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师父安排的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我写出自己在证实法的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与同修切磋,去掉怕心,与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本性的一面自会正法

2002年,有一天我坐在公交车靠窗边的一个位子上,中途上来一个60多岁的老人靠我坐下,紧挨着他坐的是三个小伙子。车上站满了人。不一会就听有一人说:“现在社会太乱了,人心坏的很。”又一人说:“假话假货多的很,不知现在是怎么了。”这时这个老人说:“你看就象法轮功还要去天安门自焚,搞什么啊!”我一听,心想他挨我坐也是缘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我还在怕心中挣扎讲与不讲时,他居然公开提出法轮功不好、自焚。得害多少人?那我还不讲干啥呀?还怕什么哪?

于是我说,大爷,您说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您知道是法轮功自焚啊?您受骗了,根本就不是,那是政府上演的一出闹剧,故意骗老百姓、诬陷法轮功的。您知道法轮功吗?您看过真相资料吗?他说一无所知,是电视上说的。我说我知道,我家有一妹在炼,然后就给他讲大法好、祛病健身的道理。

我看效果好,乘客愿意听,车上所有的人都看着我,而且都在听,我就继续讲,讲的过程中怕心也没了,就这样一直讲下去。快下车了,我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有好处,会得福报。

我走到车门时,老人突然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我马上回应他一句“就是,记住法轮大法好”。我向他竖起大拇指。我笑了他也笑了,我真为这一车众生高兴,他们得救了。我本性的一面在关键时刻出来正法了。同时我也感受到了师恩浩荡。

大法弟子就做宇宙中最正的事

“非典”传播最凶时,各地交通要道、路口、车站等,所有车辆停车检查、每个人检查体温、登记住址、来往何处、何事、何时。由于边远山区的同修无资料来源,几年来一直都靠送去。从法理上看,救度众生是大法徒应尽的份内之事,圆容整体,同时借此机缘修去自己存在的好多人心,特别是怕心,所以无论天晴、下雨、下雪,都没有阻止得了,邪恶也别想利用“非典”来阻止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

每次去之前,首先发正念,清除自己及对方空间场中的和所到之处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不许邪恶查我所坐的车,或检查也是草草了事,不许看到我车上带的任何大法的资料,并且一路上不断发正念。这样每次车到检查路口,警察果然放行或站在车门口张望一下就完事了。

正念破除人间迷中假相、过好情关

2004年夏末的一天晚上九点左右,我在学法。电话铃突然响了,是女婿打来的:“你过来一下”。原来女儿买了新衣服,今天单位搞活动又回来晚了,女婿不依不饶的,不但打了女儿,还要离婚,还要我去评理。小俩口平时挺好的,女婿平时也很尊重我,今天“妈”也不叫了。我在电话中让女儿劝女婿,叫女儿以后早些回来就行了,有事好商量。女婿抢过电话,恶狠狠的说“你来不来?不来我今晚就要杀她”。我说杀她你也有法律管,你能好的了吗?又安慰他要保重身体,遇事好商量。他又说“来不来?”我想今天怎么哪?这决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哪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是我要过的关,这是不能承认的,于是我断然拒绝,回答他“不来”。

这时我想,快十点了,马上就要发正念了,一定是干扰!转念又一想,如果真闹到那一步怎么办?我又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句话、一个念头都是有能量的,我不能给他们加不好的信息。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识破它、不承认它,就正念清除解体它,不被假相迷惑,只生正念,坚信师父、坚信法,立即针对此事发正念:清除女婿背后及自身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干扰……这样连续发到十点二十分,又继续学法。心静极了。

第四天女儿回来,谈及此事时,女儿笑着说没事。十点过(就是我发完正念时)他就给我道歉了。外孙女说,就是嘛,爸爸好凶啊,我都吓哭了,咋才一会儿,爸又赔不是了呢?我说你记住法轮功就这么好。

