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师尊交上修炼的答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前几日做一个梦,醒后,十分清楚。梦中,桌上放一张卷子,卷面上方有一排格,第一格里有一个“白”字,其它格是空白,醒后悟到是师尊让我写修炼心得,在这一点上我还是空白。我又想起《忆师恩》中有一篇文章说:师尊在各地传法很忙,在火车上看学员心得体会。我想师尊这么看重弟子的修炼心得,那这绝不是小事,一定是修炼的一部份。我决定动手写,向师尊交上我修炼的答卷。

一、得法

我是女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七岁,于九六年冬天回娘家从母亲那里得法。记的当时母亲说她炼一种功法很好,让我也炼。因我什么都不信,也从没炼过气功,也没听说谁炼出奇迹,就对母亲说不炼。母亲又说你先看看这本书再说,我说啥书?母亲说是《转法轮》,就这样怕母亲扫兴,我就拿起书看了起来。真是越看越爱看,越看越激动,我完全放不下这本书了,母亲叫我吃饭,我胡乱吃几口接着看,一气呵成、真是百感交集。多少年的人生疑问都得到了解答,多少年来我总是做梦找家却找不到,原来我的家不在这里,今天我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

看完第一遍书,我就知道这是一本修佛的书,啊!原来真有佛啊,我以为都是神话故事,能修佛谁不修啊?我当时就决定我要修佛,我要到天国世界去。我跟母亲要下了这本书,母亲又给我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上边有炼功动作)。

回到家后,我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比照书中的动作一点点学,一遍又一遍的看书。师尊的法理博大精深,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使我由一个郁郁寡欢的人变成一个心胸宽阔,性格开朗的修炼人,仅半个月的时间,我就一身病全无,走路轻松。我毫不犹豫的把一抽屉药全部扔進垃圾桶,从此与药告别。过些日子我找到了炼功点,每天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师尊的真修弟子。

二、洪法

通过不断学法,同修交流,心性不断提高,真善忍三个字在我心中扎下了根,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法理,我总想告诉别人,我决定先向婆家人洪法。

修炼前我与公婆住一起,关系紧张,表面原因是因为我生个女孩,所以三天两头因一点小事就吵架(公公在后台指挥婆婆,婆婆讲不出理时,公公到台前)因我从小就不会吵架,不会骂人,所以每次都气的直哭,公公还说儿子,孙女都好,显然就多我一个,并撵我出去。丈夫和他父母一条心,我被气的神经衰弱,黑天白天睡不着觉,身体越来越差,班也不能上了,近十种病折磨的我未老先衰,我觉的没有出路了,就想死。没死成,想离婚,他不离。

等到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时,我就发誓永远不登他父母家的门,心中充满了恨,无法解脱的时候,我得到了大法,通过学大法,我知道了我和他父母的关系是业力轮报关系,师尊说:“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转法轮》)法理中我知道了我前世准是对他们不好,这世他们对我不好,既然是我欠他们的,那我就要快还,我还要向他们证实法轮大法好,还要向他们洪法。

我来个大转变,用行动证明是法轮大法使我不记恨他们,我经常主动叫上丈夫孩子,买肉买菜去看望婆婆(公公已去世)。逢年过节连钱带物送给婆婆,首饰、衣服、家用物品,只要婆婆张口,我都给买到手,并把她接到家里养老,整天笑脸对待(心里想起师尊,想起大法就高兴)。婆婆以为我岁数大了,懂事了,我庄重的告诉婆婆:“不是!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我师父让我对您好的。”婆婆高兴的说:“我也跟你学习法轮功。”我就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

婆婆如今已八十三岁,很硬朗,婆家的其他人也对我转变了态度,每放长假时,老少四代都回来有二十多口。我就对他们说,你们玩,我干活,我还从家中背来放像机,给他们放师尊的讲法。有一次,我看见他们全都坐在床上、沙发上学双盘,我心里真高兴。后来我就和同修到处洪法,背着放像机到偏远的农村去。我不会骑自行车,师尊的讲法录像,我们一天放一讲,连续步行九天,每到一处,看讲法带、组织炼功点、教功。虽然很辛苦,但我们谁也不觉累,都很高兴的做着洪法的事。

三、证实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上午,同修传来消息说下午有重要新闻,我们心情很沉重,因为已料到新闻的内容,果然我们看到电视中说的“取缔”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但丝毫没有动心,反倒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心。师尊在这之前已经明示,不断有新经文启悟我们,我料到将有难,但不知难有多大,晚上照常到炼功点上,发现来炼功的只有二十人,以前每天一百多人,警察四面包围手拿电棍,警车不停的播放着“取缔”……。

