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无神论 堂堂正正的迷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在中共党文化的熏染下,谈起“迷信”二字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头脑中反映出来的是:山村愚昧的农民一路跪拜,香烟缭绕,等等,难登大雅之堂。有时看到寺庙里或有人家里供的佛像也觉的怪怪的。

我自己在理性上知道拜神礼佛是正道,但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己有时也跪拜师尊,但有杂念,没有升起神圣的正念。现在想想这是中共邪党几十年来无神论灌输的恶果。一提迷信,想到就是“愚昧无知的、没有理智的、盲目的”这些词句,在心灵深处还有强烈的不信神的这样的因素,自觉不自觉的把自己也划在愚昧、无知、盲从、没有理智、落魄失意、心灰意冷、人生无望之后的一种心理安慰、寄托等等范围里。没有修炼的神圣、没有修炼的坦坦荡荡,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怕被别人看到不理解。其实在思想深处依然认可了邪恶对大法的污蔑,认为大法是迷信,是见不得人的,认可了邪恶对迷信的肆意歪曲的定义、内涵。其实师尊已有两篇论述迷信的经文,自己没有好好悟一悟,师尊的经文不就是在破除邪恶的观念吗?不就是在为“迷信”正名吗?

想一想,人掉到迷中来,可能清清楚楚的认清了事物的本质才去明明白白的信吗?绝对不可能。神给人造的状态就是迷的状态,人绝对不可能破了这个迷然后再去信什么,那就不是人类社会了,所以在人中,迷信就是人生活的一种正常状态和思维模式,是无可厚非的。

说出来人真可怜,茫茫人海,迷迷撞撞,何为真何为假,何为正道何为邪魔,只能靠只言片语的理解去信。对大法弟子而言,要完全理解师尊的讲法,从根本上讲是不可能的,那么因此而存疑吗?动摇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吗?对真修弟子来讲是根本不可能的,连想都不能想的,因此大法弟子就是要完全彻底的迷信师尊、迷信大法,堂堂正正,永生永世不变。

人的这一面的分析、衡量、比较不是不行或者不允许,特别是刚入门的时候。但更高一点讲那是无理智的谤法、谤佛,人如何能衡量得了佛道神?人的观念如何能衡量得了佛法?如果修炼到现在还在衡量这、衡量那,那就是党文化中无理智的“天不怕地不怕、人定胜天”的思想观念的反映。

对师尊、对大法的迷信对人类社会来说是好事,是大好事,人敬天敬地敬神佛不是人最应该的吗?是人类最神圣的事。怎么反而被放在阴暗的角落,受人的唾弃呢?其实对佛道神要绝对的迷信,对师尊、对大法更是要绝对的迷信。就这句话可能就有同修会反感,那就是你的不信神的观念。我写这句话时观念也在翻,觉的别扭,那就是不信神的因素。我现在写这篇文章就要解体它,解体一切阻碍我和同修同化大法的因素,解体一切阻碍救度众生的因素。

师尊要求大法弟子理智、清醒,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这种理智、清醒决不是你反复用人的观念,人的标准来衡量师尊、衡量大法得来的。那是绝对不理智、不清醒的谤佛、谤法,三尺顽童怎能理解父母教育儿女的良苦用心呢?真正的迷信从何而来,他来自于你生命的本源,是你明白的那面对大法的真信,是你真正的溶于法中的自然表现。阻碍你同化大法、救度众生的是邪恶灌输的对迷信的歪曲的内涵,正是这种观念阻碍着你的本性显露出来。大家想想修炼的最终目地是什么?对师尊对大法毫无保留的信,那就是绝对的迷信,至高无上的迷信。真正破除这些强加了的观念,让本性自己自然显露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