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理智到逐渐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由于学法不深和存在一些没放下的执著,我在正法中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从遇事不冷静、不理智,逐渐变成成熟、理智,其中包含着多少师父的慈悲呵护,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今天记下正法修炼几年中的点滴心得体会,向师父和广大的同修汇报。很多事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真的不值得一提,可这是我的一个修炼过程,我在放下怕人笑话的那颗心之后,还是将它写了出来。

从偏激到理智

九九年七月份中共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镇压,我心里知道应该站出来维护大法,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这样举棋不定的摇摆了一个多月后進京上访。我当时想如何又能站出来维护大法,又不叫单位说出什么,我选择了辞职。现在看来这种做法有些偏激,而且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经济迫害,以至于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工作(身份证被派出所非法扣压)。

从认识到自己辞职是不理智的,到勇于在亲朋好友面前公开承认这种做法不妥,经历了几年的时间。这过程中经常给自己找理由,什么当时不这样不行啊,不辞职单位也不会放过我呀等等。在这个修心的过程中很苦,周围的人排斥你、疏远你,甚至辱骂你,越亲的亲人越来伤你。等到我坦然面对这个修炼中的不足时,家人也就不针对这件事刺激我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我们静静的站到市政府的信访办前依法上访,当晚我们就被拘禁起来。当时有位警察跟我说,这回你的工作恐怕是没了,我说:“哪怕是要饭我也要修大法。”那时只知道这是对大法的坚定,无意中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经济迫害方面我做的不好,这有待于放下执著,解体强加的迫害。

开始的几年家里经济可以维持,考虑安全问题,家人不让出去工作,我的空闲时间比较多,总想参与大资料点的工作,不知为什么怎么也联系不上,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学员,对方却觉的我参与大资料点的工作“不太合适”。自己白白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却不能专门做大法的工作,不免有些遗憾,也有些自卑,是不是我修的不好啊,人家不用我。后来逐渐放下这些人心。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自己需要多少做多少,周围的人需要多少做多少,稳稳的走到了今天。

现在看来在大陆不适合大资料点的运作,安全隐患太多。在《明慧网》多次提出资料点遍地开花之前,我在学法时对大陆资料点的形势有所悟,但由于自卑心和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理,还是没有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就在网上同修不断找安全上的原因的过程中,自己观望了好长时间,怕自己提出截然不同的看法,会被否定,引起争论,毕竟能承担大资料点工作的同修修的比较精進,引起误会:自己做不了,还否定别人……。现在我知道了无论自己修的怎样,在大家共同讨论或自己注意到的问题时,应勇于提出来自己的看法,这才是真正的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

信师信法 师父就在身边

针对身陷牢笼的弟子,师父在法中也有指导。身处恶劣的邪恶环境中,要想守住正念,只有靠信师信法闯过难关。下面是我的一次经历。

九九年前我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前门派出所时,由于不说出姓名、住址被恶警轮番殴打,当时想,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不怕。手从背部一上一下被铐到一起,手铐都陷到了两个手腕的肉里,当时想到师父就在身边,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虽然在谩骂和殴打下委屈的流下了眼泪,但心里并不怕。手腕处疼到了极点时,就松快了,就象打坐腿疼的感受一样,过去一阵剧痛,又松快了一会。我知道了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经过这件事,当我遇到自己的力量解决不了的困难时,就求师父。(当然不能把自己应该过的关,推给师父。)

在我流离失所的头几个月,联系不上同修。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希望在路上遇上同修,过了几天,果真在公共汽车上,看见同修领着孩子在一车站等车,我赶忙下车,这时同修上了另一辆公交车,我边喊边追了上去,乘车的还帮助我叫司机等我。我又一次亲身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还有一次我在心里想,怎么总是叫同修给我送周刊和经文,我难道不能为别人做点什么吗?(当时因不懂技术无法上明慧网)没过几天丈夫就在电子邮箱中收到了破网软件。只要我们有正念,师父就会无所不能的帮助弟子。

