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前段时间因为一些原因,人事档案到了我自己手上。我跟朋友讲:不在自己手上也就罢了,既然到了自己手里,肯定要把它弄开,看看里面到底有哪些东西,尤其是有没有以前炼功并且被非法“劳教”的纪录材料。为此想了许多办法。

首先想到的是找擅长启封的人把信封完好地打开然后再封上,估计裱糊书画作品的人比较擅长。但贸然去找素不相识的这些人,各方面把握不好。又想,还是找开了天目的同修给看看吧。但同修不肯给看,还批评了我,说我的心不在法上。他说:“你的心在法上吗?你是不是太看重那个东西了,从而肯定了邪恶?不管有没有,如果没有,那就对了;假设有,也应该是清除邪恶,不让它起作用,都不会影响你才对。而且还想用不好的手段弄虚作假。”我知道自己错了,但嘴上还是说:“我是怕人事部门的人看到,如果他们因此做错事,那不等于害了他嘛。”“还有为他人着想的借口?!”我说:“是啊。”我们都笑了。我想同修说的有道理,便静下心来清除邪恶,然后就把档案原封不动地送到人事局去了。后来事实也证明,工作调动一切顺利,什么影响也没有。

从常人的技术,到超常的功能,再到信师信法,这里经历了几个飞跃。我们经常讲“信师信法”,可是又怎么理解和真正完全做到“信师信法”呢?我们肉眼凡胎,或具备一点儿功能,但同样身处人中,忙于工作、生活、家庭、学业、事业、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中,同时要做好“三件事”,经常会出现许多问题乃至矛盾需要我们面对和解决。而且,在面对同样的问题时,不同的学员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见解,而且他们会都认为自己在法上,自己是“信师信法”的。我想,这样去理解“信师信法”是不是太宽泛了呢?说的不好听一点儿,好象只要不是“犹大”,就是“信师信法”了。其实不然。我认为,如果说只要这个学员在真正的学法修炼,就可以称他为大法学员、大法弟子,这是可以的,但与在每一关都能“信师信法”还是有距离有差异的。在面对具体的矛盾时,在过每一关时,我们应该知道在所有表象的背后,到底谁说了算?以及衡量标准是什么?

还是拿上面的事情做例子,在人事档案这个问题上,涉及到了旧势力和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场正邪大战,是一个书画裱糊匠改变的了的么?能用功能堵住被邪恶抓住不放的漏洞吗?是翻阅档案的人说了算的么?都不是。所以,我在心中对师父说:“真善忍宇宙大法才是这一切的衡量标准,不仅衡量着弟子,也在衡量着一切众生。大法弟子修炼,同化真善忍没有任何错。在大法遭受不公的对待时,合法上访、去天安门也没有错。几年前,是因为自己不够理智,对法理解不深,才被邪恶钻了空子非法‘劳教’。今天,我知道邪恶根本不配考验我们,而旧势力和邪恶一切的安排和挣扎也是徒劳的,它们说了不算。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更理智地做好‘三件事’。所有世人,也不应再被旧势力和邪恶所欺骗,也不可再被利用来破坏法和迫害大法弟子。”此后多次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邪恶。

同修中还有数不清的例子。比如把有个人信息的物件和大法资料放在一起却丢在公交车上了,我们知道能不能找回来不是司机说了算,是师父说了算;当我们求职找工作时,不会把面试官当作裁判而忐忑不安,相反是轻松应答,因为我们知道师父会给我们安排好最好的;复印机或者电脑突然不好好工作了,检修员怎么调也调不好,我们知道这不是纯技术上的问题,我们需要学法了;有一同修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工程师,几乎天天加班到晚上10点,我跟他交流:“有没有经常做无用功白忙活啊?做了半天,觉的不错,结果不行,还得重来?”他说“有,很多。”我说:“你是不是对自己的技术看的太重了,其他同事也把你的技术看的太重了,认为离开你不行?要知道,许多问题表面看似由技术解决的,其实背后都有更深的原因,如果多从大法的角度考虑一些,可能有些无用功也就省得做了,而现在没有时间学法,这里面难道没有干扰吗?”……如果无论碰到什么事,都能“信师信法”,就不会说“没办法”,就不会为人中事而一筹莫展,而是知道肯定有办法,而且办法都是神奇的,是自己人的脑子很难想象得到的。

