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慈悲之心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云南省昆明市的大法弟子,自从“七二零”以后,由于丈夫的不理解及干扰,我就象是一个“中士闻道,若存若亡”的人,现在想来真是对不起师父。还好,我有一位好亲人(同修)一直在帮助我,提醒我。但是,今年三月十三日,她被抓走了,我的心一下就不安起来,因为从《明慧周刊》上看到了许多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事,所以我和家人从那时就在想办法去营救亲人,同时也通知了附近的同修一起高密度发正念,请师父帮助加持亲人的正念。

出现这些情况我想是不是我们这个区域没有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和我的亲人(同修)有漏,因为我们这个区域的有些同修认为邪恶清除的差不多了,没那么坏、那么邪恶了,放松了自己的除恶正念,放松了大法弟子应做好的三件事。

我的亲人(同修)被抓的当天,是被恶警连夜带走了,我们是第二天才知道的,随后我们家人就找关系去打听,人被非法劳教了,第三天我们知道人已被送到了西山看守所,还通知家人送点衣服去。当时也没多想就送了去,回来后和同修讨论了一下觉的没做对,怎么邪恶说送就送去了?那不就被邪恶牵着鼻子走了吗?我们决定去派出所要人。

十九号上午,我与家人去派出所找到了副所长后,我问他:我的亲人是一个好人,你们为什么抓他?那些杀人放火的你们怎么不抓?贪污受贿的你们不抓,却抓一个好人?副所长说人是上面抓的也是上面带走的,你问我那么多也没用。我说,人是被抓到你们所的,带走时也是从你们所带走的,我们当然要向你们要人。

可能是同修正在近距离发正念的原因吧,当我才说完这些话,副所长说他要出警务要走了。我就说,那我就在这等你回来时再说,可副所长什么也不说,拿起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一看没法就和家人回家了,下午我和同修说了一下,同修认为第二天再去。可就在那天晚上一个亲戚(和公安有关系的)就打电话给家人说,人已被转移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迫害法轮功的中队了(劳教所邮编650211 中队电话0871-7337452),并被非法判刑劳教两年。

从派出所到劳教所短短几天,邪党就在没有开庭,没有旁听,没有律师的情况下非法判了我的亲人(同修),那时候用常人的话说真是火冒三丈,对邪党,恶警充满了怨恨,还好幸亏同修一直提醒我,要冷静、要清醒,这样才能把事做好。

所以我一直想让同修在明慧网上曝光一下,可是要曝光应该了解的越仔细越好,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却很少,所以一直也没有做。最近看了同修送来的《明慧周刊》,有一篇同修写营救亲人的体会,有那么一段是写他看到别的同修写的体会,是这样写的“警察是最可怜的,他们生活在夹缝中,旧势力本来就定下了要淘汰他们,所以才让他们对大法犯下那么大的罪,而我们常常会因为警察对大法弟子行恶而对他们抱着仇恨的心,其实是在往绝路上推他们。”

当我看到这一段时,我心想这不是在说我吗?对我有太大的震撼,我和同修想的是解体那些邪恶和怎样去营救亲人,可是就没想到过警察也是常人,也是被邪恶所利用,但同时也是我们应该去救度的众生啊。我亲人被非法送到看守所时,我和其他同修都有一念,觉的亲人是以常人的方式去到那里讲清真相,大法弟子都知道邪恶是怎样去迫害大法弟子的,所以我们只是一味的担心同修是否被迫害,没有静下心来想,既然是去讲真相,那我们在外边的同修就应该去全力配合的帮助同修讲清真相呀。我们只是近距离高密度发正念,没有去面对面的向那些人讲真相,或是用打电话的方式讲真相,也从没有寄过真相资料去或者是寄劝善信。

但通过我亲人同修这件事,让我悟到很多,我的亲人无论在哪里都是公认的好人,她被非法判刑后,很多认识我亲人的来问她的事。我悟到我可以通过此事向世人揭露恶党的嘴脸,让众人认清邪党的邪恶,也让同修们更同心协力去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使没走出来的、没做好三件事的同修都能做好。

还有就是原来家人根本不听真相,可现在也不那么难了,最起码家人肯听了。看了同修写的文章后,心里对警察的仇恨心以及对亲人的焦急和担心也没有了,慈悲充满了我和同修们的心。亲人能否尽快回来,也没有那么心急了,因为我想到师父说过,“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是呀,我们是修法轮大法的,是走在神路上的,只要我们做正做好,保持正信正念什么都会化解的,一切不正的会随之解体的。只要邪恶被解体,那里的人也都是善良的、慈悲的,那被非法判刑的亲人不就回来了吗?

我写出的这点体悟是希望我们这个区域所有没走出来,没做好的同修们能走出来能做的更好,也是希望通过明慧网能够让全世界的同修们从世界各地以打电话或寄真相资料的方式来帮助我们,让我们地区能跟上正法的進程,不要拖了师父正法的后腿。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