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商中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三年我到外地一个城市打工,应聘到了一家私企从事進出口业务。这是个我知之甚少并没有一点工作经验的行业。在从零开始的情况下经过两年的发展我成为了公司的部门经理,工作得到了公司领导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如何在经商中走正修炼路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当然这样的认识也经历了一个过程。在此我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同探讨。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刚开始时,白天在单位忙忙碌碌的工作中几乎想不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只有到晚上回家打开书看时才想起来用法来对照自己。我的修炼与工作几乎是完全分离的。那时自己对法的理解更多的是放在如何讲真相上,对师父做好三件事的法片面的理解为贴标语、发传单、看书、炼功。不能把做好三件事溶到自己的实际工作中,甚至在工作单位也很少提及法轮功,表现出来的状态更多的是一种麻木。

直到去年下半年我开始认识到是我自己把修炼给片面化了,对于平常工作、生活中发生的事不能在法上去认识,老是用自己的观念来理解法。其实工作中遇到的各种事情就直接反映了自己的心性标准。师父说:“工作不是修炼,而在常人中反映出来的一切,都是修炼人的思想体现,修炼中的行为会反映在工作中。”(《法轮佛法(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

今年年初我与一个客户谈了一笔生意,一切都搞定对方就要付定金了。此时公司的一个工程师却坚持在一个细节上与客户先沟通好,致使该客户的订单延误。我当时简直就是牢骚满腹,说:“你计较这么多干什么?你就不能等对方付了定金之后再跟他们详细沟通吗?”这个工程师马上给我指出来:“这是对别人不负责任。”我后来反思,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的心其实是非常不好的。急功近利,为达到自己的利益而不顾他人。作为一个常人会觉的拿了对方的定金这笔生意就等于上了保险了,可是作为修炼人,在常人中工作难道是为了多挣多少钱吗?不是的,我们是在修自己中走正路。我们要对别人负责,更是要为自己对的起大法弟子的称号而负责。深思下去其实这种急功近利的想法根本不是我自己的,而是共产邪教的九大基因之一:“痞”。就是在一个讲诚信的国家,即使收了对方的定金,你的产品达不到对方的要求,定金就要如数归还。这才是真正的人的理,而不会有先把钱拿到手再说的想法。

前不久我们同行业的另一个公司的一个职员因为与他们公司关系紧张而向我们公司出卖一些很有价值的客户信息。当时听到这个事,我首先想这件事情是常人的事,公司接不接受那是公司的事,与我无关。后来我又去跟这个人做了沟通,并例行向公司领导做了汇报。在等待领导定夺的过程中,我始终抱着要“置身事外”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觉的常人社会现在就是很乱,已没有道德底线了,我是修炼的人,我从中能保持洁身自好就可以了。直到同修提醒:“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让你碰上?难道真跟你没有关系吗?”这一下子点醒了我:对呀!我们此时不是要走正路吗?真正的为公司利益着想,为他人着想,我会没有自己的想法吗?我们在这样的事情当中应充份发挥正的力量,把这件事处理好,这也是向常人证实大法的一部份。于是我向公司领导谈了我自己的想法,讲了利益是自己的不丢,不是自己的也强求不得的道理,并谈到了如何做人,如何管理公司,人的道德品性与公司发展的关系。最终我们公司没有接受这一部份信息。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法理。我们把路走正了,周围的一切也就都会跟着摆正位置,而公司也会在商场中因为做出正确的选择而有更好的收成。唯一遗憾的是自己在与那个卖信息的同行见面时没有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来摆正这件事情,只是流于常人的行事方法处理,和内心对这种行为的不齿。而没有以修炼人的方式与他進行一次沟通。

