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基本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我于九八年得法,八年多来,有时精進,也有时彷徨,走过弯路,有过痛悔,也有重获新生后的喜悦。在师父的不断呵护下、点化下,在同修的帮助下,磕磕碰碰、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虽然修炼中常感自己做的不好,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的很远,离大法的要求差的更远,有愧师恩,但在修炼过程中不时有些感悟,体会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溶在法中时的美妙。曾不知多少次想过写心得体会,也曾提笔写过,但由于种种障碍(如怕自己修不好、写不好,让人笑话,怕引来麻烦等等),终未能写成。现谈几点体会。

一、学好法是修好自己、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基本功

师父在各地讲法中不断强调学法的重要性,不断告诫弟子要多学法、学好法。师父说:“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我在八年多的修炼过程中,不同阶段,对学法的态度不同、认识不同,修炼的状态也大不相同。得法初期,通过看《转法轮》,我明白了多少年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感性上认识到这部法太好了,非常兴奋——这就是我冥冥之中要找的。最开始我学法比较积极,《转法轮》爱不释手,越看越想往下看。有一次半夜醒来突然看到了紫色的法轮,转的很快,非常真切,持续了一小会儿,我非常激动,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给我信心呢。在积极学法的同时,炼功也很勤,我刚开始盘腿很能吃苦,常常流着泪坚持着,有时疼的手脚发抖,出一身汗。我知道这是在消业,消去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一定要坚持突破过去。有一次双盘突破了四十五分钟时,突然一身轻松,感到自己非常高大,结印的两只手似乎已大到几乎占据天地之间了。我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能坚持双盘一个小时。那时常看书炼功,心里特别畅快,不但感到精力充沛,充满活力,待人处事上也豁达了许多,家人都能感觉到我的变化。可是不久自认为书中的内容我都看明白了,渐渐看的少了,觉的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了嘛,这样逐渐松懈了下来,炼功也少了,很多事情也处理不好了,同修建议要再学法,于是再看书学法,然后又会有一个改观。这样反反复复,为解决问题而学法,为求状态好而学法炼功,常常处于待修不修的状态,始终没能保持得法初期的那种精進了,这样的状态很难在修炼中做好。

得法一年多后,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大法及大法弟子全面的邪恶镇压。有一段时间我不解、迷惑、彷徨,思想斗争很厉害,后来经过几位同修交流切磋,认识到师父是正的,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于是决定继续修炼下去。那段岁月,一边读着师父的一篇篇经文,一边感受着媒体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的恐怖,深感身心极大的压力和修炼形势的严峻。看着大法遭到无端的攻击,身边善良的同修遭受到种种迫害,我感到有责任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但是由于当时的我人心凡重,又由于我学法不深,基础不扎实,对法的认识有限,很多还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时常正念不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遭受过多种酷刑,比如不让睡觉、长时间站立或坐板或下蹲、电棍电、扇嘴巴,穿着单薄的衣服大冬天蹲在风口受冻;六七个干警穿尖头皮鞋猛踹全身,致使身上皮肤大片大片黑紫;干警叫两个人高马大的人把我堵住嘴、扭过脖子、压在地上,一人踩头一人整个人跪于我前胸,使我无法呼吸,差点窒息而死;通过折磨犯人以转移矛盾,制造仇恨,再反过来让犯人狠狠折磨你等等。所有这些手段不过就是要让你放弃修炼。因为那时我心中装有法,不让说话不让动,就默默的背经文、回忆书中的内容。虽然过着没有人的尊严,甚至连狗都不如的生活,但不觉的苦,电棍电击时只听到“啪啪”声,却没有一点痛苦,扇嘴巴时只感到脸上热热的,也没有痛,下雪天穿的那么单薄也不冷,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为我承受。

那时非常后悔自己法学的太少,能背的法太有限,就心中默默下决心出去后一定多学法,好好学法。可是后来由于劳教所长时间不让大法弟子之间说话,更不让交流,整天给你灌输的是邪恶的那一套或是邪悟的东西,不让你清净,渐渐的能想到的法越来越少。修炼人一旦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这样由开始的不听不看邪恶的东西,到后来听進了刚刚开始邪悟的一位曾经很精進的学员提的问题(这位学员是大学教授,曾经二十九次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额头上的皮肤破了,白白的额骨都露出来了),我对她有崇拜之心,认为她修的好,可她怎么都有疑问了呢?是不是应该想一想了?这就从怀疑自己对错开始,被邪恶打开了漏洞,又被恶警惯用的伪善手段所迷惑,认为自己还不如人家“干警”好,再加上自己还有许多未修去的执著心,放不下人的东西,一步一步被邪恶牵着走向了邪悟,在显示心的强烈作用下,努力去表现自己认识的“到位”,被恶警队长看上了,要培养成到处做“帮教”的对像,幸好后来没有得逞,太险了!现在想想还会后怕。

