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和真信也有天地之别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我得法较晚,邪恶发动迫害时,我对大法认识很浅,仅处于感性认识阶段。当时,面对迫害,周围很多人不学不炼了,只有我们一部份人还坚持着。那时,我觉的自己是信师信法才坚持着。

之后在走出来证实大法的过程中,由于人心凡重,遭受了一连几年的牢狱、财产等方面的多次迫害。期间摔过跟头,但还是爬起来又学法炼功。那时,我觉的自己还是信师信法的,并且以为当地入门早的同修都没有我遭受的魔难多,觉的这就是坚定和精進了。根本不明白魔难多正是因为不精進造成的。直到去年,我突然发现自己的信师信法不是真的,这令我痛心不已!

事情是这样的:我五十几岁的人只有一个女儿,而且是三十几岁才生的。所以特别疼爱她。虽然她也修大法,可工作远在千里之外,我天天牵挂着她。每天不打电话就发短信,有时一天的短信多达九个。多重的情啊!可我浑然不觉。

直到去年,我通过学法背法,发现自己这颗心太执著了。女儿修大法,自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而我却天天不放心,这不说明我并不真信师父和大法吗?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我不真信,而是信自己了。常人都讲远水不解近渴。真有点事,远在千里之外的我能做什么呢?而师父把学员都当作弟子带,法身就在弟子身边。我放不下情,操没用的心,只会让旧势力钻空子干扰。

真是这样的,当我去看望她时,就看到她很少学法,而且不炼功了。我更着急了,天天唠叨她。却不知道正是我强烈的常人情把她拉下来的。看她不听我的话,我只好退一步想:大法弟子的孩子也不都是修炼的,她修炼过,我们还去北京证实过大法,将来会有好结果的。后来我通过学法,这才不执著女儿,专心于自己的修炼。我尽力做好三件事。有时还想:总算对这个宝贝女儿放心了。那时,并没觉察到这种放心还是有条件的。但放到这种程度,也觉的轻松多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学法时,突然发现我对女儿的不放心,其实就是不真信师父和大法时,心里又震惊又后悔。发现自己有保留有条件的对待师父和大法的心是多么不敬!而导致这种心的主要原因就是情。这情是肮脏的,也是很危险的。那头把我女儿拉下来,这头拽着我上不去。

悟到了,做到也就容易了。过去一天发九个短信,现在九天也想不起来发一个了。心里头别提多轻松了。心里没有了累的感觉,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这近六十岁的人年轻了许多,走路上楼干活一点不累,做三件事也顺利多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放下执著轻舟快”(《洪吟二》〈心自明〉)。

我放下了心,女儿也开始继续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了。这件事使我深深体会到,信师信法不能只停留在表面行动上。当我们真正发自内心的信师信法时,心才是在法上了,修炼状态就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真是信和真信也有天地之别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