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惨遭非法关押 父亲要人竟被劳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一位六十岁的老人,因清白无辜的女儿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钱财被洗劫、榨取,他去公安局喊冤,要钱要人,可料想不到的是:还未等老人开口,穷凶极恶的警察就将他推倒在地,重殴一顿,这还不算,接着将老人关进拘留所拘留了七天,更荒唐的是:警察又将老人送到了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这位老人的名字叫马义庆,今年六十岁,是山东潍坊市临朐县七贤镇孔村农民。他未修炼法轮功,但为人正直善良。

老人的女儿叫马友娟,三十多岁,是个善良的理发师。女婿叫于可军,是昌乐县农民。小俩口都修炼法轮功,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可是,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和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之后,他们的平静的生活被打乱,并且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迫害。九九年七月于可军因进京上访被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同年十一月,马友娟才生孩子一天,于可军就被非法关押十多天;二零零零年十月于可军又被非法关押十多天,罚款一千元,并被镇政府非法扣押了房产证(至今还未归还);二零零一年元月,于可军被送到昌乐劳教所洗脑班迫害了一个月;二零零二年八月,乡镇派出所又来到了于家,企图带走于可军、马友娟,从此夫妻二人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流落在外长达四年的马友娟、于可军夫妇,被潍坊市国保支队指使寒亭国保大队、寒亭城西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的大法书、值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贪婪的恶警抄家时连马友娟理发室抽屉里的角币也没有剩下一个,家中的钥匙也被抢走。当晚,他们年仅八岁的女儿也被带到城西派出所非法关押。第二天,马友娟的父亲马义庆将孩子接走。夫妻双双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后,于可军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马友娟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

自从马友娟被绑架后,马义庆老人曾多次到潍坊市公安局、寒亭公安分局去要人要物,均被恶警推诿、阻挡。老人托关系要女儿,先后被榨取人民币二万六千余元。可女儿仍被非法关押着。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清明节)上午九点多钟,马义庆与女婿于可军一起来到了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办公室(在公安局大楼十一楼),要求放人,归还被扣押的财物。他们刚进办公室(办公室里共有三名警察),还未开口,一个警察大声斥责说:你们在大厅登记了吗?于可军说“登记了”。另一名警察也冲着他俩吆喝“谁让你们进来的?出去!”这时,一个矮个子警察用手狠狠地拍了两下桌子,喝斥“滚出去!”

马义庆老人因女儿做好人无故被关押,半年未见面,尤其是听说公安整的要给马友娟判刑材料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后,公安仍不放人,还要继续捏造材料,非要置女儿于牢狱……现在警察又这么蛮横,内心极不平静,他毫不畏缩地也用手拍了两下桌子,理直气壮地说:“俺还未说什么就赶我们滚出去?!这是公安局的办公室,不是你们家!”顺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矮个子警察更火了,吆喝老人“这是公安局办公室的椅子,你不能坐,滚出去!”并去拽椅子,硬将椅子从老人身下夺了过去。这时,恶警丁金光和另一高个子恶警同时围过来往外推拉他们二人,老人不走。恶警更火了,丁金光三人把老人推倒在地上,两人拖脚,一人拖手,往门外拖。老人在挣扎中顺手抓住高个子警察的毛衣,高个子火了,狠狠地打了老人一耳光子,拖到门外时,老人用手抓住门框,有一个恶警用力关办公室的门,要夹老人的手,于可军见状上前用脚将门挡住,老人的手才没被挤……老人就喊:“公安局打人啦!公安局打人啦!”仨人把老人拖到走廊上,丁金光用膝盖顶住老人的胸膛,另一名恶警拧住老人的手,直至老人不能动弹了仨人才住了手。

恶警们关上办公室的门,在电梯口打电话,叫来东明路派出所葛宽文(所长)等警察,他们强行给老人戴上手铐,带进国保大队办公室,逼迫他们二人蹲下,恶警上前殴打于可军,撕头发,打头,又将他们二人拉到东明路派出所,把二人分别关在两个屋子里,铐在暖气管子上,葛宽文等警察分别对他俩进行非法审讯。最后,他们诱骗眼花看不清字的马义庆老人,在伪造事实、颠倒黑白的笔录上签了名。当天下午六点于可军被放回家,而马义庆老人却被他们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

四月十一日上午,东明路派出所葛宽文打电话将于可军叫到派出所,再次非法审讯他。到下午六点,恶警拿出伪造的笔录(将殴打老人,将老人推倒在地的情节删掉),并以“你在劳教期间,完全可以送你劳教”相威胁,逼迫于可军签字。到了十二日下午,于可军与二哥去拘留所接人时,拘留所说上午被东明路派出所接走了,他们连忙赶到东明路派出所,结果被告知,老人被送到了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四月十三日,于可军的二哥到昌乐劳教所探望刘义庆老人,连劳教所的所警都觉的这件事情荒唐至极,并说“从没听说因为这样的事情将人劳教”。见到刘义庆时,老人非常委屈与不解:明明自己没做错什么,挨了警察的打不说,反而还要被拘留、被劳教,天下哪有这等冤枉事!……

可怜于可军八岁的小女儿,妈妈被非法关押,不得不依靠姥爷照顾(爷爷奶奶年岁已高,无力抚养,姥姥现在照看着一个三岁的小孙女),可现在姥爷又被邪恶非法劳教,爸爸外出打工(干建筑,早走晚归,工作时间比较长),无奈之下,才上一年级的女孩就得自己照顾自己,自带家中钥匙,中午回家自己泡方便面吃,或买两个火烧充饥……

我们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发出呼声,与我们共同制止潍坊当局的邪恶行径。同时,正告潍坊公安局局长黄潍连、国保支队头子王伟及丁金光、葛宽文等作恶者:八年来,你们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及其中共恶党迫害良善,已经造下了天大的罪业,不久即将大难临头,要遭到灭顶之灾。这绝不是危言耸听!现在给你们指出一线生机,做法就是:退出中共恶党(化名即可);赶快停止迫害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以赎回自己的罪业。否则,后悔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