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师尊无量慈悲,活在神奇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记得师尊在一次讲法中有弟子问师尊,什么叫佛恩浩荡,师尊做了专门的解答。我2004年9月進入大法修炼,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威严;大法是最精深的,是真正的科学;感受到了师尊的佛恩浩荡。

一、迷茫中得法

我在95年就看过大法《转法轮》。但是那时迷在人中,对名利执著太深,看过一遍后就放下了。而我那本《转法轮》是怎样得的呢?是我先生周六坐车回家,要上车时,人家送了他一本,他没看,回家就给我了。时光很快到04年,9年中仍是忙于逐利,我仍不知道大法是什么。因对恶党没有好感,对电视上对大法的诋毁也一直将信将疑。但这时的我虽然刚50出头,但似乎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了。我几十年严重神经衰弱,1米65的个子只有80斤体重,又黑又瘦,眼圈深青,见到我的人都认为我活不长了(这是后来人对我说的)。我天天吃中药,天天爬山打太极拳,仍是每况愈下。后来有一天,我到书橱找东西,不知怎的拿一本书出来,一看是《转法轮》,我当时端详着,就觉的很奇怪,9年中我搬了两次家,那么多书竟然他也在!也没多想,就把宝书放到楼上储藏间一个放满了废稿的编织袋里(那袋废稿是准备卖掉的!我无可宽恕的罪!)。

后来一个在超市做生意的人问我:看你这个样你有什么病?我说也没查出什么病。她说你还这么年轻,可得好好的,你炼炼功多好。我说我爬山打太极。她说,山上多脏,那么多人,你一个人在家炼炼功多干净。我也没多想,就从她那里拿了师尊的讲法录音带,可回家后一盘没听完,录音机就把磁带绞了。让我无法忘记的是我从她那里拿录音带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心里很害怕(不是对恶党的怕),一路上吓的后背直抽,也不敢一人在家听。无奈就把带还给同修,说是以后再听。这个同修又说,要不你就看看书?我说书我倒好象看过,现在好象还有。她说那你看看多好!我也没问怎么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和为什么要看,就回家到楼上找书。可奇怪的是我把编织袋里所有的东西都倒出来,翻遍了所有能翻的却没有找到。突然间我就觉的可能一个什么宝贝我把他丢失了,懊悔极了。以后很长时间,只要想起来我就去找,竟一直没找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便在心里缠着了。直到现在我也无法说清当时的心情和难以言说的懊悔!也直到那一刻,我才记起我把宝书拿在手里发愣端详的情形!柔和的阳光照到书上,法轮闪着光看着我!象要对我说什么!可我竟那样一步步走上楼把他放到废稿袋里了!千万年的等待因为麻木因为执著,几乎失之交臂!在后来的多个场合,我多次讲起我的罪我的痛,现在我已深深的知道这一现一失意味着什么!所有的生命真的应该珍惜这千万年的机缘呀。

后来这位同修对我说,由于生意不好做,她有好几次想离开这个地方,但是都不成,她说她知道是师尊不让她离开,因为这里有有缘人要得法,师尊让她等我。现在,此刻,我敲着这几行字,我仍忍不住哽咽!师尊为了度我,费了多少心血!

现在的我,身体健康,体重已达标准。两年多的修炼,也许我不是太精進,也有的时候懈怠,但是我真的是很想修炼,因为我一次又一次的亲身感受到师尊的无量慈悲,所有生命的真正的主!佛恩浩荡真的就在我的每一天!

二、师父为我除魔障

在刚开始的一天早上,似睡非睡中,我看到我自己躺在我身边,戴着很厚的帽子,脖子上围着一个治疗用的带子,嘴半张着,黑青的脸和整个身体都在说着一个字:累!当时我想,这是我吗?我就是这个样啊,我要死了。接下来的一天,仍是在似睡非睡中,突然看到一个像卷毛狗一样的很黑的东西从我右侧跑过去,没有见过的那种黑,我吓的打了个冷战,再也不敢睡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第二天早上,仍是似睡非睡的状态,一个黑黑的像小孩画的太阳公公的样子的东西吱吱叫着瞅着我从我的左侧跑过去,像是对我很生气,我又吓了一身汗睁开眼。我很害怕,我没有练过气功,除了人家送票听过气功报告外,什么东西我都没有接触过,我是怎么回事呢?而且,在这之前,我一个人在阁楼上,晚上整宿睡不着,吃两片佳乐安定才睡四个小时,每天瞪着眼等天亮的时候,阁楼顶上就好象还住着一户人家在搬家一样,咕咚咕咚咚咚的响个不停!我跟家人说,怎么一到晚上楼板上就象有人搬家一样?家人说我神经病。几年了一直这样。