我们的正念是从不断学法中得到的,没有正念就不会有正行。非法劳教回来后,经过了半年多的迷茫、失落后,在师父的点化、同修的帮助下,慢慢醒悟过来了,从新回到大法中来。这期间曾做一个梦,很大很大的操场上站满了人,我也在其中,抬眼望去,天边有两个醒目的字“地狱”,我吓了一大跳,真是太可怕了,我明白师父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此后内心除了深深的痛悔、愧疚之外,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快学法,把落下的功课补上。有一段时间,很努力看书,一天看三讲,可是效果不好,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好象没有收获,心里那个急,其实已经在强烈的执著了,急躁心、怕被落下的心、把学法的多少当作精進的表现,追求数量,每天象要完成任务一样的学法,什么都学不到的。改变态度,不求数量求质量,结果又走入知识份子学大法的误区去,想能从中看到更多的内涵、更高的法理,结果也是什么也没看到,知道不对,不知问题出在哪里。后来经过结合看师父各地讲法,看《明慧周刊》同修的交流文章,终于看到了自己一颗贪婪的求心,一颗肮脏的私心。带着这么脏的念头看书,怎么能看到法理呢?!那么长时间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懂的学法。

经过加强学法,向内找自己,我发现了当初我是带着执著走進大法中来的,是从大法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追求与向往:通过学法炼功,能得到健康的身体、年轻美好的容貌、与众不同的言谈举止、高尚优雅的气度,能得到众人的好评、领导的赏识,能让家人受益,享受现世的美好生活;然后通过不断提高层次,不断升华,达到美好的境界直至圆满。也就是说,想利用大法达到自己追求的美好生活直至达到神佛的世界永远幸福、自在。而我带着这样的根本执著没能认识到,带着许多的执著心没有去,拖泥带水的走到今天,想来真是惭愧。

后来在同修的带动下也开始背法,尤其恢复了小范围集体学法后,整个状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背法时常会突然间明白了一个理,或有了新的领会,这种感受是通读时很少有的,有时甚至会有那一句话好象从来都不曾看到过似的,有一种全新的感觉。有时学着法会突然悟到我正着急要做的事该如何做了,但是你再去找到底是哪句话点醒了你,找不到,我想那一定是字背后的佛道神点醒的,所以抠字眼是抠不出来的。有时骑车路上突然想到师父讲的法,正好点到我的问题或我正困惑的事。真能感到师父就在看着我们,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呀。

通过不断学法,从理性上认识到法,用法来指导行动,状态自然就好,处事常能得心应手,身心轻松,那种溶于法中的美妙真是很难形容的。但是由于还存在着许多执著心,稍有放松,学法一跟不上,就会不在状态了。比如状态好时容易产生欢喜心,自鸣得意,心一起就会反复,学法又落下了。我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背了一遍《转法轮》。这几年学法总是时好时差,修炼状态也是时好时差,似乎比较被动,其实还是因为学法重视不够,对自己要求不严,不知对修炼机缘的珍惜。发现问题后要解决掉,但时不时还会出现,不注意时还很明显,要不断的排除,它才会越来越弱。