《转法轮》中,师父在许多地方谈到如何放淡对物质利益的追求,如何善待像“惹你生气了”的矛盾,这里面师父讲了许多具体的道理,在这些道理的指导下,我们慢慢地放下了对名利情的执著。今天,那种个人物质利益上的矛盾对大部份同修,我想,都不成问题了。但我们仍然坚持每天学法,去读这些道理,因为他有更深的内涵。我想,当初也是因为“信师信法”才使自己身体恢复健康,慢慢放淡各种执著、欲望。今天依旧如此,只是面对的关有所不同。还有刚走進修炼之初,法对我们要求还不高,师父又直接为我们做了许多事,我们认识也没这么深,在感性认识阶段,许多神奇就直接展现给我们了。今天,法对我们要求高了,我们就更要从理性上明白“信师信法”是我们做好一切事的基础,但不是自然而然就达到的基础,是需要我们在每一个具体的问题中、过关中慢慢做到的。也许只有从理性上认识到这一点,更多的神奇才可以展现。

一次耶稣和几个门徒一起乘船过海,途中狂风大作,巨浪翻滚,小船几欲倾翻,门徒们很害怕,就叫醒了熟睡中的耶稣。耶稣起身斥责风和海,一时风平浪静。正当门徒们高兴时,耶稣转过身来问:“你们的信心在哪里?”试想,这几个人抛家舍业跟随耶稣,难道不是耶稣的弟子吗?当然是。然而,在那一刻,就没有“信师信法”,而是信了狂风和巨浪。有朋友问:那他们叫醒耶稣来制止风浪是不是“信师信法”的表现呢?我说:我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我想知道的是如果耶稣根本没有在船上,那他们会怎么对待。

还有一个故事讲:有一个地区很久没下雨了,于是牧师把大家集合起来,准备在教堂里祈雨。人群中有一个小女孩,因个子太小,几乎没有人看得到她,但她也来参加祈雨祷告会。牧师在台上注意到小女孩所带来的东西,感动地指着她说:“那位小妹妹让我很感动!”于是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原来,她的座位旁挂了一把红色的小雨伞。牧师接着说:“我们今天来祷告祈求上帝降雨,可是整个会堂中,只有她一个人带了雨伞!”是“信”还是“求”,由一把小红伞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信师信法”也不是求师父,依赖师父,而是拥有一份源自师父和法的信心,力量,坦然和正念,同时,还要正行,因为表面上的许多事情还需要我们去做,就象许多安全防范措施。这样,才不会走极端。以前见过犹太民族的一个格言:相信上帝,但不忘锁门。师父在《转法轮》里也讲:“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很明显,师父是没有把这个人认作“真修弟子”的。那么,有些同修经常在手机里讲着敏感的话题,而心里想:“有师父保护,不怕,没事”等等,在这件事情上,这是真正的“信师信法”吗?可以看到后面隐藏的依赖师父、求师父和侥幸心理。明明需要由我们自己做的、可以由我们做的,我们就必须自己做好。还有制作加密盘,有同修嫌麻烦,即使做了,密码也很简单。我说,“你设得长一点,复杂一点”。他说:“太麻烦了。”我想,这有什么麻烦的呢?可以把密码设成师父讲的某一句法或某首诗,再用自己的规律把拼音加以巧妙变化,比如只要遇到就用符号来代替等等,只要有规律,又是师父的法,几十个字符也不会忘的啊。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如有任何不妥之处,还请师父和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