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说我们山城讲真相救众生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我们所在地是河北一个山城大县,人数约四、五十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大约有三千多人,到邪党迫害后,大部份都真正走入了正法时期,我们县走出来发资料、讲真相的同修特别多。

走出来讲真相

不管迫害形势多么严重,我们县经常到处是真相资料,墙上、电线杆上有真相不干胶、“法轮大法好”或揭露邪恶的真相条幅、莲花图形等。家家门缝里,真相资料送了一期又一期。

有能力的同修还跋山涉水到边远山区十几户人家的村子里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山里人很纯朴,接受的很好,并说“谢谢你们,我们山里一般年轻人都搬迁了,剩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哪也去不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还惦记着我们,真是谢谢了。”虽然他们没多少文化,有的根本就没念过书,当他们听明白了真相后,都抢着要真相资料和护身符。有一次同修带的资料不多,几个人竟把一本小册子从中缝裁开,一人一篇装在身上。那种纯真、善良真令同修感动,这样的事情非常多。同时同修又从山里人那里听到了许多过去在山里修炼的真实故事,很感人,同修也丰富了自己讲真相的素材,为以后的讲真相、劝三退时解答常人提出的问题增添了很多智慧。

讲九评 劝三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网站发表了《九评共产党》后,正法進入了新的阶段,大陆大法弟子帮助中国民众远离邪党、三退保命,走入了退党大潮。

我县大法弟子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状态下,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助师正法。

首先是去劝退自己的亲人、朋友、同学、同事、熟人等和自己有过交往的人。去年春天,我们县城大法弟子比前年有了更進一步的突破,先是在赶集日,有几位老年同修经常提着兜儿到大市场或集市上去劝退。这一下对很多过去很精進的同修、协调人都很震撼。觉的老同修们真是了不起,竟敢在闹市上劝三退,觉的自愧不如,表示一定要赶上来。

这几位同修每逢集日必去。由于受同修的带动,后来就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也到市场上去劝退,很快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正念之场。虽然期间也出现过被公安发现,被绑架,比如有便衣突然过来抢同修的东西等。可是我县同修没有被吓倒,反而有更多的同修走出来,不光是去赶集,在大街上、道边上、巷子里,都有很多同修给人们讲真相、劝三退。去年前半年,我县同修们就把全城市场所有的摊贩和外地来县城卖瓜果、卖菜、卖葱、蒜、粉、饼等的人,大街上摆摊的和巷子里叫卖的;早上扫大街的;收破烂的都讲了不知多少遍了。你现在去街上问那些老摊贩,基本上都三退了,有些比较难退的,架不住你讲一遍,她讲一遍,一次一次的给他讲,除个别的几个不退,大部份都退了。乡下来卖土特产的就更容易退了。一时形成了一个非常正、非常好的场。

后来县城的同修有的继续在街上劝退,有的到周边村里,有的在公路上,在乡间小路上,碰到骑自行车的或步行的,拉庄稼的人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哪里赶会就到哪里去,到各乡镇去,有的到建筑工地去讲,三、四个同修,一个讲,一个发正念,一个记名字,有时碰到七、八个人,有时十几个人或是三、四十个人一劝就退了,有时工人说:往里走吧,里边人多着哩,这时就看你敢不敢進去了。進去后一看,整个几百米的地沟里都是人,怎么办?不想它,反正是来了,讲吧!真是有多大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

开始时也有人问,法轮功给钱不?共产党给我们一亩地几块钱等等,同修都不和他正面冲突,就是按自己在大法中悟到的学到的;看到社会上的现象,和古今中外素材讲,一会就压住了阵脚,达到了三退,使他们心服口服的说:谢谢,慢走。

去年我县县城工程特别多,同修们把所有工地都走遍了,有的同修背上好多九评和光盘、小册子、真相资料到工地去发,一到工地就抢了,没得到的急的不行,同修只好说下回来再给你,对方就说多会儿来哩?同修只好再去家取一回,再给他们送去。《九评》、光盘、真相材料、小册子配套。一般一次带七、八十本、八、九十本或百十来本,半个钟头就发完了。

同修们采用开始只是发,先不劝退,发完赶快离开,等下次单去劝退,或由其他同修劝退,这样比较安全。工地做活的人哪里的都有,在工地发资料,覆盖面很大,把《九评》、光盘传播的非常广,传播真相速度又快又广,此方法非常可取。

去年收秋时,同修们就到地里去讲真相,去打谷场上给人们三退。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会说: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好人!一次同修去大商厦的二楼给那些卖货的小姑娘们讲真相劝三退,退完走到楼梯口时,遇到一警察说:差不多了,该走就走吧。同修向他表示感谢。

天冷了,同修们就去村庄的堡门口给那些晒太阳的人去退。到了数九寒天,有的同修也没停下来,到饭馆、煤站、修理厂、道边的店铺劝退。有时進门市部,一道街挨门進,有时候退顺了,半道街就退了。当然也有不接受的,有把同修推出来、骂出来的,可是很少遇到去打黑报告的。

这些同修们通常是晚上八点到十点学法,整点发正念;上午学周刊或师父的经文,有的背法二三遍了,下午或上午出去半天,或两三个小时,每天都是如此,坚持不懈。每天少的退二、三十人;有时就能退四、五十、一百、二百多人。有的同修去参加亲朋的葬礼,一次三退了一百五十多人,这样的同修很多。

再说说农村的同修,有很多农村同修也很精進。她们除了做家务、干地里的活外,每天用一点时间串门子劝三退,反正都是本村人,谁都知道谁家住哪儿。先捡那些好劝的,差点的先放放,讲的时候不能说僵,多去几次也就退了。有位同修前年就用了一年的时间把全村几百户人家基本上劝退了,包括大队干部。还有一个村子,原来炼功的有十几个,后来在迫害下有不炼的,有的在迫害以后就搬到城里去住了,村里就剩下两位同修,又要做活,又帮助新学员学法。两人配合着也把全村几百户人家全退了。好多农村同修都把自己村的乡亲们劝退百分之七八十。同修去外村串亲访友,一路劝人三退,做的很好。

我们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们会更加努力的继续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