可是又是一天早晨,仍是似睡非睡的状态,我在犹豫起床还是不起床,突然有一只手挡在我眼前,是一只右手,离我的脸非常非常近。我想,怎么一只手呢?谁的手怎么挡我呢?我就看这只手,白的晶莹,手腕上一截镂金的袖口,实在是精美绝伦啊,我就想,这是谁的手啊,怎么这么好啊,真是太好了。(直到现在,无论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那只手依然还清晰!)可怎么挡我呢?正想着,突然几个灰白色的影子在手的后面出现,做着各种动作,我依稀觉的正是那几个黑东西,不过这次它们立起来了,张牙舞爪了一阵就没有了。我睁开眼,想了很久:是谁的手啊?突然间不知怎的就明白是师父!是慈悲的师尊把那些恐吓我的魔也许是附体给我挡开了!

从那以后,半夜里,我的阁楼上再也没有咕咚咕咚的搬家声了。

三、净化身体

我开始炼功。我不知道大法能治病,只是记着同修的话,在山上打太极脏,在家炼功干净。可是就在我炼到第三天的时候,我身体里开始出一种很难闻的味,一连几天都这样,熏的我自己也很难受,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这之前我一天到晚浑身骨头疼,全身上下摁哪儿都是特别的滋味,晚饭后总在按摩椅上按摩。大约一星期左右,有一天晚上我炼完功下来按摩,突然觉的我怎么浑身不疼了?我摁胸摁胳膊摁骨缝,都是很舒服的感觉。而且,多年来涨的鼓鼓的两肋及中腹,突然不涨了,我常年吃逍遥丸和舒肝和胃丸解决不了的问题,突然解决了。我很吃惊的坐在椅子上说,咦?我怎么这么舒服啊?啊呀,我身上真是太舒服了呀!怎么回事呀?!

四、一张成了三张

那时我也不懂的怎么算是执著,就觉的要炼就好好炼。每天也学法,但是头脑里还没有要精進的概念。就在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如常学法。同修把师尊的经文《道中》和《也三言两语》做成一个小卡片,塑封好,给了我一张,我就当作书签,每天学法前拿出来读一遍,放到床头橱上,学完法再夹到书里。可是就在这天晚上,当我学完法要把放在床头橱上的卡片放回宝书的时候,我惊呆了。我的一张卡片变成了两张!而且稍稍错开一点静静的在那里。我一下子坐起来:怎么回事?我一张卡片怎么成两张了?!难道是塑封粘到一起了?!我就把两张卡片往一起摁,结果也粘不到一起,对着台灯比它们的大小,也看不出明显的不一样。就想,真是太笨了,两张卡片这么厚,一两个月了就偏偏不知道是两张!看来我脑子真完蛋了。一阵自怨自艾躺下,也不再往心里想。第二天,我又重复着如常的一切,可是,当我学完法准备合起书来的时候,又一张卡片眼看着从书中出来滑落到我手上!我惊呆了,吓的浑身冒出汗来,几乎是发着抖暗叫:天!怎么回事?我的卡片是怎么回事呀?怎么一张成了三张啊?!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是师尊在告诉我:你得法了,好好学啊,不要辜负了这万古机缘。

一个常人怎么能接受这一切承认这一切!千百年来在我们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观念和人的理怎么能体悟的了佛恩浩荡啊!

五、一举一动一思一念

以后我学法就好象师尊就在我脑子里一样。看到开天目,我就想,我不要开天目,看到妖魔鬼怪也好神仙也好,我都害怕,我就不看,什么都不看,就闭着眼修。可是我再学法,就看到师尊说开天目是件好事。打完坐腿疼不能走路,我就在心里叫:啊呀,师父啊师父啊。结果再学法就看到师尊说:腿疼的时候老叫师父是不是执著呀?后来有一次,我想,不行,佛法这么精深,我看书要一个字一个字好好理解,要把师父说的一些法理在脑子里具像。可我再学法就看到师尊说:你理解不了!我一下子就惊呆了。我们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师尊真的在天上看着啊。

今年以来,每当我坐在沙发上静心学法的时候,身体向这边歪,书上的字就向这边歪,身体向那边歪,书上的字就向那边歪。而且有的时候书特别大,有一尺多长!最神奇的是每当我静心学法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发热发胀,有的时候出汗,我的头顶上总有东西在动,甚至我的脚趾尖都胀的一鼓一鼓的!现在我已经明白了,那其实不只是我自己的感受,不是我一个生命在修炼,那是我以下所有的众生为得救度为同化大法而在雀跃!

