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过程中我是怎样不断去自己执著心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也算是个老学员了。当常人时我的性格很内向,不太愿意和别人交谈,也不愿意背后讲究人。但我很在意别人对我说话的态度和语气,要强心很强。虽然不为大名大利,但也要求自己什么都做好,总想要争个什么似的,更不叫别人说自己。平时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学习好,要求自己的丈夫工作好,最好能当个官叫人瞧得起。在个人利益上凡是我应该得的别人要争去了,我心里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修炼之后才知道这些都是非常不好的心。

*去掉对自己身体的执著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胃不舒服,吃东西发胀,堵得慌。头的右侧象有什么东西紧贴在头皮上,感觉不通畅,有智慧发挥不出来,整天昏昏沉沉,精神不起来。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昨天我把大家身体上不好的东西摘掉后,我们大多数人感到一身轻,身体非常舒服。”学了师父的法后,我也从没把它当成病,但是那个状态已经形成了自然,在我的思想深处已经形成一种很强的观念,形成了一种很强烈的执著。比如在吃饭时,一看见那个东西不可口,还没等吃胃先不舒服了,堵得慌。我感觉自己已经对它无能为力了,只是消极的承受着。我根本没有用正念抑制它,也说明了根本没把那个心完全去掉和放下,那个执著的物质还存在。我不断的学法,对法的理解也在不断的加深,我意识到不是法不行,而是我自己不行。从此以后,我努力在思想中发出强大的正念:那不是我的胃,我胃不痛,也不堵的慌,吃什么东西都行,师父给我身体上下成千上万的气机和机制,我身体百脉全通。在修炼过程中我不断的把心放下,不断的提高心性,不断的加强正念,不断的消掉这些不好的物质,它就会变的越来越弱,最后完全不起作用。

*去掉怕心也是去掉最大的私心

怕心,这个隐藏最深、最大的私心,贯穿我整个正法过程,从“很少怕”到“最怕”再到“不怕”。

九九年大法刚遭到破坏时,我对师父、对大法从来没有动摇过,一心一意想用自己亲身经历来证实法。通过学法后,我个人的身心确实得到很大变化和提高。迫害刚刚开始也亲眼看到许多大法弟子去省城,那个场面太壮观了,每个大法弟子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口号,没有标语,都好象用自己的心诉说着得法后的升华。

九九年末,我去北京证实法。到北京后才知道国家信访办的大牌子早已摘掉了,根本不让说话。只要你说是炼法轮功的,立刻就抓起来,象对待犯人一样戴上手铐子。当时我也不例外,那时由于对法悟的不深,当看到这样的场面后就把这一切当成人对人的迫害了,产生了怕心。后来我再一次去北京证实法,亲眼看到恶警打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电击,年龄很大的大法弟子被强行灌食。当时没有认识到它是在破坏法,它们就是对着法来的,强烈的私心再一次被触及,怕心也就更严重。

日后,市“六一零”和派出所居委会不断的来我家骚扰,使我整日不得安宁。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七、八个人突然闯入我家,一顿乱翻之后把我强行架到派出所。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于当天晚上安全回家,但从此后怕心就更重了。到后来竟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流离失所七个月。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正念也越来越强。我贴真相时,嘴里不断的念正法口诀,而且不断的在心里说:是师父让我来救你们来了,你们要认真看真相好得救。每一次往住户门上贴真相时,就念一句《洪吟》〈助法〉中的“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

在做三件事中,一次又一次证实了大法的威力。师父说的话就是宇宙的法理,就是那样。我也经常对自己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就这样我的怕心越来越少。师父是宇宙的主,大法弟子是众生的希望,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什么事也不会有。当务之急就是救人,我抓紧一切时间救人,我不想在法正过来的时候留下遗憾,我要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在一思一念中去掉各种执著心

在做三件事当中,我意识到自己的慈悲心不够,尤其在劝三退当中表现更加突出。遇到好讲的,我能从各个方面切入耐心细致的讲,使他(她)们彻底明白真相、明白三退的目地和意义。遇到思想障碍大的人,我立即就产生了急躁情绪,正念之场也就越来越小,甚至心里有时还想:爱信不信。我这哪象个修炼人,就连常人的耐心都没做到。想起这些真是觉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善心不够在家庭中也能表现出来,我的小外孙今年五周岁,这孩子从生下来觉就非常少,而且必须得抱着睡。从小买了很多玩具,买回来就弄坏,隔一段时间就拼命的无缘无故的哭。这时我和老伴还有姑娘就一起发正念,开始时心态还很好,发出的念也很纯正,时间一长,我看效果也不太好,也没马上起作用,就表现出不耐心,思想中产生我还没学法或还有什么事没做呢。这是多大的私心啊,根本没有慈悲和善心。

在和同修的接触中,或在一起做证实大法的事时,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表现的也很强烈,在我的潜意识中也觉的自己比别人做事行,我还在思想中经常产生让别人说自己好的心理。比如在很小的事情上都能体现出来,如:从来没来过我家的同修要来我家,我就得把屋子收拾好等等一些想法。在家庭方面,我能和两个弟弟平衡好关系,他们很早也都退出邪党,并能做到孝敬父母,但总让我干这干那,我当时表现的就不太善。和丈夫、孩子(都是修炼人)之间,我的私心很重,总是想要以我为中心,谁不同意我的想法,当时就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向内找,我意识到他们都是修炼的人,都能按照法去做,我的标准是什么?怎么能让人家非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呢?每个人的层次不一样,自身带的东西、特点不一样,我怎么能把我个人的观点强加于别人呢?当我把自己拧劲的心理顺过来后,不再以我的标准看待他们时,我发现他们有很多方面的心性比我高。现在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经常切磋,共同精進,看见谁有执著心马上能当面指出来。

谢谢师父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不留下遗憾。把自己时时都当作修炼的人,按照师父的法去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