工作中如何走出“名”的执著,也让我走了相当一段时间。长时间以来自己的户口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再加之有以前的劳教记录,护照问题一直没有去办,从而失掉了很多出国的机会。表面上自己好象能坦然面对,觉的常人中的工作都是无所谓的,自己也不在乎名利,可是当别人说起这件事情时自己就会觉的特别委屈,甚至于会掉眼泪。当别人拿着护照在我面前炫耀时,当看到别人喜形于色的表情时,我的内心就无法平静,“算了,出不去算了,反正别人就是出了国也不见的能力就比我强。再说,我是因为坚持信仰才被非法劳教,不是因为那个劳教记录我也不会出不去。”我这么安慰着自己,掩藏着很深的证实自我的执著和求名之心而不自知。这个事情拖了好长时间,直到最近背《转法轮》第二讲时才突然意识到:这是一颗很重的求名的虚荣心。我到底在彰显什么?我到底想要什么?我是为了跟常人来比一下谁的本事高而在世上活着的吗?我为什么不能很坦然的接受别人比我好的事实?是怕别人比我好了,我这个当部门经理的没法领导别人,我这个脸没处搁?我找到了自己这颗求名之心,在那一瞬间一下子明白了很多的理,也就再也没有委屈的感觉了。

我还想跟大家探讨一下经商的基点问题。

我在业余时间也发展了一些自己公司业务以外的客户,并也赚到了一点钱。每赚到一笔钱,我都知道这是师父赋予弟子的,这部份钱必须用于大法。那时我姐姐偏离修炼之路并且欠下了很多的债务,同时这个钱也牵扯到另外一位同修,姐姐欠债的直接后果就是致使另外一个同修无法承担那么多的债务而导致家庭生活困难。我想这是旧势力从经济上在迫害我们,姐姐被旧势力安排来达到经济上整体迫害的目地。我就在想也许师父让我赚到这个钱是为了给她还债,让她及早走正路少造业的。于是我帮姐姐还了很多债务,而我给她还钱的条件很简单,就是要求她及早的走回大法中来。我一直以为这是师父安排的,让我姐姐少造业,不要被常人中的债务所累,及早迷途知返。可是这样的想法却成为旧势力迫害我们的借口。你不是想帮你姐姐还债吗?那么好,我让你还。旧势力操纵着她对我们更加的变本加厉,她个人对我们的态度上由刚开始的不好意思接受到最后的理直气壮;由刚开始向我们借钱到最后强压给我们债务,好象她的存在就得我们为她负责。而且后来她被利用来在经济上迫害我们更是花样百出,一会是生病住院,一会是家人为了利益的事情与我们闹腾,不是这样就是那样。我和丈夫的双方家里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要钱的“缺口”。

旧势力给弄出来的这些事情不得不逼着我重新思考,到底漏在哪里?为什么此时都是针对钱而来?最终我悟到是自己经商的基点没有摆正。姐姐曾经是学员,可是她偏离了法能不能走回来还得看她自己,“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第一百四十页)我把经商赚钱的目地当成是为了给她还债,这是对亲情的执著,并非是师父给安排的。

我时常问自己:作为大法弟子是看淡世间名利的,在常人中赚这么多钱干什么呢?应该怎么去用?此时我在世间走的这条路到底有什么意义?我最终想明白了:此时赚到的钱是用来证实法的,其它的都是旧势力在想方设法让大法弟子在经济上遭受迫害,决不是师父的安排。

如果我们把基点放在为了在常人中过好日子,为了享乐,而不是用于救人,那么我们一定是在拿自己的德在做交换,正如《转法轮》中在谈到治病的问题上说“你是用自己的根基给他转换业力,业力多了还修炼什么?你的根基整个都被他毁了。那不可怕吗?别人病好了,他舒服了,你回家难受去。你要是看好两个癌症病人,你自己就得替他去了,这不危险吗?就是这样的,很多人不知道其中的道理。”

如果经商过程中,不能以一个修炼人的心境去面对(无求而自得、诚实不欺、信守道义、不为利所趋、公平交易、把心摆正),必然会陷于完全常人式的赚钱之中,最终被旧势力在这条路上越拖越远,直至毁掉大法弟子。

经商并不是为了此时在常人中赚多少钱,只是此时的我在常人中需要走的这么一条路。在经商这条路中走出未来人的路,大法是贯穿始终的主线,全部意义在于走正这条路。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与我有缘的人在等待我去救度。

今天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所做的一切事,都是以大法为主线的,按师父教导的去做就是在走正路,偏离师父的法就是在走旧势力的路。在这场大戏中,我们一定得修出来,为未来人树立参照的榜样。

以上文字为自己半年来对经商所悟,因法理上认识有限,写出来感觉不够深刻,愿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