。实际上,产生色情关的根本原因是一个“我”字,旧宇宙就是为私为我而成的,因为有漏,“我”字占了主要位置,因为有漏产生了以“我”为中心的看待一切。为了我的方便、我的观念、我的心,求对自己的安逸。

师父一语道破,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

这是师父对我的严厉批评,更是对我的救度,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把我从新推到神的路上。我终于过了这一关,真是如梦初醒,我现在感到浑身轻松,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我过的这一关对其他同修来讲算不了什么难关,但对我来说真是感到太不容易了,象是做了一场恶梦,象是参加了一次马拉松长跑。因为这是我平时不精進引起的,也是因为这一关是修炼路上成与败的关键的一关。

我所以要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目地是以这种行动激励我不再出现类似的执著,也为了促使我更加精進,认真做好修炼,讲真相救度众生,发正念清除邪恶三件事,助师正法,圆满回归。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