人世间一切现象都是假相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午休。叮……电话铃响了。当我再三问“哪位”的情况下,对方压低了声音说“出大事了”。我为了慎重起见,又问了一句“你找哪个?”对方搁下了电话。当时我也没在意,认为是打错了电话,又继续睡觉。可到了一点半,电话又响了,我又问是哪个,对方又象刚才一样重重的说了一句“出大事了”,就搁下了电话。我想出啥大事呢?第一念全盘否定,无论是啥事,都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心来的,如果是同修,那就清除同修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如果是自身有漏,那就尽快找出执著,漏在哪里,同时否定“出大事”。立即出去找同修悟一下,也证实一下我们当地同修的安全问题,以便大家整体发正念。

该同修与我所想不谋而合,于是我俩有针对性的去找其他同修证实有没有人给我打过电话,同修们是否都安全。都说没有,这时我一下就明白了,冲口而出“是假相!是我自身有漏。”我找到了我的执著心——怕心。于是马上给同修们打招呼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再问再传了。因为“出大事”三个字很容易带动同修的怕心,从而影响我们整体讲真相。

事情是这样的:两天前,一同修与我讲,他们二人、三人一组相约准备第二天晚上出去安放讲真相录音机。我当时也就准备这两天去山区农村送资料,再加上同修又说他们已经安排好了,就没有去。我的漏是私心,有怕心。当时没有积极主动提出我也要参与她们救度众生的行动,我有怕心,怕晚上出去会有危险、怕被抓、怕……如果不是怕,那一定应该主动参与,哪还会要同修来叫我参与呢?有这么不好的心,就要把它去掉。

对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的应该在法上认识法。“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人世间一切现象都是假相。动了人心,那“大事”不就真出现吗?所以就看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怎么去认清它、去掉它,才是最关键的。

山区世人喜得法 邪恶发疯

有个亲戚家在山区农村。此处无一人炼功、无人知晓真相,他们都被恶党的谎言宣传所骗,同时又被党文化深深毒害着,又惧怕恶党的迫害,因此,都不愿听真相。经过几年的讲真相,加上自己严格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让他们看到了、见识到了、也认识到了大法的威力、大法好。

二零零五年三月,村民们听说我去了,就俩俩结伴来看我,好热闹。寒暄过后,我就把话题切入真相上,讲一个个真相故事;讲邪恶的迫害情况、事例;讲恶党的邪恶本性;讲国际洪传大法及声讨邪恶集团的情况、声势;同时也解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村民们个个都听的津津有味。突然,小群叫了出来:“哎呀,是真的,真的!”大家都看着她,她说:“表婶,是真的!我刚才听你讲时突然一股热流涌向全身,后又是一股冷气从背部直往脚下走,好舒服啊!”看她那高兴劲儿,大家都受到了感染,我说:“这是你的缘份大的缘故,师父在管你了,珍惜此机缘吧。”大家走时每人都带走两份真相资料回家慢看。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院坝学法,小群、小华又来找我,我又给她俩讲起了真相,小敏也来了。在听真相的过程中我无意拍了一下小群的肩部,她当时又叫起来:“哎呀,又是一股冷气从背上往脚下走了,本来腰很疼,不知不觉中腰也不疼了。大法太好了,太神了,我要跟你学。”小华也说:“我没象她那么敏感,但我也很舒服,我也要学。”(小华的父亲、丈夫都多次听过我讲真相,但只是笑,不信修炼,她父亲愿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

当天晚上,小群、小华、小敏三人就开始学法炼功,以后就逐渐增加,加上二零零四年二人,二零零三年一人,共九人。小华的丈夫刚出院,脸色很难看,看见小华在学,就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认真的看了起来,一天后,人精神多了,他一有空就看、连烧火做饭时都在看,一天天的人完全好了。

很多村民们觉醒了,有九人学法炼功,只学法未炼功的五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的七人。

写出这些,与同修只是交流、共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