在老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我逐渐知道去人心和向内找。大约修炼一年后,有一天晚上我依在床上想:我都还执著什么呢?名?利?我现在可不想那些了,亲情?亲情有什么好执著的?我也不会执著。师父说了,哪是你的母亲哪是你的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而且自己一辈子不会骗人,不会耍心眼,突然间就觉的:我应该是一个好人吧,师父说我们都是从地狱里捞起来的,那我可能也是靠上层一点的。正想着,突然就觉着自己额头“啪啪”两下,好象有人往我脑子里打东西,而且极快的有一个图案打進脑子一闪就消失了。我是闭着修,我不知道是怎么看见的,但是我清晰的看见那图案之后,极快的反映出的第一个念头竟是:呀!我这么脏!我的血管这么脏!接着就听到师尊在我脑子里严肃的说:你要扎扎实实修你那颗心!我“唰”的一下汗满全身,羞愧难当,真想找个地缝钻進去!象其它类似情况一样,现在,此刻,无论睁着眼还是闭着眼,我都能清晰的记忆起那个图案,仍能真切的感到如芒在背!我真的知道那是我的血管,是黑色咖啡色红色相间的一个东西,要修成一个纯净的生命真的很艰难啊!

六、十个信封

好在我已认识到真理,我义无反顾。今年三月,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恶行曝光后,我很震惊但没有害怕。有一个念头,就是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邪恶的恶和残忍。于是,我发资料去了两个邮局。从邮局出来,我很高兴。觉的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可進到车里,刚一启动车,就听到“咣咚”一声,接着一辆摩托车倒在我车的左侧。我也没有着急,就摁下车窗问那人:“撞了?是你撞了我还是我撞了你?”那人说我撞了他。我说:“我刚启动啊。”那人说你没打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打没打灯,就对他说,没关系,我买了保险,你在这等一下,等警察处理完了你再走,警察不开单子保险公司不给赔偿。那人答应了。这时我看自己的车,左侧后车门废了,都撞透了。再看那摩托车,竟然没事!毫发未损!旁边围观的人说,哟,咋撞的这么厉害!后来警察来了,那人讲了情况走了,警察就说,那你就自己修车。并且说,刚才看你倒车也没倒到位,得再罚二百元。我说,我没到位吗?我的车都这样了还要再罚钱吗?警察说两码事,得罚。于是我又交了罚款。

处理完回到家天都黑了。趁先生不在,我先给同修打电话报平安,然后就想怎么跟先生说,一边心疼车。毕竟撞的太厉害了。一边想着我就打开发资料背的包,要把水瓶拿出来,不想神奇又一次出现了!在我包的一侧,水瓶的旁边,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摞信封!我一下呆住了,哪来的信封啊?我赶快拿出来数了数,十个!整整十个!我在心里叫,这怎么回事!?我也没买信封啊,我也不可能买这种信封啊!我仔细的回想每一个环节,都是根本没有和不可能。突然间一股热流充满全身,我猛然明白了,啊,是师尊在鼓励我啊!是慈悲的师尊在鼓励他的弟子:没事,向前看!有些帐就给你还了!给你打个满分!于是我所有的郁闷伤感顷刻化为乌有!我那么真切的感受到师尊就在我的身旁,注视着我的一切。我又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我是一个有师父的生命啊!

七、活在神奇中

修炼两年多中,真的活在神奇中。我打坐和学法的时候曾经看见过白菩萨,很白很白的,有好几次觉的头前方闪过金光,有时候吓一跳。有两次师尊帮我把磁带的a面给换成了b面。

最近有一天,我觉的特别疲劳很不舒服,学法学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了,想起明慧网上同修说的有魔干扰学法的事,我就合上书半躺在沙发上,心想:灭迫害我身体干扰我学法的邪恶!灭!想了一会儿,没什么明显的感觉,就坚持着又打开书。看着看着,突然觉的书的下面有几个字特别大特别黑,就好象是用树枝搭起来的字一样的感觉,就觉的奇怪。顺着读下去,结果看到的那几个又黑又大的字是:净化身体!我立即明白了,师尊在告诉我:没什么,你的身体要不断的净化再净化!现在,此刻,泪水又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是一个有师父的生命啊,一个有师父的生命多么幸福!

师尊说:“大法看人心”,尽管我是新学员,尽管我有很多时候可能做的不太好,可我有一颗信师信法的心,至慈至悲的师尊看到了我的心!两年多的学法实修,我见证了佛法的神奇,见证了“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论语》)。同时也见证了师尊的无量慈悲和神迹。佛慈悲于人,佛恩浩荡,可是,用人的语言怎么能说的清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