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正念营救同修中找自己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我的一位同修是搞技术的,几年来在一个地区组建资料点,破网工具,上网下载,做真相资料,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法,做的非常好,起了重要作用。时间长了对他便产生了人的依赖心,当时未意识到此心不在法上,已偏离了法,任其发展。设备出现问题,都很少从修炼人心性、修炼状态上去找,哪怕是一点点问题也要从技术上去找他。随着资料点的遍地开花,他更加忙碌,搞的身心疲惫,学法的时间也自然的被挤少了。后来竟被绑架(当然旧势力是不配对其迫害的)。

得知这一消息后,我的心情十分沉痛。一方面恨恶人的卑鄙(当然此心是应该去的,因为他们也是应该救度的对象),另一方面又替同修惋惜,但已成事实,怎么办呢?我在的地区离该同修距离较远,当地的情况又不熟,前去讲真相要人不方便,唯一能帮同修的就是发正念,解体灭尽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与因素,将同修尽快营救出来,以减少地区整体上的损失(因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属于整体的,个体粒子的损失,就是整体的损失)。于是通知同修为其发正念,并强调营救该同修的重要(因为他是搞技术的,与资料点联系的多,而与其他同修接触的少,所以多数同修不了解他),好引起地区同修的重视。就这样持续发正念较长一段时间,也未见成效,所以很着急,别的同修也老是打听。同修越是打听,我的心越不是滋味,怎么回事呢?是我们发正念不起作用吗?肯定不是。是不是自己以及同修有什么执著心没去,影响了对被迫害的同修的营救,甚至是给被迫害的同修增加了阻力,设置了障碍,被旧势力邪恶因素钻了空子。

我翻开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其中一段法:“人心的一念都会成为阻碍提高的障碍,所以修炼中有句话叫‘有心修炼,无心得功’。你可以去修,但是你不能执著。什么心都没有,什么都不执著,修的就快,提高就快,魔难就少。只要有执著,修起来就慢。”师父的法启悟了我。对照师父的法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心结打开了,一下子明白了许多。我悟到发正念营救同修的本身不就是整体的修炼和整体的提高的过程吗?营救受阻是整体提高受阻,整体提高受阻是有一颗人心的念障碍着。那就是依赖心,对技术的执著。正念本身也是有威力的,但是要解体邪恶,解体旧势力和乱神,灭尽邪恶因素对正法的干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使正念显神威,发正念时的状态必须是法理清晰,心态纯净,做而不求,“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学法》)。

这里首先应从法理上明确的是被营救的同修在地区救度众生证实法所起的作用,都是来自于大法,所以才能起到那么大的作用,而不是被营救的同修个人如何如何,是人证实法而不是法证实人,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每一思每一念都站在法上,正确对待有技术同修用技术证实法,这样就不会产生偏离法的常人的依赖心。师父说:“来学法的人不管学问多高、生意做得多大、官职多显赫、有什么特殊技能,存在什么功能,都必须实修。修炼是殊胜、严肃的,能不能放下你们那特殊的常人之心,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很难过而又必须过的一大关。”(《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看看自己一开始对被营救同修就产生了依赖心。依赖就是执著,依赖什么?依赖他手中掌握的技术。执著什么?执著他在地区所起的作用,旧势力邪恶因素的干扰,就是让我们看重懂技术的同修的技术,放大我们对该同修的执著,结果害了同修,同修被绑架后再看一看自己发正念营救时,出的第一念是什么?就是要重视营救这位懂技术的同修,强调重视本身不就是加重这一执著吗?在另外空间,旧势力邪恶因素看到了我们这个又强化了的执著心,从而钻了空子,就抓住了我们对被迫害同修懂技术这一执著,找到迫害的借口,其实懂技术本身不是旧势力所能抓到迫害的借口,它也不敢对其迫害,而是有执著了的人心,而且是强化了的执著,这才是旧势力邪恶因素所找到迫害同修的借口,从而无意中就加大了被迫害同修的魔难,旧势力就操控表面一层的邪恶对其下手绑架迫害。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能够得逞,我悟到有自己和部份同修对技术同修的依赖心发展到执著促成的。当然这里面也有常人情所带动的因素,这里暂不说。迫害开始后,我们尽管持续发正念,结果始终被这一强大的执著给间隔着,使地区整体提高就慢,没有形成强大能量的空间场,这样邪恶因素解体的就慢,还达不到灭尽邪恶的成度,所以导致我们被营救的同修魔难大,走出来就慢的局面。

悟到做到,“忍苦精進去执著”(《洪吟》〈登泰山〉),整体提高上来。于是,再发正念时,首先清除自身给被迫害同修增加障碍的执著心,然后发出强大的一念,彻底解体另外空间利用技术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同时请师父加持,结果同修很快的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了,又回到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来。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