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替女儿择偶反观自己的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四月十四日发表的大陆同修《严肃的对待婚姻》文章,引起我很多联想。在对待大法弟子择偶这个事情上,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我们有过一段曲折,各种干扰和假相使我们一度处于人的迷茫中而不知所措。通过静心学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终于找到了强烈的执着,才在干扰和假相中跳出来。现在,我们把这段修炼过程写出来,为同修提供借鉴和参考,也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全家三人都是大法弟子,我和妻子是九八年得法修炼,女儿于二零零五年初走入大法中来。女儿的年龄到了“女大当嫁”了。我们夫妻对这个事情很是看重。一来女儿年龄二十六了,属于大龄未婚青年,二来是女儿身材高挑,长相漂亮,工作能力也比较强,追求她的人总是有,但是她总说没遇到合适的。我们修炼了多年,从法理上也知道作为真正修炼的人,从修炼一开始,师父会给弟子从新安排人生的路,那当然也就包括未婚弟子择偶的安排。也就是说,只要能够顺其自然,精進实修,正念正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我们自己人为的去追求。虽然从法理上我们明白,但是要真正做到放下各种执著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亲戚们对女儿的赞扬中,我们产生了常人的认识,对女儿提出了择偶的条件:首先道德要好无劣迹,长相要端庄,而且学历要本科以上,身高要一米八以上,有房有车经济条件好等等。在这些条件的框框里,我们经常幻想会是什么样的人来做女儿的配偶。

突然有一天,妻子的一个朋友说给女儿介绍一个对象,是北京某某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搞建筑专业的,身高、经济条件、外表都很好,完全符合我们提出的条件。我和妻子很高兴,动员女儿去见面,见面后女儿对其长相不满意,说不符合介绍人说的如何如何好。我夫妻俩没有对长相再坚持要求,还劝导女儿,说其他条件都好,长相差点不是坏事。在我们的劝导下,女儿同意继续谈下去。不久,女儿又获知对方不是北京某某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是西北某市建筑学院本科生(对方并不知介绍人把他的情况错误的告诉了我们),女儿对此很不满意,认为长相差点已经将就,其他方面应当好些,现在学历又和介绍人讲的相差一个大台阶了,不想继续谈了。

我们夫妻俩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多少有点被欺骗的感觉,但是考虑到女儿年龄大了,还是劝导她,说对方的经济条件不错,身高也有一米八多,文化程度也还是可以的,而且对方向女儿表示不反对大法,女儿在与其交谈时,已经向其讲了真相,不知对方是顺女儿意还是自己真心的表示,其是团员,当时未同意退团,因其还没相信天灭中共,我们打算稍后对其讲真相劝退,结果直到停止双方的接触,他也没表示退出。

我夫妻俩还是想促成女儿的婚事,百般劝说,女儿又继续与对方谈下去。就在俩人都有成的想法,需要各自家里父母同意时,小伙子的父亲却突然坚决反对,提出我女儿的属相(羊)不好,说属羊的儿媳妇会给男方家带来败运,无论什么人劝说,其父亲决不让步,就这样,这件事情莫名其妙的停止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我们想象不到的,真如一闷辊打在我们的头上,为什么会是这样?

当我们静下心向内找时,仔细回想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夫妻俩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真让人大吃一惊,由于人的情太浓,使我们已经远远的偏离了大法,也对同修走师父安排修炼的路造成了严重干扰!女儿是大法弟子,怎么能随便选择常人做配偶呢?如果已婚后走入修炼的大法弟子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但是未婚已经修炼的大法弟子在择偶问题上就必须严肃对待。

通过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向内找,我们还找出了很多需要修掉的人心,如对女儿的溺爱、怕女儿受委屈、怕女儿找不到对象、左右女儿达到我们要求的虚荣心等诸多人心。当我们认识到这些心必须去掉时,就感觉好象突破了一大层封闭的物质,心胸豁然开朗,对师父“顺其自然”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也進一步悟道了师父要我们“从人中走出来”的更深内涵。现在,我们夫妻俩已经从女儿择偶的执著中跳出来,平稳的做着“三件事”,女儿也从这件曲折中得到了提高,对自己的择偶心放的比较淡了。

我们把自己经历的上述曲折写出来,请与我们有类似条件状况的同修引以为戒,千万要“顺其自然”、“正念正行”,不要以人情人心对待大法弟子的择偶,不要发生我们曾经发生的问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