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去 病魔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八年七月喜得大法到现在八年了。得法之前,我患有高血压、冠心病、胃病、耳鸣等多种疾病,业力满身。每天三次吃药,从不间断,经常住院,拖累全家人,特别是老伴。得法后,深感喜悦,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断精進,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全家人都感到高兴。

我一下子就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家里活都由我干,还有几个孙子在我这吃饭,每天乐呵呵的从不觉的累。家里的人虽然不修炼,但是他们都深感大法好。周围的人见到我都说:“这功就是好,我们可是亲眼看到你炼这个功身体好了。你不用说,我们都知道这个法轮功好。”这带动了很多人走入了修炼。

在这八年来我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被绑架非法关進看守所,去北京上访受到干扰,非法抄家好几次,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现在我把自己的一段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一天,我和老伴走在街上,突然感到头很晕,当时心里就想,这是邪恶在干扰,发正念清除邪恶,心里就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又往前走了一会儿,还是头晕,没法走下去了,我就和老伴坐车回到家。

第二天儿子见我上厕所扶着墙走,就要让我到医院去看看,我说:没事,不用看。就这样晕了一个星期,我对儿子说:我和你爸回家去。当时是在儿子家住,儿子不让回,要让我上医院,我说服了儿子。到家后,头还一直晕,而且越来越重,我就向内找,是哪儿做错了,让邪恶钻了空子。找来找去还是那个样。我心里就想着“不管怎么样,谁也别想干扰我修炼,谁也动摇不了我,我坚决跟师父走到底”,这样心里觉的踏实多了。在家里从这个房走到那个房还可以,可是一出门头就晕的不能走。所以资料也不送了,我就在家学法炼功。谁来到我家,我都不放过,给他讲真相。

但在头晕中又加上拉肚子,一天拉七、八次,开始还挺的住,一下子拉了两个半月,头晕的更厉害了,睡在床上起不来了,饭也不想吃,浑身无力,恶心。要是常人根本受不了。功不能炼了,就每天坚持学法,看《转法轮》。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在看《转法轮》时,看到一句话:“躺着看书”。我定睛一看,没有这句话。怎么看见这么一句话,是师父点化我什么,当时也没悟出来,随后也没再多想了。这时才悟到这句话不是偶然的,我平时学法总是躺着看书,对师不敬,对法不敬,让邪恶钻了空子,抓住了大把柄,想把我拉下去,毁掉我。师父说:天上的神学法都是跪着的。(不一定是原话),我怎么悟性就这么差呢,真是感到惭愧,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在床上又躺了十多天,常人心就出来了。心里想着,这么多天起不来,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可能是拉肚子时间太长缺水了呢。老伴马上就说要给我输液,我说只输点盐水,不要用药。老伴很高兴,马上就叫了诊所的医生给我打上了吊针,医生说,只给你输了些盐水。其实他们背地里给我加了降压药。输了三天,我觉的更不对劲了,身上更难受了。我知道我已经掉到常人层次了。晚上做了个梦,那里放着三杯水,我手里拿着药要喝。一杯是老伴的杯子,不能喝,我又拿了一杯水一看是茶水,不能喝药,又去拿另一杯水,还是茶水,这三杯水都不能用,这药怎么喝呀?我醒来了,立即悟到是慈悲的师父点化我不能用药了。第二天,我立即停了药,结果在床上躺了多天的我起来了,慢慢变好了。

又有一天晚上,大约四点钟,我正在睡觉,听到一个声音说:“把衣服准备好。”我醒来了,翻来覆去的想着,是谁的声音,清清楚楚的,准备衣服是叫我离开人世,我就这样去死吗?反过来又想,死就死吧,反正我学大法了,死了地狱里也不要我。但不管怎么想,怕死的心还是去不了。一天一位同修大姐来了,说:“你的情况我听说过,这是旧势力在干扰,赶快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求师父保护。”我心里明白了,师父在法中讲的那么明白,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自己还觉的平时学法很精進,怎么关键时刻就糊涂了呢?

我又仔细的读了一遍《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悟到了是自己的“怕死的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我难过的站在师父法像前合十,说:师父,我不管以前和旧势力签过什么誓约,我都不承认它,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管怎么样,一切都由师父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坚决跟师父坚修到底,谁也别想动摇我。

我立即就感到身体很轻松,过了几天,身体完全恢复正常。是师父从病魔中夺回了我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