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年晚会售票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一、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协调工作

多伦多的售票从十月份就已全面展开。我主要是负责协调华人商场售票点。售票点在演出前四个月是周末售票,在演出前一个月是每天都售票。开始协调一个售票点不算难,找不到人时,最多是自己顶上。但发展到三个点后,困难就多了,三个点的三套设备,包括电视机、DVD机、桌子、资料、展板等等,每天要接送,还要找人;每天的票务管理、现金点算;自己还有常人的工作,家里两个孩子,小的才四岁,先生有其它的项目。我整天忙的团团转,用我那十六岁女儿的话讲就是:“我们家整天都只是听到妈妈在呱呱叫。”后来我就想把其中一个售票点分给另一位同修协调,谁知同修对我说:“我宁愿天天去卖票,也不愿做协调人。”没办法,我就只好继续承担下来。

我是二零零二年幸得大法的。没修炼前,我是个在家里说了算的人,后来全家修炼后,我开始努力去掉那种指手画脚、命令别人的坏习惯。这次是我第一次做协调人的工作,深深体会到了它的难度,其实也是师父给我一个修好自己的机会。

有一天晚上我打电话找人卖票,打了几个小时都没找到,最后的一位同修还给我解释了她一个星期的安排,我就不耐烦的对她说:“我又不是来调查你每天做什么的,不用向我汇报你的安排。”同修也只好对我说:“那你以后不要打电话找我值班了,我没时间。”

当我学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说:“大家记得,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如果你们都能做到,那么证实法中就不会出现争执不下的事;你们要真有这样的坚实基础,出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冷静下来想想别人看看自己,我想很多事情都会做好的。”其实这位同修很不容易,先生不修炼,家里有个四岁的女儿,工作日她到大法弟子办的媒体的办公室上班,周末还要做常人的工作。我不但没有从关心她的角度去想,反而只因别人不顺从自己的安排就埋怨。当我意识到是自己错时,情况就变了。

早晨一到炼功点,就有一对同修夫妻(一位能讲国语,一位能讲粤语)主动问我可不可以去卖票,还答应以后每周都能去一天。另两位会三语(国语、粤语、英语)的同修也报名。接着我的手机就整天响个不停,报名参与售票的同修就源源不断。

一天早上我布置售票点时,想着还有另一个点需要布置,心里有些急。当同修问我问题时,心里十分不耐烦,心想:“连这都不懂。”旁边站着一位静静观察我的同修,他看我忙的差不多了,就过来对我说:“你这种急性子,这种态度怎么能做好协调工作呢?”我就问:“我怎么了?”他说:“你性子急,脑子转的又快,而你嘴巴的表达又跟不上你脑子所想的,你自己想到的东西就以为别人都清楚,当别人不明白时,你就发毛。这样的协调是做不好的。”我苦恼的说:“我也知道我是不行,那怎么办呢?”同修说:“这么简单都不知道怎么办?”我急忙问:“快告诉我咋办。”同修回答说:“好好学法。”

同修的话点醒了我,很多时候自己是忙于做事而忽视了学法。师父说:“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致澳洲法会》)而我的学法常常是走形式,心不静,嘴里在读着,而心里在想着:今天打电话找谁去卖票好呢?明天我要不要跟天国乐团去做游行报道呢?我要怎样才能把有关晚会的报导写好呢?事情繁多,我又是这种心态,我能学好法吗?法学不好,我能把事情做好吗?我别无选择,只有加紧学法。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后,继续售票。

但有时很难找到同修到售票点值班时,我就会有放弃那个售票点的念头,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此时,又是师父的法点悟了我:“其实大家想一想,过去的修炼人要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炼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炼法门,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越最后越精進》)

那段时间多伦多天国乐团参加各社区的游行又特别多,当我跟着天国乐团跑了几天做报道后,我的怨气就来了:离多伦多晚会的演出只有两个月了,一共也就六十天,三个售票点也就一百八十天,乐团有一百五十个成员,平均每人也就一天左右,但为什么就那么难找到人愿意参与呢?当我有这种依赖心理和忿忿不平的心态时,售票情况很不好,连续两星期连一张票都没卖出去。

此时当我协调不动时,我觉的需要与大家在法理上交流和沟通,我就把我对新年晚会的理解、目前售票点的状况和困难等用交流的方式写出来与乐团的同修交流,并把各售票点的时间安排表发给大家,法理上清楚了,大家的心也就朝着一个方向动了。后来售票点的值班人员基本上都是天国乐团的同修,一直坚持到晚会演出的前一天,他们都在那坚守着。

