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帮扶下一步步走到今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河北省晋州市农民,在师父这些年的苦心看护和帮扶下,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

我从前有腿疼病,有神经衰弱病,神经都控制不住自己,不想活,老觉的在苦海里一样。我有幸一九九八年正月十七日上午,我四妯娌给我讲炼法轮功的事,正好适合我想的,我决心炼法轮功。当天晚上就到炼功点去了。我一進门就有非常舒服的感觉,我就静下来,学法炼功,当晚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

我每天不间断的学法炼功,和同修们比学比修。我文化有限,就上了四年学,想办法查字典,书里边夹纸条学字。修炼不到三个月原来的病情不知不觉全没了。学了大法,就自愿要求自己。有一次卖梨箱子里边有了坏梨,我就拿出来了,老伴儿就连说带骂的,旁边有人看着,我忍着不动气,给他再三讲,我想多没面子,又一想正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就让它过去了,不跟他一般见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铺天盖地的造谣,动用全国广播机器污蔑法轮功,不让炼功,把书抄走。我听到这事难过极了,这么好的功法,用金钱都买不到的,爹娘都给不了的幸福,我想去说句公道话,就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走出去二十里路,车子就坏了,我想这是考验,我一路念着《洪吟》,看到善良人就问路,骑三四十里路就停一下。

走到四百里路时,见到一个女同修,二人走到了关卡,警察查身份证过不去,绕到郊区那边走,车子又坏了。因为四十度的高温天气,又找到修车子的人,把车子的里外带全部换成新的。修车人劝说,现在北京城里边关卡很紧,谁也進不去,算了还是回去吧,就这样把我们俩送回了一程。我想,是给政府来说公道话,不行又返回去了。

这一路上都是师父保护着我,象我这样五十岁、农村里来的、没见过世面的人,没有师父保护能走到北京吗?走到政府北门附近,被警察带到了它们所呆的地方,见到了四面八方千里来到一起的同修,都是一个两个人来的,后来又被带到一个地方,警察就问,是哪地方来的,它们看年轻的就说三道四,甚至还打骂。我立即走到警察跟前,平静的把炼功前和炼功以后的身心受益情况说了一遍,警察平静的说,那就在家里炼吧,后来把我和一路的同修送出了城。

这七年里经历了一些摔打还爬起来的心性关,亲戚们说长道短的,我哥哥给我吵,我老伴三天两头给我吵,甚至还骂,不理解我,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是这疯狂的恶党蒙骗人,强制人的形势,把老百姓都搞怕了。恶党人员时不时的拘留要钱,家人和亲戚就是怕把我抓走。我认识到自己是修炼人,心不动,经常给老伴讲真相;他不听,他说你不炼我就不喊了;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干扰,我坚定的说,谁也阻挡不住我修炼,你想过吗?我身心健康,全家没矛盾,这就是我修“真善忍“得到的,一定要修下去,走好我的修炼路程,才对的起师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初,女儿接我到城里,去饭店吃饭,一進门不小心平着身子摔倒了,爬起来才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这时感觉到左胳膊不好使,到了晚上我想炼动功,可是怎么也抬不起来,我用力拧着身子弯着腰的炼。我心里很难过,一定要冲过这难关,回来后到炼功点去学法炼功,心里想别叫同修看见了笑话我,又一想不对劲。我认识到这是魔钻了空子,因为我念头不正摔倒时没有意识到,还怕同修笑话我。我把心摆正,要堂堂正正做个修炼人,谁也干扰不了我,这念头一闪胳膊咯噔一响就抬上去了。这是师父在看护着我,谢谢师父慈悲帮助。

我有一段时期状态不好,以为是干活累的,经过和同修切磋,同修说你是有怕心向内找吧,我意识到老伴好唠叨,在做大法事时怕他说,炼功发正念时他看见了就怕他说。找到了隐藏的怕心去掉它。我就直接给老伴讲真相,老伴说知道了再也不说了。

家里环境宽松了,我更加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助师世间行,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