二、自己念正不正、修的好不好将直接影响着周围的人

拿我爱人来说吧,我修炼初期身心变化很大,爱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自然支持我炼功。邪恶疯狂打压后,我自己心态不稳,徘徊不定,他也变了,不让我接触同修。有一次他回家遇上了正与我切磋的同修,他竟然一反常态的指责甚至谩骂同修,并把同修赶出家门,搞的大家非常尴尬。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又被洗脑“转化”后,他的生活几乎乱套了,特别在他父亲带病郁郁而终后,他对我、对大法几乎都带着一种仇恨,说过一些很难听的话。后来我从新修炼,他怕极了,极力反对,我只能背着他学法炼功,碰上他的激烈反对,我就与他据理力争,觉的自己真理在握,不明的是他,但常常搞的不欢而散,发正念也不好使。我时而气愤他被魔利用来干扰我,时而还觉的他无可救要了,时而感叹修炼环境不好,有一段时间矛盾显的很尖锐,甚至闹的要过不下去了。我知道这样不行,可不知问题在哪,如何解决。就加强学法,看《明慧周刊》。师父说:“在矛盾中才能去掉人心,在矛盾中才能知道自己哪里不对,和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保证就是你的心起来了,非常明显。你要不抓住它那一瞬间,还在跟别人犟,还在争你的理,你那个执著争理的过程就是那个执著心强烈的表现的过程。如果能够再往深挖下去,看看它是什么动机,那就找到这个心的根。”(《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找我自己,发现争理过程中带着情,带着恶念,带着人心,争强好胜、看不起人、自以为是,不找自己找别人的不是,真正的动机不是维护大法而是维护自我,是为私。同时也发现自己信师信法不够,修炼的信心不足。

在清理自己不好的东西,加强发正念,不断的坚定自己,横下心来一定要坚持修炼时,丈夫就不再反对了。这不是争来的,是心性上来的结果。我在努力做好的同时,慢慢的跟他谈大法的好,谈同修的好,谈我在劳教所的遭遇,谈恶党的残暴、邪恶,谈为什么要去讲真相,他一点一点的在变,从不让我学法炼功,到督促我看书炼功;从只准让我在家看书炼功,到后来不反对我跟同修交流,让我参加集体学法;从害怕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到现在帮着我发,每到外地出差,他都会带上一些真相资料去发,也会跟客户讲大法真相。

我爱人前后变化确实很大,简直判若两人,但是有时他还会出人意料的说些难听的话、反对的话,令我吃惊不小。我如果不找自己,以维护大法为名与他争,他会越说越难听;相反,我若能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所在,便很容易发现他的“反常”是冲我来的,是帮我发现问题、认识问题的,我一调整过来他就好了。修炼环境的改变不是用人的办法争取到的,是修炼状态的改变而改变的,境由心转。

我有一个病人,患有慢性病,经常找我看病,他觉的老来麻烦我不好意思,就时不时的给我带来些礼物,我都没有要,找机会跟他谈大法的真相,开始他含糊其辞,敷衍了事。我没有气馁,依然耐心的给他看病,解答他的许多医学问题,同时谈大法真相,谈“九评”和退党。最近,他又一次送来大额购物券,我再次退回并表示感谢,他这次一改平时对法轮功问题默不做声的态度,感慨的说炼法轮功的真是好!说“我见过不少医生,没有象你这样的”,并同意退出邪党了。

我还有一个朋友,很久没见面了,一次相见,我跟他讲邪党媒体宣传的法轮功不是真相,他立即表示说:“我不相信他们说的,就是因为我了解你。”话也许有些夸张,但我体会到自己平时做的好比刻意去说很多话效果更好。“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从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近十多年来,卫生部门普遍存在着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而且愈演愈烈,这是导致药价居高不下、老百姓看不起病的原因之一,也是促成医患关系進一步恶化的因素。我在修大法之前一段时间也拿,这是医疗系统的潜规则,大伙都拿,好象是无可厚非的。修炼之后,用大法来衡量很容易就发现这是不对的。我们工作中经过付出,获取工资、奖金,那是劳动所得,是正当的收入,而这种“灰色收入”是暗地里進行的,是见不得人的,不该得的你得到了就得用德去交换,有得就有失,修炼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由于那时学法不多,对法的认识有限,对名利之心放的不好,所以尽管知道不该拿,还是抵挡不住诱惑,照样在拿。还给自己开脱说:大家都拿你不拿,怕工作不好做,人家对你也会有戒心的;你不拿也被医药代表拿去了,病人并没有减轻负担,不如拿来做点好事,资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可用于大法中,云云。结果自己骑的自行车一辆接一辆的丢,已记不清到底丢了多少辆,曾有五天丢三辆的记录,到邮局给外地生活困难的同修汇款,放门口的车没两下又丢了,汇去的款对方还收不到,可是我还不悟。后来先后做了两个梦,一个是有人送我一包东西,用报纸包的,我接过后报纸就破了,流出来的全是粪便;另一个梦是说在水边用桶提水,可提上来的都是臭烘烘的粪水。梦中的点化再明白不过了,我下决心彻底了断,坚决不要回扣了。不干净的钱拿来做什么都不会干净的,更不能拿来做神圣的事。常人用常人的理或变异扭曲的理来衡量,我们修炼人就得用“真、善、忍”宇宙大法来衡量。