我的一个亲属来叫我回去,我没有走,我们这二十名大法弟子庄严的开始炼功,周围很多群众在静静的观看,我心里对师尊说:“我一定要跟您回家。”我们炼完一、三、四套功法,没有抱轮,各自离开。第二天早上,我四点起来准备到炼功点去,我把女儿叫醒,女儿说:“妈,你还去啊?”我郑重的对女儿说:“我去,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你要记住,妈是好人,什么坏事也没干。”有一种生死离别的感觉,叫我感动的是,女儿没有拦我,却使劲的点点头说:“嗯。”到炼功点上一看,就我和另外一个同修两个人,警察站满了广场,个个气势汹汹,手拿电棍,头戴钢盔,如临大敌。

我们俩站在广场中央准备炼功,这时警察渐渐向我俩包围,群众人山人海涌来观看,这时一个派出所警察对我说:“这片归我负责,别在这炼,你到别处炼吧。”遗憾的是我俩最终没有在众人面前正法,而是到别处炼了(当时悟到只要让炼就行,不管在哪)。从那以后我们失去了集体修炼环境,恶人迫害我们不断升级,听说要定为“×教”,我和同修决定去北京上访,向最高层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我们在做好人,只对国家有利没有任何害处,应该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就在我要动身的时候,由于我的情太重,带动的我丈夫抓住我不撒手,不让去,说一去准被抓。眼看着我地区第一批去北京的同修走了,我很着急,心想这个情必须放,放夫妻情对我来说真是剜心透骨。第二天趁我丈夫睡着,我拿上衣服背包(早已准备好)开门就跑。叫上同修打车离开本地,到别处坐火车。一路顺利到达北京走上天安门广场。

广场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便衣很多,非法专抓法轮功学员。我亲眼看见三位南方来的女同修被便衣抓上警车,这时我有些怕,但想起师尊的话,最后终于把怕心放下,我就直接对警察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是好人。”警察就叫来警车叫我们上车,两天后我们就回到当地派出所,在那里无论恶人用什么办法,都没有改变我修炼的决心。恶人打同修时,我就默念《洪吟》,恶警没敢动我,用什么十八斤、三十六斤脚镣、判刑,来吓唬我,又找来七八位亲属劝我写“不炼”,有哭的、有打我的,单位领导也来劝说,我就对他说:“如果你感到有压力,我就辞职。”我又对丈夫说:“怕影响你的前程,咱就离婚。”

当时思想很简单,谁也挡不住我要和师尊回家的路,自从進拘留所,我始终要求无条件释放,在第十四天,我动念离开这里时,就把我放了,是伟大的师尊保护我没有被打并让我离开那邪恶的地方。在伟大的师尊呵护下,我不但没有失去工作,没有离婚,反而调到新的工作单位,收入比以前增加了,我明白了是师尊看到了我坚定的心,所以什么都没失去。

四、丈夫晚期癌症,师尊慈悲救度

二零零六年五月,丈夫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当医院告诉我消息时,我一点都没动心,我心想有师父有大法,啥也不怕。我就对丈夫说,啥病也不怕,快回家,我教你炼功,丈夫也同意。他姐是大夫,不信炼功能治癌症,坚持要去医院化疗,我就对她讲法轮功的超常,并举些得了癌症因炼法轮功痊愈的例子,可是无论我怎么说,他姐也不信。谁都知道化疗只是安慰病人和家人尽到责任的一种办法,我就说化疗也没什么用,还遭罪,不如趁早炼功早炼早好。他姐很生气,并说不给他弟弟看病等伤人的话,还把我娘家人都找来理论。这时我就问我丈夫你同意去化疗吗?我心想只要他不同意去就好办,可是他却说去吧。

这时我哭了,当医院告诉我这个坏消息时,我没掉一滴眼泪,然而现在我止不住哭了,心想完了,只要他同意化疗就完了。就在我极度难过的时候,突然我看见了伟大的师尊给我显现两朵莲花,十分清晰,我丈夫也看到了。我仿佛听到师尊告诉我别难过,他会修炼的,别跟常人生气,随她去。(写到这我热泪盈眶)我立即就说,去吧,他姐说,马上准备带的东西做长时间化疗打算,并在大医院当地附近租房子。我心里就求师尊安排速去速回,两天就回来修炼,果然到那以后出现一系列奇迹。