我在做常人时,我的思想比较固执,善良但有个性。修炼以后改变了许多,但有时顾虑心很强,思想不太稳定,遇事有时拿不准。一段时间认真学法了,各方面也做的比较好;一段时间,在法中有些事情悟不透,容易意志消沉、松懈,过了一段时间修掉了一些执著,就清醒了许多。有段时间我非常羡慕海外学员,能公开的讲真相,能参加大型的证实大法的集体活动。而我们周围的环境令人压抑。不时的有认识、不认识的同修被抓去迫害,讲真相的过程中,如遇到中毒深的人还可能举报你。讲真相做的顺利时,心生欢喜,不顺利时郁闷好几天。生活状态与常人不太相符,还得多加小心。各种执著心往上翻,法理看似明白了,但还是有很多事摆不正。知道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可时不时又陷入了人的思维模式中“防迫害”。在网上看到同修遭受迫害的原因时,在某些方面就格外注意,过一段时间顺利了就放松了警惕。通过不断学习师父的经文,明白了中国大陆的学员和海外的学员自身携带的东西不一样,或许还有历史上的原因,或许还有正法中安排的需要,正法中总得有人做这个,有人做那个。就这样,心里亮堂了。

放下一切心,认真的思考自己的环境和自身的优势,周围接触众生的具体情况,用心而不仅仅是用时间、用钱讲真相了。也不会因看到别人能做什么,而我不能做而着急了。改变了以往那种强调我今天做了什么,看了多少书,发了几次正念,算计是不是又多睡觉了等等。改变了强调外在的修炼状态,用心深挖执著,不逃避矛盾,不钻牛角尖,凡事顺其自然。明确了法炼人的功法,人为的安排这个那个的,会打乱师父给安排的修炼的道路。至于那个“旧势力”会如何钻空子,“它”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连旧势力的本身我也不承认。按法要求做,谁也不敢动。这样逐渐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每天保证学法时间,而且静心学法,实在有急事,就把事情办完再学。遇到该做的事就尽量的做好,无论做常人的事,还是大法的事,就一心一意的做。

给家人讲真相要用心

给家人讲真相要用心,注意方法,如丈夫固执,不看《九评》,我就在他有空的时候放光盘,叫他来一起看,他不来,我也不急,他的门敞着,他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过了一会他就被吸引过来了,一会儿遇到他了解的内容又走开了,一会儿又过来了。就这样我有空就放光盘,在不知不觉中他的思想在转变。

姐姐是个思想不太稳定的常人,可有时悟性相当好,甚至还帮助讲真相,但一遇到亲人受迫害时,就象疯了一样大骂我,甚至不认我这个妹妹,有时还真叫人招架不住。她发起脾气来,我就想离她远点。最近我想通了,从法上悟,知道我和姐姐一定是有因缘关系才走到一起。她对我非常好,而我却不领情,因为受不了她的脾气,她对外人态度相当好,可亲人都怕她,对其疏远,她还不知道原因。一次因弟弟被非法关押,姐姐承受不住了,把我好个骂。我的心也堵得慌,知道姐姐这几年替我们承受了很多,叫她发泄发泄吧,由此我想到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学员的亲人肯定比这更痛苦。姐姐知道大法好,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就是不想看到我们受迫害。她虽然也知道共产党邪恶,一到亲人受迫害时,又糊里糊涂的理智不清。看到象她这样的善良人在迫害面前精神混乱,我心里好苦。在姐姐边哭边骂我的时候,我想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她很可能是个得法的生命,如今却被共产邪灵死死抓住不放,真是可怜。

虽然她已“三退”,但一阵阵还会被邪灵控制。她对我说:“真奇怪,你怎么从来就不怀疑师父和法?××都不学了,也没人迫害他了。”言外之意你只要不学了,共产党不就不找你麻烦了。我不搭腔,保持平稳的心态,她讲了一阵子,看我也不生气,也不说话,就说谁也管不了你心里咋想,你就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别叫人看出来就行了。我边发正念边寻找机会继续讲真相。她一点点的恢复了平静,突然问我:现在世上的人这么坏,能永远这样下去吗?如果有神会怎样处理今天的人?我就势告诉她,好的留下,坏的淘汰。她瞪大了眼睛问我,怎么淘汰法?我又進一步给她讲中国人是凡入过邪党组织的人都有兽的印记,如不“三退”,都是清理的对象。她又问,会以什么方式淘汰?我告诉她,也许是瘟疫,也许是洪水。说到这,她又问了南亚海啸的事,她说那海啸中死去的人就都是坏人了?其中有几岁的小孩也是坏人了?由于我上一次用南亚海啸的事来比喻人类的大淘汰,给她造成了误解。这次我坦诚的告诉她,历史上很多时期都有局部的灾难,上一次我没给你讲清楚,这一次和以往的不同,是对人类整体来的,而且每个人都有机会选择未来。神已经定了淘汰邪恶的共产党及与共产党为伍的人。姐姐说她要找姐夫好好说说,还要劝几个好朋友“三退”。姐姐本性的一面觉醒了,我真为她高兴。姐姐要求我要好好的象普通人一样活着,还叫我收拾好有关东西,不要叫坏人钻空子,我一一答应。