不拿回扣后确实压力不小,同事不理解,说些风凉话,视为另类,怕我去举报捅漏子,每当发这种钱时常背着我。家人也不理解,认为我傻。那时心里多少有些不平,感到委屈,可还是强忍了下来,是因为用法去衡量知道应该这么做,而不是真正发自内心要这么做的,所以有不平。几年来,通过不断的学法,看同修修炼心得,不断找自己存在的问题,不断放淡执著心,回扣的问题已经渐渐的离我远去了,同事也不再背着我发了,当然这不是说我就做的很好了,相反,我只是在这方面从内心放下了,可是仅仅独善其身远远不够,看着这么多同事在害自己,你却不管不问,这还是私。让人明白大法的真相,让人三退,并能让人遵循人类应有的道德规范,这才是真正的救度了人。于是我认识到应该主动跟同事谈,谈对得失的看法,谈我为什么这样做,谈法轮大法教给我什么,有的人能认可,有的人不想听,有的人还是觉的眼前的利益更重要,这里有需要我去做的很多事情,我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各种人,有看病的,有咨询的,有护理病员的等等,讲真相的机会很多,但是常常面对来人,短暂的交谈内容都是病况,苦于在短时间内找不到讲真相的突破口,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真恨自己不争气,其实是由于怕心、保护自己的私心,被自己障碍着。实质上,还是学法不够,正念不足,讲真相才不能顺利。只有坚持学法,信师信法,坚定正念,不断归正自己,才能走正自己的路,才能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誓大愿。

三、必须重视发正念

我开始发正念时没有什么感觉,怀疑自己的能力是否起作用,也就不大重视,发正念时常思想溜号。有一次做梦,说我手握发鱼雷的塑料玩具,试试看发个鱼雷,一按遥控,真有一颗鱼雷冲出去了,炸平了一座大楼,后来看到楼前有两个形像很丑的人受伤了,一个坐在地上、一个躺在地上,恨恨的看着我。我以为自己干了坏事,跟同修聊时,同修提醒是否在点化我能运用功能呢?后来看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师父法已经讲的非常明了,大法弟子应该无条件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我怀疑自己发正念的作用,就说明我信师信法还是打了折扣,悟到后常提醒自己有能力发好正念。发正念的时候,念力强时,有时能感到身体被一种能量包围着,有时能感到从手尖、头顶发出强大的力量,虽然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我相信一定起作用。

多学法、多发正念时,真的修炼状态就会比较好。记的有一次出去贴真相资料,贴在电话亭后,骑车往前没几步就看到一辆警车停在那儿,一警察坐在那眼睛朝着这边看,而中间正好有一棵小树挡住了他的视线。一次坐公交车,我坐在车上发着正念,车顶两个喇叭突然响了起来,有一个正好在我头顶上,我就想:不要响了!我头顶那个喇叭真的就不响了。有时出去发真相资料,会感到那个从楼上下来的人正好就为我开了门;那个防盗门就是开着等着我;有时刚放好资料转身离开,门就打开了……就是那么刚好,很神奇。但是要是不注意学法,不重视发正念,带着不纯的心就不行,比如带着怕心、干事心、完成任务之心,就会不顺利。比如被盘问不让進或找不到合适放置资料的地方等各种干扰。重视发正念,不断清理自己、纯净自己,也清理周围的空间场,这更有利于静下心来学好法,有利于讲清真相。

写这篇心得干扰很大,思想中常冒出:修这么差,写这么差,赶快别写了!几度写不下去了。一天在梦中有人通知我快去看急诊,病人等着我去救治呢,我一看上班时间马上到了,于是赶快跑去,这是我的工作任务。我想我是修的不好,心性有限,所写内容也是平淡的很,但毕竟是我的修炼心得,我从未真正写成过,我必须写下来,这也是我的任务,我应该做。写的过程中最大的感受就是写修炼心得与写任何其他文章都不一样,带着执著去写就写不好,写不顺,写不出来。

以上一定有许多不对的地方,恳请同修批评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