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致加拿大法会》与莱州市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师尊在《致加拿大法会》经文中明确指出:“正法形势進展很快,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正念也在大量的解体着一切起不好作用的乱神、烂鬼,从而使世间的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是看到大势已去的邪恶因素与邪党、邪灵也在做最后的挣扎,因此大法弟子更要做好讲真相、救世人与众生的事。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

针对莱州市近两年来所发生的大法弟子接连被绑架迫害的表象,部份同修曾一度感到迷惑不解,甚至有的起了怕心和松懈、麻木的心,认为整个正法形势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大法弟子也在正念正行,为什么在莱州市邪恶还这么猖獗?不仅将七、八名同修长期非法关押后又非法判刑和劳教,破坏了城区资料点,还发生了一次性抓捕近距离发正念的二十三名同修的严重事件。这除了是“看到大势已去的邪恶因素与邪党、邪灵也在做最后的挣扎”之外,我们是否也要向内找,向内修,找找我们的整体和个体做的怎样,是否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某些人心促成的?是否做到了师尊要求的“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呢?在这里试谈几个问题与莱州市同修交流切磋。

师尊在《致澳洲法会》经文中讲到:“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我市的同修是否都应该认真反思一下自己:学法时走没走形式?做到师尊要求的“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了吗?笔者就经常出现学法时赶篇幅,不静心的现象。我们又有多少同修每天连一讲也学不上的?又有多少同修在个人或集体学法和发正念时经常打瞌睡?甚至有的同修至今连大法书上的句子都读不完整,连表面意思也不明白。同修们都会有感觉,法学不好,学的少,怎么算敬师敬法呢?怎么能修好自己呢?怎么能做到正念正行呢?特别是我们有的协调人和资料点的同修在干事心驱使下也存在这种状态,这怎么能行呢?这不是最大的人心有漏吗?不能随时主意识清醒,随时发现,随时排除证实自我的心、干事心、显示心、私心、怕心等常人心,能算是修炼状态吗?做三件事情能保持心态纯正吗?能算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吗?能清除那些虎视眈眈的乱神、烂鬼邪恶因素吗?能走正大法路,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

“正念正行”是否有时停留在口头上和自我感觉上,没真正神起来。我们是否做到了一思一念都求正,一思一念都不配合邪恶,一思一念都慈悲众生,都宽容同修?有的同修长期也不肯找或找不出自己的根本执着,而在做三件事上却明显存在不纯正的心理,有时象是做给师父看的;有的是为了自己不落下,“也算走出来了”;有的为了能提高、能圆满等,以至长时间被旧势力束缚在为私的机制里而不自拔。有时候脑子里出现某些不正的念头,本来是邪恶因素干扰的反映,还认为是自己想的。什么“做的越多,风险越大”,“发资料,贴标语,传九评,抓着就是事”,“某某同修被绑架,有没有找到证据”等等。这不都是旧势力、邪灵烂鬼的圈套吗?这些不正的念头不都是自觉不自觉的配合邪恶吗?难道我们是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吗?有些同修面对恶人恶警的骚扰和迫害时,坦然不动,不害怕,不气恨,冷静的发正念,慈悲的讲真相,危难时求师父加持,帮助解体背后邪恶因素,不都化险为夷了吗?危急时就是简单的一念:“我是神”,“我听师父的”,“师父救我”,也保证会安全的。这不是呼个口号所能代替的,也不是常人式的不怕和勇敢所能解决的。还有些同修在向本地发正念时,总是对被邪恶利用的常人带上一点气恨心,一味的让他们遭恶报,连“不可救要的人”都没加上,仍没走出“人对人的迫害”之误区。

我们是否对师尊讲的注意安全的法理还认识不足?《明慧周刊》的封面上一直都刊印着师尊的经文《理性》中三句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如果我们经常读读这段法,全面理解这段法的内涵,就能理解好师尊注意安全的法理,就会减少许多不应该有的损失。有的协调人和同修平日自我感觉到“正念正行”了,而忽视了安全意识,有时危险逼近时对师父的点化都不以为然,结果在“不在乎”的状态下遭到了恶警的绑架、关押甚至“劳教”“判刑”,危急时神不起来,关押期间还不能“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有的管资料和取资料的同修还严重的不修口,说什么“都是同修没有事,我不怕”,有的随口说出资料点同修名字;有的背离了“以法为师”,去崇拜人,经常提名道姓的赞扬谁谁做的好;某某地方如何好,无形中给同修造成了许多压力。零五年冬甚至还邀请了一名外地来我市“交流”的邪恶犹大;更发生了市区同修被骗走数万元资料费的严重事故。今年一月份发生的绑架二十多名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事件本身,不也足以暴露我们缺乏理智和智慧,缺乏安全意识吗?以上种种在我市不都有深刻教训吗?

我市同修整体意识是否较差?我们每位同修都应该对照自己的心性,看看是否当好了大法的一个粒子,是否都圆容了整体,维护了整体,首先对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和全国的集体晨炼,我们都真正做到了吗?在部份同修中长期还存在“等、靠、要”的心和怕心,没去主动的让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给少数资料点造成了较大的压力;平时也没有向资料点发正念加持;有的同修经常习惯性的背后议论同修,埋怨同修,人为的加大旧势力造成的间隔。在去莱州市区近距离发正念的安排上,我们是否做到了整体协调:去的理智的做好,不去的齐发正念加持?当有的同修遭绑架骚扰时,我们都做到宽容和加持同修了吗?去关心同修的家属了吗?同修闯出来后,去提醒、帮助同修了吗?几乎我们谁都知道,大法弟子再存在不足,再人心有漏,也不允许邪恶钻空子迫害,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对被邪党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和淄博王村劳教所等邪恶黑窝的同修,我们都应该持之以恒的正念加持,帮助营救,我们更应该堂堂正正走出去,心态纯正地做好三件事。如果我们都能从我做起,做好一个大法粒子,时刻为整体着想,为同修着想,为众生着想,减少和杜绝个体有漏,整体还能有漏吗?

是否对及时曝光当地邪恶做的不够?如果参照一下明慧网上登出的邻县市和外省同修的好的做法,就可明显找出我市的不足。我市经常大多局限在随时在网上报道同修被绑架迫害的消息,缺乏跟踪揭露同修遭迫害的事实,更缺乏及时在网上曝光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警与电话号码,甚至连“六一零”头目国保大队及政法委头目的电话号码都不掌握。也很少及时制作揭露本市邪恶迫害的真相资料和标语,在全市城乡广泛散发、张贴,尤其要到恶人恶警的家乡、住宅区、工作地点和亲朋处散发张贴。对“六一零”和公、检、法及邪党党政人员讲真相,寄资料也做的很不够,这样怎能起到震慑邪恶,救援同修,制止迫害的强大作用呢?这都是我们整体上应该立即纠正的。

笔者层次有限,所谈所写难免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