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熔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与同修以不同形式走出来证实法、讲清真相。师父一篇篇经文使我更加明确了大法弟子的职责、做好三件事的重要。在邪恶迫害最猖獗的时候,在大法的指导下,不退缩,坚持向世人讲真相。

讲真相 师导航

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我走向菜市场,在购物中讲,与路人讲,到同事家讲,在单位找各种机会讲真相。慢慢的越来越知道怎么讲,严冬酷暑,一直在做。这期间真相传单也在发,但是量很小,而且怕心也重。后来师父点化我:在梦中孵小鸡,一部份小鸡翅膀硬了长的很大了,可大部份却两腿朝天,奄奄一息了。师父告诉我必须要大面积讲真相,去救度众生。

怕的执著一直贯穿在我整个讲真相过程,也是我一直在去的执著。为了能真正去掉它,做好讲真相工作,自己努力学法,每晚都坚持学好法,在学法中不断增强自己的正念,克服怕心。学法中,师父也一直在点化我,使我看到那一层的法理。由于努力学法,慢慢我信心、底气足了,也明白了怎么做、如何做了。同时我也知道了一定要利用好师父给大法弟子的利器——“发好正念”。除了做到每日全球同步发正念基本不落且正念很强,每次外出讲真相都一路发出强大的正念,做的过程中随时都发着强大的正念,并且每次出去之前我都要背师父的讲法。怀着救度众生的正念,在学法中不断提高自己,不断克服着各种外来因素的撞击及思想中固有的“怕”的观念,逐渐的锻炼的越来越成熟。冬天怎么冷,穿的很薄不知冷;夏天不知热,楼层很高,轻飘飘的就上去,不知累。过后更觉修炼的美妙。在这里非常感谢同修的帮助鼓励,使我跟上了正法的步伐,在修炼的路上迈出了稳健的一大步。

为法负责 救度更多众生

每次到各楼发资料时,如发现有邪恶写的对大法不敬的话都想办法涂掉,有的用硬物划的很深,就找到涂料将其涂上。一次听说市里一处墙上有对大法不敬的话,带上抹布、水,骑上自行车去将其擦掉。平时在路上遇到地上被丢弃的传单,无论人多人少都不怕,拣起来擦干净,再送到有缘人那里。

二零零一年回老家,吃饭时,大家围坐一桌子,怎么开口?当时恶党刚刚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邪恶气焰嚣张,人们都不敢介入。晚上梦中看到芹菜被切成段,我悟到要分别讲真相。师父又为我安排在不同时刻与他们单独讲真相的机会。

到表妹家时,亲属来看我们,还有邻居,坐了一屋人。当时正巧当地同修往她家的院里扔進一张传单,我借此机会给他们念了传单的内容。这里是偏远农村,传单上的内容加上我的讲解,使大家都明白了真相。没到的,我就想办法找到他们分别讲。就这样,这次回老家做到了不落一次机会的救度每一个人。

同学来长途电话说大家要聚会,机会难得,我决定去。结果师父给安排的非常好,该做的都做了。并且一路上又在两处亲戚家落脚,又使他们都知道了真相。

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后,自己认识到了“三退”救度世人的重要性。我反复看“九评”,学习师父讲法,不断加强正念。开始自己退,在自己家中劝退,亲属中劝退,主动到同学、同事那里劝退。开始觉的很容易,后来碰到一些怕心重的人,有嘲笑的,有谩骂的,有让你走开的,还有的说:你这不是胡扯吗?这时才感到这件事不容易。

师父启发弟子不要受世人思想观念的冲击,慈悲的去救度。谁说什么,什么态度,不去理会,不去想,把这些不好的东西从思想中抹掉,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回想起来,这些事也不是经常遇到,遇到了也是到你应该提高的时候了。大多数的时候,世人都能接受并退出。

一次路遇一同修,问她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如何?她说:“不会讲,讲不好。”我把自己的做法告诉她,并告诉她大胆去做。从自己做的过程中感觉到,正法已经到了表面,有的人三言两语就退了,很容易就退了。感到有困难,往往都是自己的心在障碍着自己,以后碰到同修都互相告诉,大胆去做。后来自己写了一篇短文,把自己觉的成熟的一点做法写出来投向明慧。

购物是与人接触讲真相、劝三退最好的机会,所以每天都在充份利用这一机会救度着世人。买菜、买粮到不同的地方去买;路上、洗澡、理发都是讲真相的好机会。

找回昔日同修

经过这场迫害,有的学员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使一部份同修走上邪悟,放弃了修炼。看到这些,心里很急,师父更急,在多次讲法中都盼望着他们走回来。我有机会主动接触他们,启发他们的善念,一直坚持不懈,让他们知道师父没有忘了他们,大法弟子没有忘了他们。一段时间后,使一些昔日的同修陆续走回来。有几个同修别人认为与“犹大”有联系,与“六一零”有联系,我也不放弃。二零零五年末,他们在同修的共同帮助下有了正念,想要师父的经文,当时既高兴又有点怕,但很快将这一念否定了。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更要担当起协调的这个重任,看起来是我们在做,实质都是师父在帮我们做。

走出亲情,法中修

从修炼开始这个心性关一直在过,很多时候是达不到标准,表面忍过去了,心里并不舒服,慢慢的对自己要求就放松了。丈夫对我发火觉的是在帮我提高心性;孩子对我无礼就觉的是对长辈的不敬,心跑到常人中去了。修炼人应该做到谁说都行,放下亲情的概念,在大法中熔炼,任何人都能够给你提供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没有了这个情,这一切就看淡了,也把握住了。开始也会有波动,后来要求坦然不动,任何矛盾面前守住心不动,矛盾过后,一切都平静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