二、遇到干扰如何修自己

接近多伦多演出还有两周时,售票点的票出的很快。而在这时我们家被盗了。一天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我们到多伦多大学参加大组学法回到家,发现家里被坏人破门盗窃,家里翻了个底,而那天我先生又去渥太华做晚会报道。报警后,我就坐那发正念,希望售票的现金不被偷走。

警察到来时,四岁的儿子赶紧躲到桌子底下,因为他看过真相资料,以为警察都是坏的,而当警察友好的待他时,他也就放心的去睡了;十六岁的女儿第一句话就是问警察能不能先找一找她的小号(她是天国乐团的小号手),当她发现她的小号还在时,高兴的不得了,也就什么都不在乎了。看看孩子过关真容易。

而我自己呢?首先冲到楼上发现还来不及上交的售票现金两千七百多元已被盗时,心里就恶狠狠的冒出了一句:“这些狗特务。”当发现自己所有的金银首饰也都被盗了时,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了。静下来认真的向内找,发现自己近期的不少执著心:欢喜心、显示心、对金钱的执著、没有安全意识等等,是造成这次盗窃事件发生的原因。

例如,每当那一天的票卖出的多,我就会产生欢喜心,并在显示心的作用下到处张扬张扬。有一天早上同修A还在布置摊位时,就有人来买了八张票,我接班时,同修A并没有告诉我这件事,只是把售票的钱交给了我,后来是同修B告诉了我这件事。我就在电话里到处跟同修说:“我们今天售票点还没有摆好摊,就有人来买八张票了,同修A修的真好,一点欢喜心都没有。”谁知过了两天,买了八张票的那位先生就回来找我要退票了。我给他讲了很长时间的真相,他还是坚持说由于家里突然有事,不能来观看晚会。由于我明知故犯所产生的欢喜心和显示心,令八个人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

还有就是当陷入做事状态时,就会忘了自己是在做着救度众生的大事。脑子里整天想着:今天卖了多少票?收入多少?明天还有谁要还钱给我?在学法或打坐时这些问题就不停的在脑海里翻。

安全意识不强也是让邪恶钻空子的原因。我常常是在售票点的桌子上摆着票子和现金在那敞开的点数。有一次,一位同修提醒我说:“在公共场所还是小心钱财为好。”我有点得意的说:“这是大法弟子的钱,谁敢偷?”

师父说:“各种的邪恶的因素都会钻大法弟子还有执著和一时意识不到的常人心的空子。”(《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当我找到自己的各种执著心后,我对盗窃者没有了先前的恨,有的只是内疚和后悔,不管他们是特务还是小偷,是因为我有漏,让旧势力有空可钻,致使他们偷窃了大法弟子的钱,而令到一个或几个生命对大法犯罪。我在此也想对那些在我们中间而做着特务勾当的人说句心里话:赶快清醒吧,不要再做破坏大法的事了,机会真的不多了。

三、师父时刻都在给予我们信心

一个建立在名为“新旺角广场”的售票点,刚开始时人们的反应很冷漠,不接传单的很普遍。有一同修对我说:“这新旺角一点都不旺,一天下来一张票都卖不出去。真急人,有人不但不接传单,还给脸色我看呢。”是啊,救人是不容易,但只要是师父要的,我们一定会坚持去做。其实相比于过去修炼的“苦行僧”,相比于纽约同修,我们已经容易很多了。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经文里说:“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们这一点苦,真的什么都不是。

一个月下来人们的反应仍然很冷淡。我也曾有过颓丧的状态,有时还觉的真有点浪费同修的时间守在那。但有一次我突然发现,放在电视机旁边的那朵金黄色的纸莲花在自转,我很惊喜和激动,我知道师父在给予我们鼓励和信心。

在人的这一层,虽然没有明显的效果,但我们已布下了这个场,神看的是我们的心,只要我们有颗救人的心,有缘人就会得救。后来就有一位女士来到售票点说,终于找到你们了,听朋友说这场戏很好看,我要买两张票。

售票点的清场作用给我的感触很大,启动了一个多月后,相比刚开始时,人们的反应有很大的变化,发传单几乎人人都接。不接的就说:我已收过了;我已知道了;我朋友已帮我订票了。有人看完传单就会回来问:“你们下星期还来吗?我可能要来买票。”

启动后的一个月虽然卖出去的票不多,但它在介绍新唐人电视台、介绍新年晚会等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但都很感兴趣,通常会说回家商量后再决定买票。现场的电视播放,也很吸引人,很多孩子都不愿离开,大人就买了DVD给孩子。

后来这个“新旺角”真的就“旺”了起来,有一天同修在“新旺角”收摊后,把票和钱交给我时说:“今天卖出了五十多张DVD,二十二张票,还不包括有人订了明天要的三十张票呢。”

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