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信师信法的成度

与大连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讲到:“另外的一个新的宇宙,里边的这个时间、空间、生命、机制、法,一切都是从新安排的,没有与旧宇宙的一切连系,旧宇宙的生命是看不到的。这就超越了一切神的能力了,所以呢,他们要按照旧的法、旧的宇宙的次序行事,在做着他们要做的事。有很多事情要改变它确实是很难,有的时候我叫其去做什么时,他就觉的没有什么依据不敢为之。他们也就是这时的生命,他就觉的那样是对,什么也不干已经是很好的表现了。”

过去,我觉的这段法是在讲那些没有参与正法的生命,而从来没有用这段法来衡量自己,可最近在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真正用这段法理向内找后,我们悟到了其中的一层内涵:我们没有修好的部份就是没有同化新宇宙法的部份,虽然我们已经在大法中成就了新宇宙中神的一部份,这正神的一面也在起着作用,可是我们自身这部份旧宇宙因素也同样在正法進程中表现出这样的状态:师父叫我们在正法修炼中去做什么的时候,觉的没有什么依据不敢为之。这“不敢为之”实质上就是看不见就不相信,在正法修炼中悟性差的表现;这“不敢为之”实质上就是旧宇宙为私的体现,这“不敢为之”的背后隐藏的是保护旧我,不敢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和大法,实质是不信师不信法的体现;这“不敢为之”实际就是一切怕迫害的根源,是根本的怕心、根本的执著。

能不能突破这种“怕心”,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是能否去除根本的执著,能否根本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能否从旧宇宙的为私为我升华到新宇宙的无私无我的根本转变。这个突破的过程,就是我们在实践中一步一步放下自我,无条件主动的同化大法,从而正念正行证实法、救度众生,正法修炼的过程。实际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已经讲的非常明确了。

过去,我很羡慕那些观念少的同修,他们或许讲不出太多的法理,但是师父说什么他们就真的做什么,而我为什么就做不到呢?最明显的就是直到《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发表出来之前,我也体会到师父讲的救人的重要性,可是却没有真正的急迫感,更没有遇到一个就讲一个,讲一个就要救一个的正念。那时我明白这不是正法时期弟子的状态,但努力学法、发正念也没有多大改变。渐渐的自己却越来越陷入求安逸心和对亲情的执著中不能自拔。特别是前一段时间在营救大连同修上更没有积极参与。最近我了解到身边被邪恶非法抓捕的同修、遭受着邪恶不同形式迫害的同修,或多或少也在这种状态之中。

在大连出现多次绑架后,我才猛然意识到:在现在这种状态下,那些把全部希望寄于大连大法弟子的当地众生怎么办?我们做不好,时间拖得越长,那些随着旧宇宙败坏的众生希望不就越来越小吗?而不能完全放下自我表现出的种种观念和执著不正在阻碍着正法的進程吗?

真正意识到作为正法时期弟子的责任,通过近一阶段时间的学法交流,大法点醒了我:自己根本没有放下一切私念、把所有的用心放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而且还给自己找了很冠冕堂皇的掩盖借口,认为自己三件事也在做了,而且也参与了一些证实法项目,好象就等着圆满了。这种有所保留、想维护自己圈子的稳定安全,无论给自己画的圈子大小,其实都是固守着为私的心,不能完全同化大法。由于基点不正,根本就没有完全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无论再如何努力的去执著心也根本达不到正法的标准,也就会给旧势力借口强加它们的安排,最后达到迫害、毁掉弟子的目地。

明白了这些后,我真正的归正基点,和同修们学法交流想找出整体出现问题的根源。在那一天,我的一思一念都迅速的在法上归正着。从那一刻开始,我明白自己以后不会被任何个人执著和消极承认迫害的念头所动摇了,即使这些物质还没有完全去除,但它们也再无法阻挡我走在救度众生、证实法路上的步伐了。特别体现在对警察的观念转变了,过去虽然表面上也知道应该救度他们,但实质上对这种职业的生命还保有敌对的念头,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时,还很大程度落在“除恶后就能使自己安全”这个基点上。而当我真正一个心思就想到救人时,我突然发现对待警察的观念彻底改变了。

从这个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早就讲过,七二零之前就给我们推到位了,我们早已经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在正法修炼中没有给我们设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如果我们真能毫无保留放下自我主动同化大法、证实大法,(其实早已经有很多同修都做到了,在他们的地区真的把环境正的很可观,迫害几乎被解体,已救度了当地大量众生),那么我们就是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和旧势力的安排没有了任何关系。

师父说:“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们在大法中就是要修出这样的正觉正念,这不但体现在解体邪恶救度众生上,同样体现在对同修的负责,比如看到同修的问题要及时慈悲的指正等。

还有学法时要时时向内找。师父讲的任何法,无论涉及旧势力或常人,我都应把自己放在其中衡量一下,都不能认为与自己无关,不想找自己。别忘了旧宇宙生命的特点就是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

还有一个我们大连同修需要突破的问题,就是打破同修之间心的间隔。这种间隔表现在同修之间的大小矛盾、不信任、戒备心理等等。我们应该正念清除这种旧势力强加的间隔,同时修去造成间隔的因素:不能包容同修、不能为整体负责。那些做的好的地区,大多都是集体学法扎实、经常切磋交流的地区。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外地的交流会,真感觉在他们慈悲正念的场中很多观念和怕心,就象木屑掉在一炉钢水里熔化了。在那样的场中,同修们会在交流过程中,互相补充圆容,发现自己的不足,达到整体的升华,在证实法项目上真正体现协调一致的法力。师父要的是我们每一个弟子都锻炼成熟,担当起救度整个大连地区的众生的重任。

虽然目前大连在整体上离师父对我们的最后要求还有差距,但只要我们归正基点,以证实法为大,毫不保留的放下旧宇宙中的自我,真正无条件的信师信法,圆容师父所要的,那么我们在正法修炼中一定会有根本的提高、本质的转变,用我们的正念正行在人间真正展现出法的庄严、神圣与无量的慈悲,从而最大限度使众生获救。因为师父一直在用无限的慈悲呵护、点悟着每一个弟子,大法有着无尽无量的智慧与能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