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五日】各位同修大家好,一直以来我想把身边证实法的事和同修交流。总觉的做的不够,文化不高讲不好,但还是在师父加持下写出来了。

九九年得法不到半年的我,因学法少,悟的浅,“七·二零”恶党一迫害,就当了随风草,不修了。是师父慈悲,在二零零一年底让我碰到同修,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每个同修证实法的路不同,我相信每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是冒天胆跟师父来三界助师正法的。零六年有幸和当地协调人联系上了,走出了在家个人修炼的安逸圈,加入了营救同修到黑窝发正念的队伍。

当地有位同修被判三年。但他正念强,信师、信法,任何时候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指使。加上家人不断去要人和我们整体配合天天去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一个多月时间,来回五百多名同修接力发正念把同修接了回来。还有一位同修,被判三年送往山东王村劳教所迫害,在他正念强、在家人和同修发正念的整体配合下,十五天堂堂正正闯出了邪恶的人间地狱——王村劳教所。

通过几次成功营救同修,我们有了经验,找到当地被关押同修的家人配合去监狱、劳教所要人,主要还是讲真相,我们见了被关四年的同修,和他讲了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又到总部找狱警科长讲真相说:同修信仰真、善、忍没错,不应该关在这里。科长说,你们放心好了,我们对犯人很好。我说,大法弟子李光二十八天迫害死在你们监狱,还有一同修来看父亲当场被抓,被迫跳楼,昏迷中被割去一片肺,这个同修我都亲自见过他。科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和他讲完所有真相才走。不长时间,听同修家人说他减了半年刑。

零六年元旦我们去省城济南监狱看同修。因我们不是直属亲人,监狱不让见,只有同修妈妈自己進去,同修隔着玻璃看见了我在大厅,我想给她一个正念,双手合十面向她。没想到,她当着陪见狱警的面向我合十三次,我的泪哗哗的流,要不是在大厅我会放声大哭。同修被迫害五年,但她对师、对法坚如磐石的心没动。想想自己在外面过着安逸生活,有时不精進,真是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啊!后来每想到同修坚定的合十身影,就会鼓励不断精進。一天女儿问我要零花钱,我说,你天天要钱,你知道,小龙哥怎么生活吗?他爸妈都被判十年,他两年见他们一次。家里没有爷爷、奶奶,跟着一个七十多岁的姥姥生活,没有收入,他有零花钱吗?姥姥去看他妈妈的时候,他妈妈是从隔着面的大玻璃底下伸出一只手握住他姥姥的手,另一只手抚摩老人脸上那苍老的皱纹。四目相对,只有流泪,用泪水来交流吗?五年来这是她们的接见方式。同修的坚定给姥姥带来鼓励,她找到监狱队长,说:他俩口子都在你们这里关着,孩子大了没人管,没收入。再说全球八十多个国家都支持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文化大革命迫害好人的都成了××党的牺牲品。最后讲的队长感动了,她凑了三百块钱,给小龙姥姥说,大娘你拿着,钱虽不多,这是我们自己的心意,与××党没关系。监狱也有好人,她们都等着我们去救。女儿听到这里,哭的泣不成声,说以后不乱花钱了,给小龙哥吧。大法弟子的孩子就是不一样,以后女儿懂事了很多很多。

同修的孩子二年没见到妈妈了,联系以后,我们陪他去了省监狱。路远,到那已是十一点半。办事人员说下午见吧,又通知了关押同修的队长。同修知道后,从被关押的七楼上隔着铁栏,伸出一朵自己用纸做的莲花。因七楼靠马路边,我们能看见。她不停的摇,不停的擦着泪。另一个同修也伸出了一朵莲花在不停的摇。我们在外面哭,向她们回礼合十,止不住的泪在流。为什么一样的同修,不一样的路,是因为她们修真、善、忍错了吗?没错,做好人没错,我们得把她们营救出来,和我们一样的修。

王村劳教所是出名的黑窝,把我们这里的一位同修迫害致死。我们陪其家人去要死亡证明,其实就是去讲真相。其中一个政委说,你们得相信我们,不要相信外面的传单。我说相信你们就是抓一个活人来,给我们回送一个骨灰盒去,连尸首都不让拉回去,不让我们尸检,不让照相,不让上告,不给赔偿,这是和谐社会吗?简直土匪、黑社会。政委说她自杀。我笑了笑说,你不知道炼功人讲自杀是罪吗?天安门自焚是××党陷害法轮功自编自演的一场闹剧,全中国都知道,你不知道吗?他一句话说不出来。最后还想留我们吃饭,我们说不用啊。一个同修说,政委告诉你,不管以后是不是法轮功学员还是常人,你们都得善待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天天看法轮功网站应该明白呀!

师父的经文《彻底解体邪恶》下来以后,个人悟到:师父讲法就是大的天象变化,师父讲出了也就是把另外空间大的物质拿掉了,就等着表面我们去做。有时做的顺,也会出现欢喜心、显示心。比如一次我们陪一个小同修去劳教所见妈妈。一上路,有一个开着天目的同修说有八个大佛坐着大莲花立着掌“唰”一下早去了劳教所的上空去布阵了。其实每一黑窝都有同修看到这特殊景象。有时看见劳教所的墙上都站着天兵天将、佛、道、神在上面帮我们除恶,还有放鞭炮的,我们都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在师父加持和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下,小同修空手進去见狱警,和她们讲真相。狱警说,小姑娘你想见你妈妈,拿证件了吗?同修说,什么证件,他们抓去我妈,也没拿证件啊!开始不让见,她说不让见,要是我妈少了心、肝、肺,我和你们没完。你们不知道,现在各大医院,连个人医院都在解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吗?再说了大姨,要是我们换个角度讲,要是把你妈抓来,不让见,你是什么心情。最后狱警说,小姑娘嘴真厉害,让见吧。她见了两年没见的妈,回来都很高兴,因为没证件见亲人在劳教所也算是先例吧!高兴之余,我们都用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向内修,向内找,反省自己,是自己在做吗。师父不是讲欢喜心加上显示心最容易被魔利用吗?不是给自己留漏洞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师父把建立威德的机会都给我们,做不好对的起师父的苦度吗?

这也许是我个人修炼的证实法之路,一年当中,往返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这些黑窝上百次,和协调人一起鼓励上千同修走出来连续发正念,大大的震慑了邪恶,年龄大的同修八十多岁,小的两岁半,都走出来在证实法的路上建立自己的威德。因我工作特殊,有时间,每次都有机会参加,有时也冒出一些利益之心来,但我想,我来三界的目地不就是助师正法吗?救出一个被关同修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因为同修和我是永远和师父同在的,胜似亲人的亲人。有时在家庭中也出现明显的嫉妒心、争斗心,我马上想起师父教我的向内修,向内找,找来很多同修到我家当着所有同修的面,不给执著心留余地,连根拔出,不过也是很难受,它不想死,以后再出现名、利、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一看就知道,因它一难受,不舒服,就知道是执著心作怪,马上拿掉。就这样一步一步在修炼的路上向前走。师父讲想证实好法,就一定要学好法,一年背一遍《转法轮》抄一遍,通读师父所有的讲法三遍,不断用法来归正自己。总的还是希望所有同修都出来,把我们的同修都营救出来,跟师父堂堂正正的回家。

这篇文章没有很多华丽的语言,但都是营救同修的真实经过。例子太多太多,只举几例。也有同修做的很好,需要我好好学。因自己连个小学毕业证也没有,难免有写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一定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