先是医院不留,托的几位熟人、朋友一位都不在,全出差去了。他姐让大夫给输点血,我就在心里想不输,那大夫就说:“不能输,输了有生命危险。”他姐让大夫开药,我心想没有,那大夫就说:“这种药我们这里没有。”这样我们就离开了医院。

他姐不死心,要到各药店买药,并说这种药两千元一盒,我心想哪个药店都没有,果然走了几个药店都没有。他姐也没办法了,我们就回来了,真是两天就回来了。当我对丈夫说这个过程的时候,他竟然说:“佛法无边。”真是神了,他竟然有了悟性。

回家后,我们马上就看师尊讲法录像、炼功,那些日子他真是精進,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二十天恢复正常,一个月后上班。我丈夫天天给师尊磕头,感谢师尊救了他的命。有一天他姐来了看到他弟弟气色好了,能上班了,就说是误诊,一定要找专家从新确诊。我心想:去确诊还拿原来的照相拍片,那不还是那个病吗?他姐不还得让化疗吗?我还请师尊安排一切。

半个月后他姐回来说:“专家说真奇怪,我八十多岁了看了多少片子没有这样的,片子显像都是抱团,一团一团的,看不清是什么。”就给下了结论,是误诊。师尊又一次帮了我们。开始,我还和他姐争论,她说误诊,我说炼功好的,我动了气,如常人的争斗,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悟到我丈夫这件事就象师尊说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会》)。对常人来说是坏事,对我们一家却变成了好事,丈夫走入了修炼行列,我从中提高了心性,女儿虽不修炼,也赞同大法,并帮助我洪法,这件事也成了我讲真相劝三退的主要例子。我无法用语言感谢师尊,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佛法无边。

五、讲真相劝三退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尊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我首先学好法,要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才能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

有一次,我看见小区宣传板上污蔑大法,我就给居委会写了一封信,我告诉他们法轮功绝不是那样的,我把我修炼这些年的感受告诉了他们。并自己写了一张“法轮大法好”贴在宣传板上,不久宣传板换了内容。

在劝三退方面我很着急,因为我不知从谁劝起。这时,班组有一邪党党员主动找我,对我说:我一开“保先”会就头疼怎么办?我立即说退党,并给她讲了真相,她马上退了。因我刚搬到此地熟人很少,有一次梦见好几位三十多年不见的同学来家中,瞅着我不说话,就等我说话。我马上悟到是师尊点我回家乡讲真相,我安排好家里,带上护身符,坐上火车回娘家。在师尊的帮助下劝退二十多位,其中有一位同学是厂长,我想必须找他谈,他明白真相就不能迫害当地大法弟子。我请师尊加持并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使他顺利退党,我还告诉他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说不会的。

有一次我买豆包,想给卖豆包的讲真相,咋开头呢?正想着,她找钱多找给我五角钱,机会来了,我把多找的钱还给她,她说:“你这人真好。”我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别说五角钱,再多的钱我也会还给你的,并告诉她法轮功真相使她顺利退党。

同一天,我配钥匙,她技术不佳,是个新手,两次都没配好,我第三次来找她,她把钱退给我,我说你也不容易,把钱留下点儿,她留下五角钱,并说:“你真理解人”。我就给她讲真相,她也退了队。我心想今天两个五角钱救了两个人,感谢师尊的安排。

还有一次我去买香,我就给卖香的母女俩讲真相,她母女俩都退了团队,这些退出的人都对我表示感谢。

在讲真相中也有不顺利的。我劝父亲三次才退出邪党,还有我丈夫的姐姐不但不退,还说些不好听的话。我不会放弃,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劝她。

前些日子到农村发资料,有两次印象较深,一次是我在一个村里走了两圈约一个半小时有两个妇女始终在那站着,我想一定是有缘人,就把真相资料送给她俩并送给她俩护身符,其中一人说:“好心人啊,好心人。”

再一次就是有惊无险,我正一处一处的放资料,后边有警车跟着,我却一点不觉,等我直起身来,警车叫着离去。当时我没有怕,只是谢谢师尊。我还在很多人民币上印上“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字样。只要出门就花出去,有时在一地重复用就请师尊加持,不让他起坏心。

我做的很差,离师尊要求甚远,和同修比我做的太少,回顾修炼历程,更觉师尊伟大,更觉我万分荣幸。其实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师尊却把威德留给我。心得体会有多少都不能表达师尊度我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