抓住时机 救度世人

在平日里,我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机会给世人讲真相。如,利用洗澡、买菜、理发、串亲访友的机会,不急不躁的讲真相,状态不好时,及时调整。常人的事多了,耽搁了一段时间,过一段再抓紧,争取抓住每一次机缘。平时出去办事,只要情况允许随身带上几张传单,随缘而发。如没带资料就一路观察周围的环境,争取下次再发。

一次傍晚要去朋友家办事,想顺便带些真相资料想发给其邻居。因朋友家那栋楼里住的人我都认识,傍晚楼道里走动的人又多,发资料是否妥当?心里有些慌,而我又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一边调整心态,一边做晚饭。可是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其妙的发慌,甚至腿都软了。面对邪恶也没这样啊!心想不如哪天状态好时再去吧,转念又一想那件常人的事已经拖了好几天了,再拖也不合适。我就把这事告诉了儿子亮亮(大法小弟子)。亮亮平时学法不多,但遇事知道用法来衡量。由于孩子贪玩,学习任务又重,我近几年很少让他参与讲真相。孩子催我快去,他拉着我就走,我还没稳住神,孩子已经把资料放好。我们刚敲开了朋友家的门,楼下就上来人了,而且是放了材料那家人回来了。我一踏進朋友家,就听楼道里的人大声说,这是法轮功发的,而且语气不太好。走廊里乱了一阵子,等平静下来了,我们从朋友家也出来了。孩子没有听清楚楼道里的人说话的内容,而我却听的非常清楚,因为就隔了一道门。

过后我好好反思,一方面暴露了我的怕心,另一方面知道又一次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化解了魔难。当时孩子催我快去,我还认为他那样慌慌张张不理智,还问我放哪合适,使劲问,我越着急他越问,搅得我心不稳。过后我和孩子都明白了,孩子为啥那么急,再晚一会就撞上那家人了。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事前那么慌张,由于环境不适呀。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我们修炼人都有修成的那一面,很多同修出事之前都有预感,但没停下来,结果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了,造成重大损失,教训惨重。甚至误把师父的慈悲点化当成干扰,非要去“闯关”,从而遇到危险。

用心讲真相,会发现很多确实可行的办法。有些是直接的有些是间接的。我救不了你,我叫别人来救你,我一个人救不了你,我们几个人一起来救你(具体的做法,觉的不宜在网上公开交流,一起工作的同修之间交流比较合适,以免给恶人看了,给他们可乘之机)。

另一种对时间的执著

这里不是要和大家探讨执著圆满的时间的问题,而是许多同修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学法和讲真相。首先肯定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学法和讲真相是无可厚非的。在和平时期如果不抱有很强烈的执著的情况下,师父也会安排弟子合适的时间用于修炼。但是在救度众生的正法时期这可能成为救人的一个障碍。如果学员们都去选择时间比较宽松的工作,那么那些工作时间较长的单位都没有大法弟子,这里的众生可能就没有听到真相的机会。我得法初期孩子小,精力不够,学法时间少,炼功的时间更少,有时半夜只要醒来就打坐,然后再睡。那时很羡慕那些在单位或小区门岗值班的人,心想,他们要得法,学法时间多充份哪!

学了师父的二零零六年的几次讲法,对这个问题有了较清醒的认识。对时间的执著有各种各样的表现,有人嫌干家务耽误时间,有人嫌和亲朋好友走动耽搁时间,有的嫌辅导孩子功课耽搁时间……。甚至找工作把时间放在首位,常人认为工作时间合适的,修炼人却因为要学法需要时间而认为不合适,造成周围常人对我们的不理解。

其实精進不精進并不表现在这上。学法初期精進时,白天正常上班,晚上照顾小孩,还能一天学三个小时法,(晚上九点到十二点)。由于旧势力的迫害,我失去了与常人一起工作的环境,我现在认识到这是个损失,我会尽力弥补这个损失,走正正法修炼时期的个人修炼中该走的路,不能因为我证实大法了,救度众生了,而改变了师父要求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的形式,因为这是师父留给未来的。

在总结自己几年来的修炼过程中,感到自己又放下了一些执著,而且更能清醒的面对自己的不足,在破除旧势力经济迫害方面又增加了信心,我会在师父的加持下,彻底解体旧势力对我的有形、无形的迫害,更有力的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和广大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